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张潍 发表于10/08/2012, 归类于残次品和附属品.

不能坐在你身旁——影影憧憧独角戏

相比十年左右之前的《今年夏天》,《二次曝光》无疑成熟多了。《苹果》,《观音山》和《二次曝光》都比较成熟,《红颜》也不错,只是没给我留下多少印象。《今年夏天》之所以为人所熟知,是因为它的故事在当时是新的,演员都很本色,模糊晃荡的情节、“鱼和大象”的英文译名都能给影片打上鲜明印记;它好,但不够好。从《苹果》开始,李玉用上了成名的、有经验的演员,加上题材都如同取自社会版新闻和街头八卦,渐渐变得喜闻乐见,效果像是浓缩了八点档电视剧的精华。

《二次曝光》是首映那天去电影院看的,傍晚的场次,一二十个观众坐在中间几排;冲着导演去的,看影片之前没有去了解任何背景信息。看了才知道这是宋其的独角戏,主角的魅力来自主导生活的迫切渴望。她以为自身的七情六欲都如其他人一样发展,不惜给自己加上被劈腿和杀人灭迹的戏码,她的伤痛、愤怒和恐慌都很真实——真实的感受却来自幻觉。我的一位高中同桌,曾出现过幻听,她能听见现实中不存在的对话,能发现没有发生的事情,并且她的语言和行动都是对幻听和幻觉的反应。作为旁观者,觉得那种体验很奇妙,从肉眼看她和旁人生活在一个空间里,而她所听所看所感的一切却不存在于此。他们都是独角戏的好演员,戏人合二为一,活在自问自答的世界里。

独角戏演起来并不辛苦,也不孤单,反而会乐在其中,心魔和渴望重叠,幻想到什么程度都不过分,因为没有发生。

有时你我也像在演独角戏,各有各的戏份,各自设计台词和背景,搭档相同,目的异样。可这终究不是一两个小时的表演,这是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人生,所以独角戏演不了那么久,你我必须寻求共同的路线,何其难。如果爱和责任都成了借口,成了自私的理由,你可以去想去看还会不会有人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说起未来的美好,你是那个演独角戏的人;而说到现状的千疮百孔,演独角戏的人是我;我们甚至在内心深处都没有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幻觉中周小西被杀死的那场戏,演得恰如其分,看到这里的很多观众,大概都会觉得痛快解气,因为现实中也有太多不自觉的成年人;出于道德、法律、怯懦而不敢下手的人只有通过幻想才能为自己找到发泄的出口。所以后来情节急转直下,前面那些爱恨纠缠都没有发生,爱和信任和背叛都是一个人幻想的魔障,大家会略觉失望,仿佛被剥夺了一次彻底发泄的机会。幻觉的根源在现实中得到了验证,反而无味,翻版旧事把根底露给别人看就没有了抽丝剥茧的乐趣。(除了一点:幻觉和真实夹杂,鳏寡孤独凑在一起倒是很有乐趣。)

一个人,两种视角,二次曝光并不复杂,它只是对一件事情的两层解释,一层表象,一层根源。我们体验的都是表象,不去深究根源并非因为它复杂,而是因为它直接、赤裸,让我们无法遮掩。而且,一旦挖出了根源,就几乎不能再演戏了,因为你已经明白戏里的情绪从何而来,很快会丧失放肆的能力。故事讲得好不好,是其次,重要的是独角戏演不下去了,仿佛从九霄云天跌落地面,那种失落,结结实实的,心里的阴影暴露,戏,就该落幕了;剩下的,是度日如年的生活。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3 Comments

  1. 无风
    10/10/2012

    独角戏不好演啊,非常考验演员的能力(尤其是舞台剧话剧)。《二次曝光》估计等我到北京的时候已经下了好久了吧⋯⋯⋯⋯

  2. 张潍
    10/11/2012

    同意。(到时也许某些电影院的冷僻时段还可能放,或者可以在网上看了。)

  3. thewholf
    10/12/2012

    用度日如年的生活打发白驹过隙的生命,,,,

    胡德夫的歌声犹在耳边:匆匆,太匆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