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soma 发表于09/22/2007, 归类于现场.

标签

,

北京流行音乐节记事

bjpopfest07文:soma

北京流行音乐节终于到来,就在9月的第一个周末,秋高气爽,甚至可以说相当炎热的周末。带着完整的装备(防水防潮防晒防冻防伤害……)& 一颗期盼的心(不管什么乐队,总之现场演出是摇滚不变的魅力)& 十二分充沛热情(用以应对随时pogo和尖叫!!)& 万万分对伟大乐队的敬意(大牌就是大牌,无论什么风格,值得你顶礼膜拜),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了北京朝阳公园。我们在周六中午不到12点就进入场地,一整天下来已经头晕眼花,所以第二天改成下午四五点才进场,两天下真的是体力透支,全身酸痛。盘点两天的音乐节,我可以用一个很简单的词来形容,那就是:High!!!!!!!!!具体的要从三个方面来讲:首先是乐队,其次是组织,最后是生活与朋友。

PartA:乐队篇

1. 最让人敬仰的乐队——Nine inch nails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NIN肯定很牛,但是现场还是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妹Jessy是第一次看露天摇滚现场演出,她说:“其他乐队都是人,而 NIN,是神。”身为乐评人的朋友没怎么认真听过NIN的专辑,我听过但是根本不喜欢金属和工业风格,我妹只听流行根本不知道什么是NIN,但是,那又怎么样?总结我看过的现场演出,这是第三次我有想哭的感觉,那是一种不能言语的感动(第一次是大学时看献媚者乐队现场,第二次是去年看最爱的 Lacrimosa)。我真的是承认,伟大的音乐自然有其伟大的理由,这不是什么风格、语言、文化能够阻隔的。

整场演出,主唱Trent Renzor除了说几句“thank you”外,几乎没有说话。从开始到结束,灯光都没有全场打开,你几乎看不清楚乐手的样子,但是灯光完全是根据音乐的需求进行变化,而音响则精妙的配合着,有几个场景让我印象深刻:一首电子风格的音乐想起,灯光全黑以后,在三个乐手身后出现了三幅绿色的灯光墙,映衬着乐手强壮的身影,背后的灯光墙随着电音的变化而左右曲线变化,整个音场也和曲线变化的方向一致,忽左忽右。还有一首歌,先是安静悠扬的键盘声,幽暗的灯光中隐约看到舞台上有一面墙的栏杆,渐渐的吉他、贝司都狂躁起来,Trent Renzor望着头顶,开始在嘶喊“help me”,而在灯光变化中你看到乐手们被困在一个监狱中,从监狱顶上照下微弱的光亮。其情其景,真的是宛如地狱里的恶鬼在嘶吼,撕心裂肺,直达人心。我看到这一幕,实在是觉得哈里波特里的阿兹卡班监狱或者伏地魔一群人的出场音乐,如果由NIN来做,一定更为有感染力。

据说NIN把香港演出的全部十七吨设备全数搬来北京,他们一个小时四十分钟演出绝对是超豪华级别的,其中的细节,我觉得文字真的是无法描述,甚至连视频都拍不下来。这不仅仅是一场摇滚露天演出,而是一场现代艺术和现代工业完美结合的盛宴,Nine Inch Nails大师级、祖师级、骨灰级……的地位,果然不是浪得虚名。震撼,除了震撼,还是震撼,我们一直在尖叫,根本停不下来。

2. 最让人惊喜的乐队——Public Enemy

我们真的对PE很不了解,只能现场向朋友请教,原来他们是说唱界的始祖级乐队,是他们把在80年代说唱从低俗娱乐带进了大雅之堂,由他们之后,rap才开始融入主流音乐并逐渐扩散以致于今天这样具有影响力。PE之所以独特,在于他们优秀的创作能力、节奏把握能力和最著名的政治关怀。其实从他们的名字—— Public Enemy——就能有直观感觉,据说这回国内所有媒体宣传都不可以用全名,只能用PE代替,就是为了避免这个过于直白和敏感的名字。

这是我第一次听高水平的RAP现场(事实上rap和rock一直有着明确的分隔,拥趸各有一群),PE变化莫测的节奏和低沉有力的声音,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pogo冲动。尽管不能完全听懂他们的歌词,但是有一些标志性的语句,随着他们富有感染力的rapper呢喃,我们也都跟着一起rap了一把:wait,wait the power;wait,wait the power……(我感觉我在现场听到的是wait,但是我找他们的专辑听是fight,我不敢确认哦。可能现场改词,有没有更多现场的人做证?)

