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txt 发表于10/21/2007, 归类于现场.

标签

, , , , ,

北欧,北京 – 记10月5日的NOTCH07现场

islaja_at_notch07_beijing

文/Evan

07北欧中国音乐节北京站第二天,10月5号晚开场时,人群羞涩,大家都站在舞池边缘。使Mi Ni Ma的音乐显得入夜太深。他们喜欢现今在英伦如火如荼的dubstep音乐(关于dubstep),并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极力推广,来中国前不久刚邀请了 迷幻的异教徒Shackleton到当地演出。不过Mi Ni Ma没完全照搬英国人的dubstep路子,只参照了黑暗的氛围和节奏,再调进骨子里的德国dub minimal底子,做着自己的实验。

Mi Ni Ma三成员中,有两人还参加组合Ceebrolistics,是次演出,展现了比Ceebrolistics更为“Basic Channel / Chain Reaction”(德国dub minimal老大厂牌) 原生态的dub氛围,浓重、多变,及其需要好的音响系统还原那份空间感。不知是着力描述这方面,还是之前电脑软件同步出了问题 (姑且不怀疑他们的实力) 的缘故,当晚的节奏没有玩出dubstep的张力,但是与添加的techno节拍实验,杂交起来一点都不突兀,颇有玩自由节拍freebeat的精神。这 点在目前来说,仍是先行一步的手法,虽然分开来说都是乐迷熟知的东西。

OK,又回到“草坪”时间。观众像第一晚那样,盘起腿坐在了木地板 舞池上。如此这般才有听Indie的感觉。上图是靓女帅哥刚上场时的场面,伴着小鸟鸣叫,Merja边唱边学鸟声。Islaja就像两个催眠师,顿时让听 众陷入迷幻的感觉,仿佛走进了生长茂密树木的森林,幽暗但窝心,忧伤且静谧。Merja仍然在低喃自己的语言,谁也听不懂,甚至芬兰人也无法完全听懂,歌 词里面有她自创的字符,却是通向镇静安定的咒语。Islaja的音乐无法用一般民谣这分类去概括,他们没有慑人的词作,现场演出比起专辑来,更是捎带实验 的成份,不算新奇,但各种小手法堆砌起自己的声音气氛。可是到了演出后段,这些mix & match的手段变得不再平衡,吉他沉闷失去调性一般,难为可贵的人声魅力被淹没。这可不是现场激发的新鲜兴致,听听末曲响起的巨大舞曲节拍,烘托出苏格 兰Arab Strap那样的折衷新意,而个中的自我气质,欠奉。

看Vladislav Delay就是朝拜过程。我坐在正中的位置,眼光里仿佛带上一份神圣,不可亵赎的感觉。其实这么多年了,他的东西大体未变。可是只有等你真正处于现场的纬 度,才能真正体验到与音乐的融合。以前接触的专辑、现场MP3都是如此不真实,遥远。如今那些延时扭曲的声音和无重力的碎散节拍,四处飘荡游走,恍惚致 幻。只有一些细节,随着时间变更而缓慢生长消亡,也许是新陈代谢的无意识,脸上就多了几道沟壑。Dub Ambinet的织体从当初水气缭绕中的湿滑柔软,到如今被抽离水份,变得结实而块状凸起,碎拍节奏也随着转硬,干脆而掷地有声,像一块块砖头掉落。他竟 然用起了男声!这点是以前未曾出现的(但是你可以常听到轻盈的女声,特别是他走Microhouse路线的Luomo之作品)。在休息时,我有和 Vladislav Delay提到这些,可他只回送了一丝满足的笑容。相对表演起熟悉的Vladislav Delay段落,不如给我来段不多见的Uusitalo的Techno音乐吧。

对于The Thing的演出,内容实质已经遗忘,现场只留下一些弹射在我身上的火药味,仍可忽地嗅出。的确,面对如此三个烈性男人的暴行,震撼感更大于对音乐的品 味。这也是The Thing现场传达的最主要内容——能量。他们的音乐凌厉猛烈,特别是Mats Gustafsson那两把萨克斯,仿佛将一个人所有力气和精神最大化地燃烧出来,能将人群吸引,把当晚演出推至最白热的高潮。如此具有身体性的威慑力, 根本等不及被他选择思考,或者被你消化,便如一阵嘶喊着的狂风遁形而去。我觉得Paal Nilssen-Love的鼓和Ingebrigt Haker Flaten的低音提琴这两方面,已经构成一个密实稳固的完整体,给予Mats极大的自由空间任其打闹。北京的观众比上海和广州的都要幸福,The Thing的演出并不短,如果在阵容方面能再加上个美国人Jim O’Rourke……好了,禁止意淫。

LIman是国内新生代DJ中最有个人特色的一位,做厚重闷骚的一根劲Electro,呵呵,要是听进去了,可是无比简洁有力。当晚的live中,氛围依旧暗黑,节奏有力。不一样的是,LIman的声音变得没以往那么干硬了,转而有些deep的律动,也更注重细节了。

接 着做DJing表演的Eddie,我就没有怎么听了。正和朋友在外面坐着聊天,突然响起Techno国歌《Strings Of Life》(Derrick May化身Rhythim Is Rhythim,1987年作品)。我和朋友T不约而同地跳了起来,他硬是拉着我到舞池,去感受在MP3里听了好多好多次的曲子。现场,确实不一样,令人 动容不是?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