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何兮 发表于10/08/2016, 归类于乐评.

枕头帝国:Nara-T的断续蒙太奇

文/插图:何兮

309768628927748177

1.0
“故事讲完了,声音还在空中振荡。”
这个句子出自《万年音乐备忘录》的序言,一部还在秘密编撰中的音乐百科全书。

hexi-nara-1

1.1
未来的未来,“当下镜”永恒艺术协会因其对音乐作品的解读需要,“发布”了一则招聘启事:欢迎年轻力量的加入,请讲述一个关于你祖先的音乐故事。

1.2
写完《我的女DJ朋友与DJ女朋友》后,斯斯斯先生去了一个电子乐冷餐会。他扫了一眼酒单,手指率性地落在一款酒名上。
不一会儿,服务生端来一杯酒。
“这是什么?”他问。
“Auto Auto。”服务生说。
一杯绿色汁液的酒,他闻了一下,嗅到了朗姆酒的味道。
“绿色是因为仙人掌汁。”身旁,一个陌生人好心地告诉他。
他们聊了起来……
“这么说,你是作家?”
“对,我是写字的。”
“你还喜欢听音乐?”
“对,我喜欢听音乐。”
陌生人把这两个问题又郑重地问了一遍,盯着斯斯斯的眼睛足足看了半分钟后,附在斯斯斯耳边,告诉他一个来自未来的叙事邀约。

1.3
斯斯斯在人群中寻找一个陌生人。
大街上,全是人。夜晚,风吹起各种材质的衣角,没有一个人是那个短暂记忆中的陌生人。
一个读者认出了他,羞怯,坚定地站到他跟前。
“真的是你?”读者说,“我不是做梦吧?”
“不,是我。”他说,“不是梦。”
“你的新书写完了吗?”读者问。
他点头。
“讲什么的?”
“一个女的,不,两个女的,一个是DJ,另一个也是DJ,一个是我的好朋友,另一个是女朋友。”
天哪!回答完读者的提问,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写了12万字的小说,竟然用一句话,几个逗号与一个句号就说完了。立马!他恨不得立马回家将手稿扔进碎纸机,当然,首先,他得杀了这个揭发了真相的读者!这个该死的家伙!
还没来得及用“瞪”这个眼部动作向读者表示内心的愤怒,读者身旁冒出一个女人,她以热恋中的急切,紧紧抱住读者,两人几乎脸贴着脸,钻入一辆出租车,消失的速度跟电子乐冷餐会上的陌生人一样快。

斯斯斯呆呆地站在原地。
几个音符、一小节旋律、一大段曲子……侵入斯斯斯的大脑。
熟悉,仿佛出生之前,他就曾在其中沐浴,它的名字叫……
乐音闪烁似海豚拱背,而肚子里的仙人掌汁却撇开蓝色波浪,引领他去到了沙漠。沙丘上空,风之手托起一个个沙之漩涡,它们连贯成桥,摇摆与晃动,他试图整理这些圆圈的形状,他移动、奔跑、跳跃……慢慢地,他看清自己站在一条莫比乌斯环带上,以一种球体的样子,而不是一个人。瞬间,他自动分裂了,成为无数个微小的球状颗粒……
他不再认识自己。
尽管,胳膊伸向胸膛,他要扯出内心的幻象!
“但是哦,海市蜃楼从来都是真实的。”
斯斯斯镇定地站在原地。

hexi-nara-2

0.1
它的名字叫《Dream A Little Dream》。
我在沙漠中循环颠簸时,我的名字叫《Teeny-Weeny-Pollywogy》。
是的,这个过程的发生机制叫《Auto Auto》。

3.1
若干若干年后,历经数次星际战争,整个内太空碎片状。假使,一双巨大的眼睛从外太空不经意一瞥,它会看到,碎片们彼此覆盖与埋葬,又逐渐聚拢,以一种不甘于成为宇宙废物的尘埃无意识对抗着生命僵滞的命运。
实际上,也确实有一艘外太空的飞船路过,停下。船舱里的旅行者,举起望远镜,瞪大好奇的双眼,观察了一小会儿。
“嘿!你们对人类的顽强力量一无所知!”
返回自己的母星后,这个旅行者对自己人这么说。

2.1
外太空的一个星球上,生命体Teeny-Weeny-Pollywogy们习惯去知道分子营地聚会,他们喝一些带颜色的饮料,分享各地旅行时的见闻。
某天,一个Teeny-Weeny-Pollywogy点了一杯绿色的饮料,朋友们很久都没见到他了,围上来要他说点什么,他以一种先知的口气向他们宣布:

“嘿!你们对人类的顽强力量一无所知!”

