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管理员 发表于07/20/2019, 归类于乐评, 连载.

标签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We set sail on this new sea because there is new knowledge to be gained, and new rights to be won, and they must be won and used for the progress of all people. ”   —— JFK, “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 Speech

【编者序】和五十年前这一天的登月一样,二十世纪美国对人类影响深远的丰功伟绩,都得益于非凡的头脑和进取的精神。伯恩斯坦便是其中之一。掘火近几年相关电台节目和讲座视频已经向我们展示:他不仅仅是一位指挥和作曲家,更是一位音乐教育家。

伯恩斯坦的女儿杰米曾说过,最令父亲感到骄傲的是他作为教育家完成的工作。这令人想起他1958年1月担任纽约爱乐音乐总监两周之后的第一场音乐会:《年轻人的音乐会》系列之一,而当时只有五岁的杰米就坐在卡内基音乐厅现场并被父亲向观众指点。到1972年为止,伯恩斯坦一共主持了53场该系列的演出,它们全都由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进行了电视转播,在超过四十个国家播放,是有史以来影响力最大的讲座式音乐会。这一系列,和掘火近期发布完毕的七十年代的哈佛诺顿六讲,还有掘火电台连载的创作于五十年代的一系列作品分析,一起完美呈现了他作为音乐教育家在不同时代以不同风格完成的工作。与后两者相比,《年轻人的音乐会》要通俗得多,但伯恩斯坦依然践行着”音乐不是讲故事”的主张,以他的博学多才和幽默风趣向大众讲解音乐的构成和意味。因为身后便是一支随时听他指挥的交响乐团,他深入细节时能够安排完美的声音演示,而直接在音乐厅面对大批观众,则让现场变得更加生动。

电视直播显然有效地放大了阿波罗十一号登月的政治和心理意义。而自从1954年成为第一位主持古典音乐电视节目的指挥之后,伯恩斯坦一直在充分利用着这种新媒体形式。我曾经感叹,“一直认为萨根和伯恩斯坦是同一个人”,而为掘火编译伯恩斯坦各种创作因此更了解他的ricepudding也表示赞同——伯恩斯坦和卡尔·萨根分别是利用大众媒体向公众进行艺术和科学普及工作的模范,而这在近年也越来越成为掘火所致力的方向之一。就像伯恩斯坦不愿将自己的人生局限在音乐总监和指挥职责中一样,我们也不会将内容局限于文字;假如他还健在并继续主持这个系列,想必会向全球直播,而我们制作中文字幕以方便不同年龄和教育背景的读者,只是这种精神的延续。

鉴于掘火字幕组成员们作为志愿者的有限时间安排,我们无法按当年的播出顺序呈现这套节目,但我认为关系不大,毕竟每一期都有它独立的主题:概念、技法、美学、风格、人物、作品,而在几个月后系列连载完毕之时,您尽可按照自己理想中的路径去重访它。在这套跨度十五年的节目中,您会感受到电视摄像技术的进步,也会注意到伯恩斯坦容貌的变化,但他话语和手势中所拥有的热情和能量,和那些来自太空的画面一样,在半个世纪之后依然代表着人类求知的愿望。阿波罗八号宇航员安德斯曾有言:“我们远道而来探索月球,最重要的却是发现了地球。”  愿您跟随伯恩斯坦的音乐讲座发现更多关于世界和人类的奥秘。

 

策划制作 | 掘火字幕组    B站封面 | Smobniar    视频片头 | petit
系列节目将在此列表更新:

 

什么是协奏曲
翻译 字幕制作 热心网友罗某 校对 经成纬至 ricepudding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1059941/
制作者序:
复杂的音乐概念往往使乐迷们望而却步。而我们查阅教材中“协奏曲”的条目却只能找到“独奏乐器与乐队合作与竞争”、“拉丁文collcertaye意为比赛”这种冷冰冰的解释。但人们常说:“语言的尽头是音乐”。因此,要真正理解一个音乐概念,我们除了要查阅资料得到理性认识,聆听具体作品得到感性认识也必不可少。

博恩斯坦的这期节目就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在口头解释的部分,他运用了有趣得体的语言解释了协奏曲体裁的由来与发展,生动地阐述了各时期协奏曲体裁的构成与特点;在作品演奏的部分,他采用了不同时期典型的、具有代表性的协奏曲片段,上至巴洛克时期,下至现代主义早期,不囿于共晓时期古典音乐,具有广阔的格局。

