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txt 发表于10/21/2007, 归类于现场.

标签

, , ,

北欧,北京 – 记10月4日的NOTCH07现场

kitchen_motorssnotch07beijing文/Evan

北欧中国音乐节10月4日北京站现场,首位发声的是北京的ME:MO (翟瑞欣)。上两次看他的现场,都是很久前的MIDI音乐节和两个好朋友的演出。所以那晚自由舒展的干净可爱日风laptop电相当令我振奋,不自觉地在舞池里转起圈圈来。ME:MO的音乐做得很有层次感,音色晶莹丰富而变化灵动,在跳跃中构建出声音的空间,太棒了!背投儿童简笔手绘的视频图像,由古凡制作。

门外还下着雨,场内这时开始感觉到紧密的人气。接着是挪中特别组合NOTCH Ensemble上场,从左到右分别为:Punkt (Jan Bang、Erik Honoré)、718 (孙雷)、Wu Na (巫娜)、Øyonn Groven Myhren和Bugge Wesseltoft。3号晚北大开幕那场张巍(听说是DJ Mickey Zhang的哥哥)的中方传统器乐位置,换成了巫娜,这部分也变得相对艰涩一些。Bugge还是老好人的事务队长角色,带领出音乐后就几乎把展示空间让位出去了。但大家都比前一晚的演出更开心了,Bugge抢了一些可出彩的空段时间,巫娜有点无处伸脚。Øyonn的人声很美,何况还被设置成如New Age那般的模式效果,随性、飘忽在大部分人心目中的遥远北国民间调调。

718究竟负责哪部分?我猜测是大块声色、突出声效的电音部分,一点点噪音,都被融化在整体的美妙音乐之中。Punkt则是做背景氛围的成功人选,及其细腻的电音听起来儒软无比,就连舞曲的节奏都是文雅而美丽的。本届北欧音乐节真的是浪费了Punkt!没在NOTCH Ensemble里施展到live mix的威力,应该再单独立个solo单元给他俩的。挪威随行VJ Tord Knudsen的图像大部分时候都很美,但交替的各部分显得有些乱。

本次的Kitchen Motors部分和以往是不一样的。首先上场的作曲家Jóhann Jóhannsson没有四名弦乐乐手现场陪伴。他只能独自用电脑玩音乐结构了。调变循环出来的巴赫十分优美而伤感。前一晚在北大的时候我都被震住了,安静的百年讲堂灯光暗下,超大幕布上记忆闪乱的路径、混土机前的冥思,蜿蜒成剪不断的河水,流淌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有想哭的冲动。Jóhann的音乐是导体,使人静下心来思考,并让听者成为二度创作者,结合各自的故事互动地完成一次自视自省的历程。到了“愚公移山”的4号晚上,杯觥交错,难道噪杂的环境不会影响音乐的表述和接收?Jóhann笑说这很特别,值得在不同地方尝试人们的反应。

不过音乐变化太细微,音乐肯定大打折扣(北京三晚最糟糕的音响状态就发生在此时),结尾却是很优美的,并顺延过渡到Hilmar Jensson的部分。Hilmar的吉他仍是表演得最短的,没感觉到太多出彩的东西,不实验不爵士,却可以随之闭上眼睛,满足地睡去。Hilmar是另外一本抽象的故事书。空气在音乐里变得干硬,还没凝固,小妮子就欢快出场了。

Hilmar Jensson(上图中间那位)和Jóhann Jóhannsson(上图右一)为Kira Kira担任乐手(而不是Kitchen Motors名义)合作的曲目里,鼓乐激昂旋律清丽,由冷静转至器乐/电音的爆发,像极冰岛同乡múm的氛围。但Kira Kira不承认自己的作品像múm,这是任何一个乐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他们是我的朋友,我们只是在做相似的事情。”Kira Kira表情鬼马地回答。实际上和múm不同,她的音乐里面有更多的黑暗成份。童趣的声音表象下是关于梦魇的世界,关于一只叫Skotta的冰岛小鬼,她穿着红衣服,会冷不防地在阴暗的角落里咯咯大笑,突然吓你一跳。

Kira Kira全情投入,掂起脚尖快乐地蹦着。IDM音色和电子节拍全已在手提电脑里精准地预设好,她现场的工作是捣弄各式各样能引起观众注目的小玩意发声。不畏言这些有趣的表演现在成为了kidult文化深植现代人心的表象一种。我们已经在今年5月的MIDI音乐节上被日韩双人组合10领教过了。说回她的电音部分,确实是很到位的。好像她在欧洲的合作演出里是负责电子的,如果人手适合,给予她更多精力投入到数码电音,那会很棒的,但说不准就形成了múm的乐队格式。各部分声音准确适时地发出,可见之前是做足了功课。Kira Kira后又背起吉他,和Hilmar Jensson合奏了几首歌曲,其中一首名字就唤作《Nightmare》,她希望有了她的音乐陪伴,恶梦也温暖。最后Kira Kira甚至入迷到双膝跪地的程度!

轮到挪威帅哥Todd Terje上场,我也没看到其DJing,有事中途离开了。就听到刚开始一段很时髦的Tech声音,很棒但不像我印象里那个做House的Todd,还以为换DJ顺序了,而Todd是什么风格都去试的人。等我再回到舞池,Mael和MC Young Kin已经再表演了,不是我的那杯茶,况且节奏没特色。

不过我在3号晚北京白兔俱乐部的开幕after party上,听过Todd Terje,想不到在场的实验电子摇滚乐队The Skull Defekts玩得挺开心的。当时Todd既用到自带的胶木,又玩CD。主要做他比较擅长的老派House。有人称Space Disco,我想一是他打碟的音乐缓慢,很有轻松的氛围,再是成分上偏好黄金璀璨旧年代的Disco/House。SLSK上很多他混音的单曲,可以自己试试。Todd Terje在挪威的出现,像对舞曲发源的一个传承和跨越时间的再发展。在这点上,和Lindstrøm & Prins Thomas走得很近。

NOTCH第三晚快结束的时候,我在楼上听三五个外国大男人围着电子琴弹唱Billy Joe、Air Supply,为遗忘的歌词扯得面红耳赤。这些老歌对于鬼佬来说,就像我们童年的西游记电视剧,是埋入记忆深处的一部分。所以你能于情理中明白Todd Terje,而不一定是耳根直通心脏的完全感动。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