在PE演出最后,Marky Ramone上台打鼓;Brett Anderson(Suede乐队主唱)和崔健也都上台吼了几嗓子,特别是崔健,还即兴来了一段中文rap:“忘不了,忘不了,PUBLIC ENEMY今晚在北京……”观众们不停的尖叫,全场灯光亮起,似乎是组织者在催促台上的家伙们赶紧结束演出,他们玩得很high,台下的我们也很 high。

3. 最让人感到新鲜的乐队——Mumiy Troll

这是一只俄罗斯的乐队,在此之前我们完全没听说过,但是据说他么号称俄罗斯的“rolling stone”,在俄罗斯、东欧等地区影响非常的大,在欧洲也很有影响。他们的风格应该算是主流硬摇滚,但又很独特,充满了俄罗斯风情,洋溢着黑色幽默和自我解嘲的感觉。尽管我们一句歌词也听不懂,但是都一致的认为他们非常象一个中国的乐队——子曰——嘻笑怒骂,而又很有民族风格。最逗的是,主唱在中国留过学,中文相当的好,演出中间不断的用中文和观众交流,还给大家解释乐队名字和翻译歌词。最绝的是,他们还用硬摇滚风格翻唱了一首30年代上海的甜歌—— “假惺惺,假惺惺,做人何必假惺惺……”我们在台下击掌欢呼,笑得绝倒,真的是一个超级可爱的乐队。

不过Mumiy Troll绝对不是花架子、哗众取宠的乐队,他们词曲、唱、乐队配合和现场台风都非常的棒,那种范儿,一看就知道是大牌,纯熟自如,随心所欲。

4. 最让人失望的乐队——木马

也许说不上是“最让人失望”,只是我们带着很大的期望,在周六中午不到12点就进入场地,目的之一就是看木马的现场。结果呢,他们开始演的时候,我们听了两首歌也没反应过来这是木马!!一直到他们唱了一首老歌,听到“阳光下,一起舞蹈……”,大家才恍然大悟:“哦!这是木马啊!我说呢怎么风格那么象木马,但是演的太差了不敢认!”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改变了风格,让大家有点不适应;还是真的疏于排练,现场很差;总之,我们都很失望。

还记得前年在midi音乐节,星光之下闭着眼睛听木马在呢喃着尘世间无处不在的孤独与痛苦,感觉到这个乐队拥有不可多得的深沉魅力。这是一种值得珍藏的情绪,但愿这次北京流行音乐节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但愿木马无论选择何种道路和风格,都能继续作出打动人的作品。

5. 让我最”汗”的乐队——Joyside

首先声明这样说Joyside,其实和音乐一点关系都没有,事实上据说这是一个很不错的punk/post-punk乐队,还有朋友对我宣称他们很有点 Jane’s addiction的味道,所以我一直都特想看一看他们的现场。只是到现在为止都没看成,而且都和一些比较尴尬的事件有关,所以我感觉很汗。

事件1:今年五月份的midi音乐节,我由于加班没有看成他们的演出。我忙什么呢?——加班上线一些我根本不认同而且我作为用户肯定不会用的功能,做PM最悲哀的也莫过于此,还为此不能看midi,很汗!!!

事件2:本次为了看joyside和木马,我们在周六中午不到12点就进入场地,由于浪费了时间和票贩子周旋(差点被骗,最后还是买的全价票),错过了。所以呢,,一分钱没省,和票贩子生气,还第二次错过了joyside的演出,这个,也很汗!

事件3:这回看演出时背后一直站着一个穿得很难看的GG,他的难看,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头发脏兮兮,白衬衫脏兮兮,还歪歪斜斜的挂了一条领带;下面一条黑白格子紧身裤,也同样是脏兮兮。他大概想故作个性和歌特感,但是实际结果却是乞丐感,而且一点范儿都没有,看起来特别的不地道。我和我妹很八卦的聊起这个人,最后很惊异的发现这个GG竟然是Joyside的主唱……这个,真的好汗……脸上好几条黑线……

但愿下一次我能看到Joyside的演出,而且不要再引出什么尴尬的事情啦。

6. 其他乐队

Brett Anderson的演出很煽情,很柔美,就是有点矫揉造作,果然不负“老妖怪”的名声;New York Dolls的表演很激情,几十年前他们让十几岁的孩子pogo,今天还是一样能让十几岁的孩子蹦达;崔健同学很有大牌风范,音乐丰富细致,新歌《outside girl》的处女秀相当的磅礴大气。由于互相的演出冲突,没能在hitFM stage上看PK14,彭坦和麦田守望者的演出,很是可惜。

PartB:组织篇

7. 最不专业的票贩子

大概是本次音乐节票务控制得很紧,所以周六早上11点到达朝阳公园时,票贩子不多,而且他们手里也几乎没有正式的票。虽然没票,有些票贩子还是依然卖力拉客,于是上演了很几场啼笑皆非的闹剧,

场景1:票贩子围住4个强壮光头男,彼此在讨价还价,我们三人只能在外围观战,企图也争取到号称100块一张的票(现场卖250一张/天)。结果4个光头男以压倒气势胜出,只见他们雄赳赳气昂昂走向门口,一转眼又折了回来。原来,那4张票不是周六的,而是周日的。这群票贩子,摆明了蒙人!还好没有先给钱!

