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redhousepainter 发表于04/22/2016, 归类于乐评.

世代不跟随时代

R-6464987-1457760188-4237.jpeg R-6464987-1457760188-4925.jpeg R-6464987-1457760716-8459.jpeg

若干年之前,我便不再follow当下的新资讯。在prince离开之前,只晓得他一人一架钢琴在各地巡演。今年2月份他突然宣布在墨尔本和悉尼开演六场,我身边一位在澳洲定居的朋友没过脑门便抢下400澳元的门票(今年枪花复出巡演的门票在250美元上下),我翻看前几场歌单,果然没少prince钢琴独奏的至爱:翻唱自joni mitchell的传世情歌【a case of you】。【a case of you】中的” oh you are in my blood like holy wine”亦是传世歌词,Tori amos屡次顺口唱成:”you are my blood like holy wine”。按迈克老人家二十年前的说法,唱别人的歌漏一两个字本来不足为训,不过“你在我血里”有种令人心悸的性感,“你是我的血”却是唐突的宣言,像逼人血债血偿似的,实在狰狞。

拥有多少专辑,多少上榜单曲,多少奖项,皆可以一一统计出来,但数字从来就不是用来召显音乐人的神迹。在真正的美好面前,在真正的牛逼面前,我和你后退一步,回归成音乐这座共和国的公民,不媚不惧。

prince深谙p-funk的精髓(和手段),george clinton组建funkadelic vs parliament,prince照搬来revolution vs the time,且一手掌控帐下乐手sheila e,jill jones,morris day等个人作品。

同时,prince是名正言顺的音乐多面手,集作曲编曲演奏演唱于一肉身。呵呵,多轻巧多啰嗦的一句废话,多面甚至全能不应该是当代音乐人的【标配】吗?但因为george harrison,因为stevie wonder,因为prince,音乐共和国的公民得以重新理解多面所内含的那一份不容让渡的严苛,不只是嘴角上或形式上的你会作曲,你会编曲,你会演奏,你会演唱,而是同时或同等的把每一门技艺都推至及格线甚至优秀(想要做到同时且同等,需再借一份神力)。音乐共和国那些老去的公民也许早已沉默不语,他们心里清楚作曲,编曲,演奏,演唱这四门技艺,每一门都能让人穷尽一生去钻研,但音乐人早已物化成莫名的小吃店,既能卖水饺黄焖鸡又能卖寿司意大利面。音乐人心里更清楚这一份多面意味着平庸,而平庸中夹杂着大环境下的无奈。

在prince和michael年青发力之际(70年代末80年代初),正是keyboard和drum machine大肆普及之际。贝斯和鼓这一对黑人音乐安生立命之根本,在听感上变成一个个音块,如何让一个个音块汇进groove的海洋,如何在drum machine上jamming?prince(以及他的团队)和michael(以及他的团队)实现了无缝过渡。回头看,简直上帝让prince和michael在80年代从人间走过。装逼犯最不屑提及【purple rain】,【adore】,【when doves cry】,【kiss】四大名作,因为【太著名】【太走红】。不妨心平气和再听一遍【when doves cry】,prince在linn drum上编出的drum pattern时至今日稳如磐石,若再再听一遍,又不难发现整首作品居然。。。。。。居然没有bassline。想象一下当年那些识货的音乐家和dj们一脸萌(闷)逼样:“prince,尼玛比逗人玩吗?但尼玛比真好听啊!”有趣的是,很多年后marcus miller在一次乐器展上愣是演奏纯贝斯版的【when doves cry】,为贝斯正名。^_^

如果听够了一流作品,有余心余力,不妨多去听一些二流作品,或曰失败的作品。比如80年代同时期mtume一手打造的【juicy fruit】,谁人不知mtume贵为老迈的打击乐手,谁人又不知【juicy fruit】是sample名曲,但其中的drum pattern,只能一句【早期拓荒中】忽悠而过。再比如the isley brothers的畅销单曲【caravan of love】,若熟知他们70年代彪悍精纯,犹如jimi吉他助力的groove现场,听到在keyboard+drum machine这新一套体系下搭建出的arrange,难免会露出尴尬之情。幸好后来英国这厢的the housemartins翻玩成acapella版,让好歌重归好歌,在日后打动平凡如我,亦能打动山下达郎这般的音乐天才。

Prince和michael到底是什么关系?此刻我的眼前晃动着一幅幅画面,甜美而幸福。Jimmy harris和terry lewis四处接活,没赶上prince老大的演出→prince将两人逐出帐下→Jimmy harris和terry lewis邂逅一张白纸的janet jackson→《rhythm nation》制作中,michael来录音室探班,我di乖乖,敌为我用嘛!→《rhythm nation》终成,michael听之压力山大,于是找来teddy riley,录制《dangerous》→prince不屑《dangerous》大部分作品,但听到【can’t let her get away】,叹气道:michael还是厉害啊!这两人是穷极一生的竞争对手吗?一位50岁,另一位57岁,居然会让stevie wonder推着各自的灵柩去天堂。老人家无语凝噎中,这叫哪一出人生?

当然,prince有一吨未曾发表的作品,有几大吨的bootleg(视频加音频),我们从未感觉【听完】过prince,就好像从未感觉【听完】过funkadelic 和parliament,从未感觉【听够】bernie worrell,eddie hazel,但我不想在此提及,因为这早已不是derrick may,jeff mills守着底特律的电波,聆听传奇dj the electrifying mojo采访prince,播放prince稀罕作品的音乐年代。这是一个怎样的音乐年代?

我会答:这是一个音乐被用来陪伴跑步,被用来陪伴咖啡的音乐年代;这是一个闭上眼睛就可以和程璧虚度时光的音乐年代;这是一个音乐以配得上苹果为荣,而不是苹果以配得上音乐为荣的音乐年代。正如《the song machine inside the hit factory》一书中所言:we’re not in the music space——we’re in the moment space。

去年年末,即将迎来《off the wall》三十五周年,我读到一篇乐迷的1979年回忆文。他写道:1979年的夏天,我们听michael的《off the wall》;1979年的秋天,我们听prince的同名专辑。我脑海中瞬间来了一句装逼无极限的英转中:1979年,我们夏赏【don’t stop till you get enough】,秋品【I wanna be your lover】。

突然间,鼻头一酸,我们想用双手紧紧拽住的是那样的音乐年代。

是谓世代不跟随时代。

纪念集下载:farewell to prince:

网页播放器:

网易云音乐:http://music.163.com/#/program?id=786193521
01. I Wanna B Ur Lover(2002 live)
02. Do Me, Baby(2002 live)
03.RebirthOfTheFlesh(Rehearsal88)
04.Housequake(Prince & 3rdEyeGirl 2013 live)
05.Housequake(Prince & The NPG 2013 live)
06.The Jam(Prince & The NPG 2013 live)
07.Whole Lotta Love(2008 live)
08.17 Days
09.A Case Of U
10.Solo
11.If I Was Your Girlfriend(tlc)
12.777-9311(2015 live intro)
13.777-9311 (the time)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