聆听协奏曲,一定要注意到声部的声部主次关系的变化,与主题在被不同声部传递中产生的对比与统一的关系。为使观众们注意到声部主次关系的变化,译者参照总谱标注了有益的提示,同时节目中出现的几个作品的完整标题也已附上。

由于译者各方面水平有限,错漏之处在所难免,切望得到专家、同行以及广大观众的批评指正,不胜感激!(热心网友罗某)

 
什么是奏鸣曲式
翻译 字幕制作 ricepudding    校对 咕噜猫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9252976/
制作者序:
《年轻人的音乐会》主题涉猎非常广泛,之所以选择了译制奏鸣曲式这一期,是因为我觉得基本的理论知识对于理解古典音乐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而奏鸣曲式又是西方古典音乐的支柱。听音乐抓不住结构,就好比看电影记不住人脸跟不上情节,只看到一帧帧漂亮的画面,尽管也是一种享受,终究损失了一大乐趣。所以看过这一期节目后,对于本系列的其他节目可能会有更深入的理解。《什么是奏鸣曲式》依然延续着《年轻人的音乐会》的一贯风格,浅显生动又不落轻浮。具体的内容这里无需多说,只是看到最后一幕,伯恩斯坦安排一拨学生靠人肉举牌来提醒观众奏鸣曲的进程,感动油然而生。多媒体不发达的年代,老一辈教育家对年轻人真诚的爱,就包含在这些看似原始粗陋的道具里。(ricepudding)
 
什么是管弦乐配器
翻译 字幕制作 Shine    校对 ricepudding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6871883/
制作者序:

本期节目,可以说是没有太多音乐理论基础的乐迷朋友必听的,不但要听而且可以反复听,因为这里的配器理论不仅适用于古典音乐,对欣赏任何音乐都有帮助。伯恩斯坦带你了解各种乐器,了解什么是声音色彩,了解作曲家的创作思路,以及配器的好坏之分。有理论基础的朋友,也不妨感受下伯恩斯坦精彩的讲解,也定能从中获益。下面是我个人的一些随想。

在如何欣赏音乐、尤其是如何欣赏古典音乐这个问题上,历来有两派观点。一派认为听古典音乐需要一定理论基础,例如掌握作曲家生平和作品创作背景、各种体裁曲式、乐队组成、作品结构、基础乐理等等;还有一派认为,古典音乐也是给大众听得音乐,听众无需有太重的心理负担,只要去听就好,不必抱着「钻研」的心态去听。

作为一个十多年的古典音乐爱好者,我认为两个观点都有其道理:过于重视技术本身会背离欣赏音乐的初衷,而一点原理都不懂又会让人迷失。我个人更倾向于需要理论基础这一观点,因为适当的了解、掌握一些入门基础,加上对古典音乐的热情,会让你在聆听古典的路上事半功倍,领略在「通俗」音乐中无法体会到的美妙。究其原因,我想主要有如下几点:

  1. 古典音乐篇幅较长,而现代人生活节奏快,尤其是习惯了社交媒体、短视频、手游等方便快捷又高度刺激的休闲娱乐节奏,实在难容忍一部需要酝酿十分钟甚至半小时的作品。而掌握了适当的窍门,会让你在欣赏时减轻很多负担。这就好比,在公园散散步是不错的选择,没有任何门槛;但登山看日出则是另外一番完全不同的体验,过程虽看似艰辛但若能掌握一些窍门如调整呼吸节奏、穿戴适当的登山装备,则一般人都不在话下。
  2. 古典音乐大多是抽象的、非具象音乐,而且是纯器乐,这给理解上带来一定难度。这就不像有明确标题和歌词、核心思想和情感线索都相对单一的流行音乐那么直白易懂,古典音乐往往思想、情感复杂,一个或几个简单动机可以发展扩充出庞大的主题和结构。理论基础能帮你在欣赏时抽丝剥茧,一定程度上理解作品是如何像机械手表那样精密而又优雅的运作。