场景2:两个东北女人围住我,神秘的告诉我有两天的票,我说最多300,一共三张给她900。一个女人装模作样的问另外一个女人:“真的卖了,老板?”该女回答: “要不再等等,刚才有个人说给更高的价。”(请自行想象浓重的东北口音)我不耐烦的催促,心想:“得了吧,还装。”只见她拿出票来给我看,我一看觉得很奇怪,怎么看起来象hitfm的粘纸呢?心中警铃大作,看了老公一眼,他马上说:“你们得带我们进去才给钱。”这两女人一听脸色一变,我一看不靠谱,马上接着问:“这能进大舞台吗?”嘿,这女人应变能力极强,只见她脸色一凛,眼巴巴望着我说:“姐,这我不能蒙你,这只能进那个小场;大场今天进不了,明天我给你换。”我一听就乐了(已经没法生气了),嘿,这年头票贩子也没有一点职业道德了哈,简直就是骗子嘛,还团伙犯罪!!!只能进hitFM stage ,那我还看什么演出啊我?!我脸一沉,对着她恨恨的说:“你瞎搞啊?只看小场我干嘛给你900,我有病啊?!”转身就拉着老公和我妹走了。

8. 我见过感觉最好的互联网宣传——myspace

很意外在演出场地外的展区看到myspace的展台,位置很好,紧靠着检票口,进出的人都能看到。展位布置得很漂亮,蓝白色气球相间展示出myspace 的logo色,有大电视,签名墙和漂亮的外国MM,还有戴着牛仔帽的工作人员分发各种小纪念品,都是满带笑容很有亲和力的那种气质,整体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好,就是亲切,就是有亲和力,这和myspace一贯的运营风格非常贴近。看着有品质、有个性而又很亲民,是一种很典型的美式自由主义作风,我很喜欢这种 style。

在演出间隙播放的视频中,在发放的演出单和各种乐队宣传产品中,几乎每一个乐队都会提示大家他们的官方网站,而今年我注意到所有的乐队都在官方网站之下增加了他们的myspace空间地址,或者干脆就用这个的地址来代替官方网站。对此我感到非常惊讶,我不知道是真实情况如此,还是myspace投了大钱要求如此,我倾向于相信前者是事实,而myspace也花了一些资源来强调这点。无论如此,这种做法的效果很好,很多人,尤其是真正喜欢某乐队的人,一定会注意到这点的,这是非常非常有针对性的效率极高的一种宣传,我感觉我自己作为一个喜欢摇滚喜欢音乐的普通网民,我被myspace在这个特殊场合里表现出的专业、亲民和活力给深深吸引了。

PartC:生活与朋友篇

9. 最适合夜生活的区域——朝阳公园西门

这两天为了找吃的,把朝阳公园附近都找遍了,终于发现朝阳公园西门这一片“温柔富贵”之地。沿着南北向的路,在路东一溜的消费场所:传说中的唐会与8号公馆,北京夜店的顶级场所;完全模仿港式茶餐厅日昌的“日昌席勒”,味道正宗价格合理,24小时营业,是我等南方人吃夜宵的首选之地;越南菜馆muse独具风味,很有特色;谷地小厨,环境优雅可无线上网,备有品种丰富的东南亚、粤菜小吃以及咖啡、各种冰品和鸡尾酒可享受,价钱非常合理;旁边就是奢靡缠绵的苏西黄俱乐部,京城party热点根据地……此处大概是外国人聚集地,连超市都叫Jenny Lou,一大堆的进口商品,一只烤鸡卖68,价格也很殖民地哈。

10. 大家的工作都和音乐有关,有意思

在两天音乐节现场,遇到不少朋友,暗暗打量一番,似乎大家的工作都或多或少的和音乐有关,很有意思:高中同学,现在是音乐杂志主编;大学认识的乐队成员,现在是唱片公司制作统筹;有一个老乡,就是本次北京流行音乐节主办公司的策划;还有一直在自己玩音乐的,唱歌的,唱片公司做市场的……而我做音乐搜索,老代做的是音乐社区。也许无论是传统音乐行业、演出行业还是新兴的数字音乐行业,在中国都在迅速的发展,更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在看似平静的循序渐进中,重大的变革正在悄悄的发生。

但愿互联网能抓住机遇,真正开创音乐行业新的模式与新的时代,而我参与其中,更要好好努力一番。

最后提一句,在现场我很眼尖的发现了一个红头发的MM,原来是丁香!抓住机会上前搭讪,终于为我妹获得了一张很有价值的和丁香晓晓的合照!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