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spooky 发表于03/14/2007, 归类于访谈.

一切只是为了好玩儿!——Me:mo专访

访谈者注:对于熟悉他的乐迷来说, Me:mo已经不必多做介绍。在2003年卖CD的时候,这个内心里一直满怀着音乐梦想的打口青年,开始向他的顾客们兜售自己家庭作坊里制作的电子音乐专辑《Me:mo》。这张唱片遍布着各种有趣的采样节奏,同时也透露出一种好玩儿的童趣与幽默感。通过朋友之间的不断私下互相传播,Me:mo的这张专辑声音渐渐地扩展开来。之后他又在山水唱片与摩登天空的多张电子乐合集里面时不时给大家送上几首新创作的作品。在2006年,Me:mo的新唱片《Static Scenery》在摩登天空厂牌下发行,整张专辑呈现出一种更加具有概念化的氛围风格,而专辑中曲目的采样来源也显得更为多元与更具技巧性。

2006年11月初他在挪威奥斯陆参加了一场名为“奥斯陆世界音乐节”的演出。他回国之后我又重新补充了一些问题,其中他还透露了最新专辑的制作情况。

memo-album

迈出音乐的第一步

掘火 :一次想起做音乐的念头时你多大?
ME:MO:16、17那会儿吧。

掘火 :之前学过任何一种乐器吗?
ME:MO:吉他。

掘火 :你卖原盘有多久?
ME:MO:1年多。

掘火 :第一张专辑做了多久?
ME:MO:一年有余。

掘火 :当初是什么最直接的动机促使做出了这张唱片?
ME:MO:学软件,然后尝试作些东西,然后越做越多,水到渠成,挑了些当时还算满意的就自己给发了。

掘火 :当初在学校学的软件专业还是自己出于兴趣学的?
ME:MO:就是我有这方面的兴趣,没学校教这个吧。

掘火 :当时你做唱片的时候使用的软件就是Reason吗?还有没有其他的工具?
ME:MO:对。现在也主要用Reason。

掘火 :那当时在网上怎么发现的这种软件呢?为什么想起用这种软件做音乐?
ME:MO:一个朋友给装的。那会在这方面什么都不懂呢,后来也主要是琢磨Reason,别的软件没怎么用过。

掘火 :当时你身边会使用和掌握reason软件的多吗,对你做音乐有没有过很大的帮助?ME:MO:没有,就我那朋友教了我一下。剩下就是自己瞎摆弄,没系统学过。

掘火 :在做第一张专辑的时候用没用到过真实的乐器?
ME:MO:录过一点吉他,非常少。

掘火 :唱片中的采样也是用软件Reason做进去的吗?
ME:MO:不是。

掘火 :有没有组过乐队或用吉他写过些歌?
ME:MO:乐队没组过。写歌写过,不过都没写完整过。

掘火 :你的第一张专辑应该是在2003年发行的吧?
ME:MO:对。

掘火 :那你开始用Reason做音乐的时候多大了?
ME:MO:22吧还是21。

掘火 :我知道你当时在卖打口唱片,听说你的音乐口味也比较杂和偏,你觉得在第一张专辑的制作时,哪位或哪些音乐人的作品对你有着较为明显的影响?
ME:MO:To Rococo Rot,德国和日本的电子音乐音乐人对我影响挺大的。

掘火 ::他们的音乐中有没有用过Reason这种软件的痕迹?
ME:MO:没有。

掘火 :讲一讲你在做第一张专辑的感受?有没有遇到过特别大的困难?
ME:MO:真没什么感受。顺其自然的事,困难也没有。因为当时就是做着玩,没想怎么着,包括后来自己出也是这样,就是玩儿。

掘火 :第一张专辑做出来后决定自己卖是怎么想的?没有联系过一些唱片公司吗?
ME:MO:就是玩,没别的。

掘火 :当时做出多少张拷贝出来?
ME:MO:300CDR。

掘火 :卖出去多少张记得吗?
ME:MO:没多少张。好多都丢了,大概100张吧可能,没计算过。还有送了不少。

掘火 :当时做完专辑之后,知道有孙大威的山水唱片吗?
ME:MO:知道。

掘火 :后来你出现在了他们的多张合集里,双方怎么接触上的?
ME:MO:后来认识他的,他去买盘的时候认识的。

掘火 :你们(比如B6,DEAD J,孙大威等人)的音乐制作过程有没有类似的地方?比较所用的软件之类的?
ME:MO:B6喜欢硬件,其他人软件多些。

掘火 :用的软件都不一样吗?
ME:MO:这个我没具体问过他们。

掘火 :演出机会多吗
ME:MO:还行吧。但是我不太喜欢演出,以前不喜欢演出。

掘火 :为什么?
ME:MO:意思不大。

掘火 :发挥的空间不大?
ME:MO:是我自己的问题。

 

memo-club

有关新专辑《Static Scenery》的秘密

掘火 :你觉得从2003年到现在多次的演出经历对你的音乐产生过影响吗?
ME:MO:没有。影响还是来自创作和音乐本身。

掘火 :第二张专辑同第一张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吧?
ME:MO:其实不是变化。第二张专辑的作品是2003-2005年中间做的一些偏向Ambient的作品。本来是打算用另外一个名字发表的,后来还是用的ME:MO。可能大家通过唱片来完整的接触我的作品是通过这张吧,所以大家可能都以为我是这种风格,但是其实不是。