Teeny-Weeny-Pollywogy们性情温和,内向,喜欢掩饰兴奋,当他们尾巴卷成小圈时,就表示体温升高,八卦心高涨。这会儿,无数条尾巴小圈搭了上来,期待这个从内太空回来的Teeny-Weeny-Pollywogy说详细点。
“唉,哪儿都一样,时间就是冷漠!但是,有一只蘑菇,碎片与碎片的空隙里长出了一只蘑菇,它呼吸,它膨胀,它吐出了沙子与土,雨也下了起来,蘑菇上有一根头发,很短,大概0.5毫米。”
“哦!头发里有人类的基因,人类又回(诞)来(生)了!”
其实,这个Teeny-Weeny-Pollywogy什么详情都没说清楚,营地里的Teeny-Weeny-Pollywogy们却都听懂了。为了庆祝内太空的星球碎片上别的生命体又有了新的国家,他们跳起了一种叫《Auto Auto》的集体舞,伴奏音乐是Teeny-Weeny-Pollywogy中的一个音乐人即兴弹奏的曲子,她将这段旋律命名为《Mushroom Pillow》。
后来,知道分子营地的乐队经常演奏这首曲子,以彰显他们所推崇的宇宙星际共生主义精神。

1.1
以前,在外太空的一个星球上,有许多许多小Teeny-Weeny-Pollywogy们经常去知道分子营地聚会,他们喝着未来的Teeny-Weeny-Pollywogy们喝过的带颜色的饮料,也听未来的Teeny-Weeny-Pollywogy们听过的歌。其中一首叫《Mushroom Pillow》。
未来的Teeny-Weeny-Pollywogy们的生活场景被编码在录影带上,滚动播放。看着营地中央的蘑菇伞状显示屏,小Teeny-Weeny-Pollywogy们会聊天。
“Pillow是什么?”一个小知道分子问。
“土地。”一个说。
“循环建筑。”另一个说。
“流动的空间。”又一个说。
“肯定不是一个词吗?”再一个问。
“不是!”无数个小Teeny-Weeny-Pollywogy们说。他们齐声唱起了一首儿歌,以坚定知道分子营地的信念,“嘿呦呦啊,嘿呦呦!Teeny-Weeny-Pollywogy们为自己,词语反Teeny-Weeny-Pollywogy们!……”
以后,再当有一个新来的小知道分子问起Pillow是什么时,得到的回答要么是“喝饮料”,要么就是“你听到什么就是什么”。

hexi-nara-3

0.1
Milky Charlie出现在大厅里,他一点儿也不紧张。
面对“当下镜”永恒艺术协会的长老们,他先简单说了自己在电子乐冷餐会上遇到该协会密探的过程,“可能我会写东西吧,所以就被看上了。”
随后,他也说了自己来这里的私人理由,“我其实什么也不会写,一切都被写过了,我再也没什么好写的!”
最后,他进入正题,“庆幸的是,我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有祖先,她的名字叫Nara-T,Nara是她的艺名,T是她,哦,是我们这个家族的族姓,简单点,就叫她Nara吧。曾经的少女,也是我的曾曾曾……,不知多少曾的奶奶。她写过五首曲子,电子乐,对我们家族的影响是,曲子们、旋律们融入了子孙们的血液里,即使是像我这样的音盲,也会在某个特定时刻,瞬间陷入它们所虚构的场景中。嗯,准确地说,不是曲子们在虚构,而是我,这个听者与曲子们碰撞出了一些什么。”

长老们规定的讲述时间是五分钟。Milky Charlie瞅着墙上的挂钟,及时止住了话头。现在,他有点儿紧张了,手指搓着裤缝。
“你的名字是?”坐在主席台中间的长须老者问。
“Milky Charlie。”他说,“我本来叫斯斯斯,因为想起来祖先的音乐,去查了族谱,发现我们家族里每个子孙都该用Nara老奶奶的一首曲子名作为名字,我果断改名了,用那张专辑里的最后一首曲子《Milky Charlie》作为自己的名字。”

“你可以出去了。”
长须老者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hexi-nara-4

1.0
“故事讲完了,声音还在空中振荡。”
这个句子出自《万年音乐备忘录》的序言,一部还在秘密编撰中的音乐百科全书。据来自未来的未来的影像资料显示,“当下镜”艺术协会的长老们选拔了一个其实不太会写字的作者。
他们的理由一是,“太好了,这个人不会讲故事!”
他们的理由二是,“太好了,这个人可以听曲子!”

0.0
附注:
A,
《万年音乐备忘录》已完成的,仅有名为《枕头帝国》的序言,共四小节,小标题如下:
1,来自未来的一则叙事邀约
2,不定型睡姿与其枕头图式
3,祖先Nara是一个什么人
4,来自非梦境的循环解读梦

以上内容仅为长老们所知,且由于编撰作者Milky Charlie的个人特质,无限期拖延中。

B,
A内容完全符合“当下镜”永恒艺术协会对音乐作品欣赏与解读抱持的一贯宗旨:
“即听即得,即得即空,平淡之极!”

2016.9

 

 

音乐/Nara(2015年专辑《Pillow》)

Dream a Little Dream

Mushroom Pillow

Teeny Weeny Pollywogy

Auto Auto

Milky Charlie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