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肥内 发表于07/24/2019, 归类于景观, 跨界.

讀《羅浮宮朝聖》(一)

文 | 肥内

Cimabue – La Vierge et l’Enfant en majesté en tourés de six anges

這一幅除了程抱一在書中提醒的(手的上上下下、顏色的層次、人物表情)之外,我也沒什麼好說的。

 

Giotto – Saint François d’Assise recevant les stigmates

老實說,看半天都沒有品味出書中所言「神的面孔所發出的金色光芒穿透了人的肉體」,不過除了程抱一提到道袍摺皺與岩石摺皺一致之外,我還注意到兩座建築物被切開的情況,恰似可以透過位移而合一,呼應主題:聖法蘭與耶穌的精神位移。至於背景的樹,配合構圖向左上方生長上去,有往上與生機的意象。

 

Martini – Le Portement de croix

這幅畫也一樣,十字與抹大拉的瑪麗亞絕對是視覺重點。其他我也沒什麼可說的,只是覺得,老實說,如果我在美術館,很可能匆匆就瀏覽過它便離開。程抱一把它選進來,讓我感覺還是相當可貴的。在這「水洩不通」的構圖中,耶穌腳前空出的空間,或許是宗教畫的慣用手法,但這片空缺,卻在右下方被孩子,尤其是那雙紅靴給闖入,呼應著抹大拉瑪麗亞的激情紅與耶穌的受難紅,這裡於是成為生命紅?

 

Angelico – Le Couronnement de la Vierge

當然,不黯耶教的讀者如我,自然對於書中幫忙以不同特徵(符號)釐清幾位聖人由衷感謝,畢竟這類符號本是這類作品的重要標記,就像握有車輪的卡特琳娜;勞倫特手憑柵欄我倒是找了半天……看得出程抱一對這幅作品很有愛,花了不少篇幅詳述畫面的一些特徵,在此不一一轉述。但他讓我們留意畫面中的藍也是非常有意義的,經由下方中間抹大拉的瑪麗亞手上的香瓶,將畫面分成兩半,而滿布的藍色,則因此從左右發散開來,往畫面中間,即耶穌替聖母加冕的動作包圍上去,並且順著與藍色對比、相間卻推進的金黃,通達天穹。這個包圍的動勢讓人感覺到一種必要性,作為回應香瓶的一個虛的但又能知覺的元素:味道的飄逸是以視覺的方向來完成。從而,當目光跟著上達天穹時,我們也似乎能「聽到」樂器的吹奏,管樂器被擺在最上層也許有這種用意。真是一幅均衡且祥和的作品。

 

Ucello – La bataille de San Romano

關於這幅畫,程抱一拉出了一個畫派脈絡與影響力,這是非常必要的:對於立體派的影響將後續的講解呼之欲出,不過恰恰讓我在意的是,他像順帶性質地提到也影響了「所謂“玄想”派」,但這一句沒有講解來支撐。然而,我花了很長時間注視右邊一匹頭上綴有五片白色亮片的黑馬,在很長時間內,我一直把這亮片看成馬的牙齒,而牠頭上的騎士與左邊另一位騎士的頭在遠遠,其實也就是在書上的小圖看來,像是牠的眼睛,而牠頭下一位戰士的頭盔恰成為牠的下巴,因此,就像是一頭張大了嘴、像是發狂的馬臉,醒目的杵在那裡。而我訝異為何程抱一一句話都沒提到這匹張牙舞爪的馬!當我一次次努力看,才發現原來是我的「錯覺」。然而,也許錯覺,且錯覺牠的發狂,正是這幅作品故意帶給觀者的呢?尤其配合左方的動態,右側的蓄勢待發難道不以此來回應?再說,程抱一在這篇介紹的末段不斷強調戰馬以及牠們的宿命,難道不也是在一種「不言」中提醒我們去知覺這種幻象?基於幻象感可能因人而異,而沒有被他寫出來,這是非常有可能的。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