掘火 :说一说第二张专辑中的人声采样,听说采自香港的电影?
ME:MO:《虎度门》。

掘火 :怎么想起来用这些人声?
ME:MO:当时的想法就是…..突然想起来的一个主意。

掘火 :其他的采样呢,都是你自己在外面录的吗?
ME:MO:有的是。有的是CD上的,有的是DVD上的,具体的我都记不清楚了。

掘火 :第2张专辑怎么会和Modern Sky合作上的?
ME:MO:之前在摩登的几张合辑唱片里发过几首作品,后来有些接触。他们会发这张我也觉得挺意外的。

掘火 :今年(指2006年)的五一迷笛音乐上看到了你的演出,你觉得那次的感觉怎么样?
ME:MO:那次挺好的。因为都是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

掘火 :在今年的迷笛音乐节,我看到NARA和你先后进行了演出?她的音乐和你的制作手段相同的?你怎么看她的音乐?
ME:MO:制作上各有个的方法,她的音乐我挺喜欢。

掘火 :今年除了五一迷笛音乐节还进行了哪些现场演出?
ME:MO:今年演出不多,十一的时候在宋庄有一场,11月在挪威奥斯陆有两场,12月有4至5场演出。

掘火 :能不能和我们讲一讲在挪威的演出情况?
ME:MO: 我在挪威的奥斯陆世界音乐节(Oslo World Music Festival)进行了行程共10天的演出。一起去的国内音乐人除了我,还有Dead J和718。挪威环境很好,城市感觉很舒适。音乐节的演出是在一家叫做BLA的俱乐部中进行的。在音乐节上与我们同时进行演出的还有Jazzland厂牌的老板Bugge Wesseltoft。演出情况进行得很顺利,那里的观众对我们的音乐也非常有兴趣,他们的反映都很不错。另外我们还在一家叫Sound Of Mu的俱乐部中进行了演出。

掘火 :观众有多少人?
ME:MO:大概300,整个音乐节的每个晚上在很多场地都有演出举行,我们的演出是其中的一场。

memo-live2


巩固阵地—新专辑加紧筹备中

掘火 :你觉得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你最理想的工作是不是职业音乐人?
ME:MO:半职业是比较理想的状态。我的意思就是:作音乐和状态的是职业的,但是不以做音乐为生。

掘火 :最近有没有下一张作品的构思?
ME:MO:正在做,会加入一部分唱。

掘火 :在最近的现场演出中会不会公开演出?
ME:MO:会。

掘火 :那在演出中人声作品会有真正的歌手出现?
ME:MO:这个说不好,我希望有。但还没找到。

掘火 :能不能说一说你理想中的人选?男声还是女声?
ME:MO:女声。

掘火 :新专辑的风格和前两张的联系大不大?还是会有很大的变化?
ME:MO:变化比较大,不是很电子

掘火 :听上去器乐的比重会加大?
ME:MO:恩,对。

掘火 :那乐器部分是你一个人负责还是会找相关乐手?
ME:MO:我自己来。

掘火 :给我的感觉下一张专辑你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一两首清新的流行曲?
ME:MO:到时候听吧。

掘火 :看来做音乐的时候你可能更喜欢一个人全部做所有的事,想没想过和其他的音乐人合
作?
ME:MO:想过。

掘火 :谁或是哪种风格的音乐人?
ME:MO:都行。

掘火 :顺利的话新专辑大概什么时候制作完成?
ME:MO:大概明年年中。


八卦问题及其他

掘火 :你最近喜欢听的音乐?
ME:MO:Sugar Plant,Plot,Guitar。

掘火 :你最近喜欢看的一部电影?
ME:MO:最近一直没看电影。

掘火 :你最近喜欢读的一本书?
ME:MO:看了《兄弟》的下。

掘火 :你还有什么别的爱好吗
ME:MO:我喜欢收拾屋子.

掘火 :为什么,唱片很多的缘故?
ME:MO:就是收拾整齐了呆着比较舒坦.还有一些庸俗的爱好,比如看电影之类。

掘火 :你最近做的最有意思的一件事?
ME:MO:拍了很多满意的照片。

掘火 :多谢你的合作,希望能尽快听到你的新专辑,也希望你之后的演出能够顺利!
ME:MO:谢谢。
(访谈者注:本文图片均为ME:MO友情提供,时为2006年底在挪威奥斯陆世界音乐节的演出图片,在此表示感谢。)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One Comment

  1. 肥内
    07/08/2015

    ME:MO:最近一直没看电影。
    ME:MO:……还有一些庸俗的爱好,比如看电影之类。

    到底愛不愛看電影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