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Monica 发表于11/29/2019, 归类于乐评.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音乐中的幽默

 

本集制作 | 翻译 字幕制作 Monica 校对 经成纬至 ricepudding
系列策划 | 掘火字幕组
本站封面 | Smobniar
视频片头 | petit

【译者前言】

译者前言的部分,实在不知该写些什么。有关这一集的内容,如果你对“什么是幽默”这个问题感兴趣,本期节目绝对会让你大呼过瘾,详情请移步视频。

这里就没话找话,谈一谈视频翻译过程中的一个收获。

这个收获就是校对老师的发回的文字批注稿,以及在对比修改中认识到,自以为“信”的翻译并不如想象中那样忠于原文。

因为自觉中英文底子皆尚可,在翻译过程中也并未遭遇“理解无能”的情况,并且认真查阅了所有专有名词的出处保证翻译准确,译者对于译稿质量可以说是非常自信,由此料想二校无非是更改一些错别重漏之处。却没有想到发回的校对稿里几乎每隔三五八行就有更改批注。收到校对稿时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复杂。

在仔细比对内容之后,发觉几乎所有的更改之处都有理可循。总结起来,最关键的还是错译问题。

错译。一个英语单词可能有好几种释义,一般情况下,在了解所有释义后,根据上下文语境能推断出正确的释义。但有时即使配合上下文,也可能出现错译。发生这种情况,多是由于译者对某句/某段内容还不够了解产生误读;有时是因为译者对上下文“太过了解”而想当然地翻出了“言外之意”。言外之意不是不存在,但翻译的首要任务是保证“言内之意”,多属于表达态度和修辞的外意,需要谨慎。也因此需要懂行的校对把关。

举个“不了解”的例子,note在和音乐有关的上下文里,常用释义1. 音符 2. 调子,文中“music that makes its jokes with music, plain old fashioned notes”翻译“那些仅凭音符来和我们开玩笑的音乐,没错就是那些平凡而传统的音符。”我取了“音符”这一解释,校对将其纠正为“音”,译成“音乐仅凭音来和我们开玩笑,就是那些平凡而传统的音。”音符是记录在纸上的象征符号,而音是实实在在被耳朵接收到的声音,这里应当用“音”更为恰当。

“想当然”之处就更加多了。“You see, there has to be that element of surprise and shock in every joke.”翻译“所以说,任何笑话都必须有惊喜或是惊讶的成分。”surprise的意思大家都不陌生,释义惊奇,惊讶。我在文中将其译为“惊喜”,当时觉得surprise和shock意思相近,惊喜和惊讶还压了头韵,读起来特别顺口。这显然是错误的翻译思路,首先翻译不轻易更改文本原意,此外这两个词的区别体现在程度上。显然我为了修辞上的“好看”放弃了准确度,这是错误的示范。

再举一例“言外之意”。爱丽丝到了奇幻乐园之后,伯恩斯坦说她“You can’t remember anything right,so she suddenly begins to recite: Twinkle twinkle little bat, how I wonder what you’re at…”翻译“你记不住事物正确的名字,所以她开始胡言乱语,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棍棍…”其中我将recite译成“胡言乱语”,爱丽丝之后的发言不就是胡言乱语吗?但recite一词本意并没有胡言乱语的引申含义,释义为1. 朗诵2. 背诵,所以“胡言乱语”是我结合上下文的自由发挥,而不是翻译,这也是不可取的。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这里就不献丑了。

除了错译之外校对老师还帮忙优化了语法结构使句子读起来更通顺,修改了包括语病,错别字,标点等常规事项。完成修改之后,我们认为这份字幕无愧于节目本身,也值得观众借此欣赏和学习节目。

翻译看似简单-似乎只要能掌握相关语言即可上手-但真要达到信达雅却绝非易事。尤其是“信”,翻译过程中出于各种原因,我们会曲解,甚至去“优化”原文,至少在翻译《年轻人的音乐会》这样一类作品时,这是不可取的。(Monica)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7455367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