那么说到基础,理解「配器」就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也是一个很难讲解的话题,因为说浅了等于白说,说深了会令人望而却步。伯恩斯坦的这期节目好就好在对深度的把握正合适:各个话题的脉络十分清晰,由浅入深但一直也没有脱离「入门爱好者」视角,但理解起来却也需要动一番脑筋。他甚至还与台下观众互动,让观众发出不同的音色组合出不同色彩。他还花了大量篇幅通过介绍从一件乐器独奏,到四重奏、五重奏、直到十三重奏到小型乐队的演变,讲述配器可以玩出怎样的组合和花样,说实话连我这个「老乐迷」也是长了见识。最后,一曲集大成的《波莱罗》让大家回味、实践本期节目所讲内容,可以说是非常精彩的授课了。

回到最开始的话题,理解「配器」对于欣赏古典音乐有何用处?对我而言是有以下几个好处的:

  1. 管弦乐队里的乐器虽多,但无非也就那么几大类,一二十种。如果能分清他们的区别甚至是每件乐器的音色,对于在脑海中构建更加具体的意象是非常有帮助的,而且面对大编制作品会特别有信心、有底气,不会对杂糅的音色一脸懵。
  2. 可以更好的把握作品结构和走向。熟悉配器也就意味着对音色更加敏感。往往主题在变化、发展的过程中会改变配器,一个乐句也可能会拆解到不同乐器上。注意到这些细节,就能更好的理解作曲家的巧思和作品的妙处。

最后,希望大家欣赏这套纪录片都能有所得。翻译不当之处也敬请指出。谢谢!(Shine)

致敬西贝柳斯
翻译 字幕制作 ZZC    校对 咕噜猫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5121564/
制作者序:

这期节目《致敬西贝柳斯》毫无悬念的介绍了他的三首耳熟能详的作品:《芬兰颂》、《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和《D大调第二交响曲》。它们的演出及录音的版本众多,乐迷估计打不起精神。而《D大调第二交响曲》初听者又会难以接受,我曾经的切身体会是,好似奶油蛋糕裱花,起初裱花袋口太小挤不出奶油,使劲儿到了最后却挤爆了。没戏了?不,看点就在此。

伯恩斯坦如此有洞察力的抓住了听众在初听这首曲子时遇到的困惑。他并没有用《哈佛六讲》中的那些复杂的音乐语汇,去强行分析乐理结构,而是巧妙的打了个比方 – 一条侦探线索,一个蛇形盘旋。留给观众一串好奇心去揭开这个谜案。

结构和比喻虽然能启发听众的好奇心,而能让普通听众真挚的爱上音乐本身的,却是一种心理联系。这类似于电影,最打动你的桥段,永远是你渴望的情愫。伯恩斯坦又巧妙的引导听众,去联想,去寻找每个人自我和音乐的心理联系。《芬兰颂》的慷慨激昂被赋之于自由和独立的意义;《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那略显伤感的曲调系于乡愁和民族情感;而迂回却最终释放的《D大调第二交响曲》好似攀至登顶峰时后的喜悦。若能找到共通,听众自然会被音乐打动。

而西贝柳斯的音乐于我,则是另外一番景象。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交响乐“有深层逻辑且内部自洽”。这种简单粗暴的客观和抽象,反而能够给我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林间一望无尽的松树白桦,远处模糊的褐色山影,只有两三只麋鹿低头散步,地上各种黄色系的落叶和菌菇;火车穿行于红色的铁桥发出咔嚓咔嚓,铁桥下流淌着蓝色的凯米河,两岸的绿色草地鸟儿啄食;灰蓝色天空的初秋傍晚,泛着紫色的芬兰大厦,海鸟啾啾的绕行于海堤边。这是我看到的芬兰,也是每次听到西贝柳斯的作品的某些段落时能又“看”到的芬兰。身处于一个两六百千万人口密集城市,有时会极端想念只有四千居民的芬兰堡小岛或者六十万人口的“荒芜”赫尔辛基,以及卡克斯劳滕纳小木屋里老奶奶的自家热巧克力。西贝柳斯音乐于我的意义,并不在于《第七交响曲》的整体如何分为三段或者四段,也不在于哪里出现了Aino段落或者其变奏,而在于可以把我带到另一处的清冷和宁静,一个可能我本该属于的地方。(ZZC)

什么让音乐有交响性?
翻译 poco a poco   字幕制作 经成纬至    校对 ricepudding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2097545
制作者序:

从最初只是听交响,到自己去参与交响的演奏,就算对结构和乐器编制之类如数家珍,所谓的“交响性”仍然在我走向它的这条路另一头因遥远而形貌模糊。论及新近发售的音乐含有多少的交响性时,我也只能看看、听听,而无从评判。大概这就是不好好学乐理的弊端吧(笑

在这期节目里伯恩斯坦用相当浅显的语言和清晰的实例向小听众们解释了交响乐因何成为交响乐;像贝多芬、莫扎特这样的作曲家又是用怎样的手法发展和丰富简短的主题,以其表现多样的色彩。交响性的方法普遍存在于音乐作品中,那么又是如何评价手法使用的精彩与否,且听伯恩斯坦先生细细道来。

这期节目甚至让人觉得,写支小曲子原来出乎意料地简单。借着做时间轴的机会通览两遍之后,在FL上随便按了按,我突然就此从那条路的尽端,从尝试使用交响性的方法开始把交响性重新发现。此种际遇大概是一介业余演奏人员的大幸了。(经成纬至)

 
古斯塔夫·马勒是谁?
翻译和字幕制作 余扯淡   校对 ricepudding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1078257/
制作者序: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在掘火字幕组开始的近期project《年轻人的音乐会》当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有别于哈佛讲义中出现的伯恩斯坦。在这里鲜有晦涩的乐理知识和拗口的名词,伯恩斯坦面对的是一群年轻的听众,或换言之,古典乐的入门听众们。而这样相对轻松的氛围和讲授方式并非意味着我们将不会面临挑战,聆听马勒便是其中之一。马勒不同于写出那些人们能随口哼唱的旋律的浪漫主义作曲家,对于非古典乐迷来说,他始终是一个辨识度相对较低的存在。而了解一个陌生人的成本往往高于了解一个熟知的人,更何况马勒是集几对矛盾于一身的一名作曲者。首先,马勒在是一名作曲家的同时还是一名指挥家。我们似乎找不出多少兼具这两个身份于一身的存在,即使是对于像富特文格勒这样坚称自己是一名作曲家的人来说,我们也不以这个身份来铭记他。而马勒的确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在指挥上卓有成就的同时,又写出了不少颇有影响的曲目。

马勒着着实实算得上是一个边缘者,称之为边缘不仅在于他立足于两个世纪之交。马勒的确立足于不同的“边缘”,而折线边缘交叉折返又在中簇成了一个圆点,我们看到的马勒不偏不倚正踩在这黑线密布的圆点上。而马勒是迟疑和困惑的:另一方面,在大地之歌中,我们又能听到鸟鸣花香,南山绿枝之景,万物复苏之像。一方面我们能在马勒第九中聆听到极度的苦痛与挣扎,或借用友人的一句比喻,一种即使是LSD也无法带给人类的感官上的刺激,如恶业果报,为深红国王不逮。若是带着这种心态再看马勒,我们便不难发现他是一个矛盾集合体,一方面竖跃浪漫主义的纵队,位列诸位名家之后;另一方面又如同预告的枪声,站在了肖斯塔科维奇,勋伯格等一系列现代派之前。但马勒绝非颠覆者,亦或是革命者,他是犹豫的,同时又是不舍的。在他的作品中,既有肖氏的声响,也有浪漫主义以降的氛围。这种半虚半实,有如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对于童年回忆中那半梦半醒的笔触。

马勒的第三种矛盾是在于他对自己的认知的,一方面我们能在他的交响曲中找到不少童稚歌谣,乡间民歌;但同时马勒第九又恐怕是我们所能听到的最痛苦的声响,那是来自一名垂危之人失意的苦衷。如伯恩斯坦所说,这样的几组矛盾,勾织出了马勒这名在我们看来或许是最复杂的作曲家。而至于这些矛盾之间的平衡与取舍,就请交给各位观众自行判断吧。(余扯淡)

什么是美国音乐?
翻译 咕噜猫   校对和字幕制作 ricepudding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0047730/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3 Comments

  1. Ollie
    09/10/2019

    你好,请问还需要翻译人员加入吗?我是一名音乐学院在校学生(海外),偶然看了贵组的Bernstein YPC系列视频,为他的个人魅力折服,受到很大感动和帮助,同时也想为译制方面出一份力。望回为盼。

  2. 管理员
    10/07/2019

    欢迎到社交站点与掘火账号联系

  3. Yawn
    10/13/2019

    这么好的内容该做个索引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