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Makoto 发表于12/27/2012, 归类于博客, 现场.

标签

,

Tizzy Bac专访:依然如此美好如往昔

文/Makoto  Photo/Muto

在演出前的2个小时,急急忙忙赶到13 Club,见到了刚刚排练结束的主唱惠婷、贝斯手哲毓和鼓手前源。在铺散一桌零食的桌卡位中,从高中时期就喜欢的乐队就在近在眼前,内心真是有种说不出的小奇妙。正如《You’ll see》中所唱,“我看着站在眼前的你依然如此美好如往昔,But you Know,只有你是如此绝对不同。”——写在前面。

都说18岁是少年与成人的分界线,但总觉得这样的划分并不科学。和实际年龄相比,似乎心理年龄才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准。如果这样算来,那些现在一直喜欢Tizzy Bac的歌迷应该都处于“半成年状态”。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那一晚,无论你是学生,还是上班族,亦或是带着孩子奶爸奶妈,只要挥起手,唱起歌,飙起泪,都足以证明你懂得Tizzy Bac歌词中的世界。入世小迷茫,青春小酸涩,美丽还是忧伤,我们都要做回那个不知尽头不知好歹不知对错,逆流人群大部队,回头翻开旧时光,找回儿时玩具的叛逆少年。

如果看见地狱,我就不怕魔鬼

从事一行一业,有上天的安排也有个人的意愿。从1999年出道,到2012年,整整13年时间里,Tizzy Bac三位成员从二十几岁变为三十几岁。歌词愈发成熟,笑容依旧腼腆。到底是什么才让这三人才走上了音乐之路呢?哲毓说,可能就是学习压力过大,才来做一项自己最擅长的音乐,也是正是因为音乐,让他认识到了更多热爱音乐的人。一派温和轻松的模样,带着对音乐不变的虔诚和父亲的关键点拨下,他更加坚定了“要玩就玩好,玩出一个成绩”的信念。

害羞的惠婷则比较随性,不是从小励志就当音乐人,而是一路随意游玩,摸爬滚打,有快乐有迷茫,直到现在才成为了舞台上帅气迷人的女主唱。

婚礼歌手

作家把身心经历幻化成荡气回肠的故事集,而像Tizzy Bac这种诗人乐团则是抱着一把旧吉他,在四处播撒美妙音符的时候,还促成了太多有着温暖心房的有情人。“歌迷中有太多的男男女女在一起,所以我们也是名副其实的红娘。现在他们还会带着自己的宝宝,来看演出的时候感谢我们。”哲毓自得其乐的说道,偶尔还会拿起一罐“哈啤”喝起来。

犹如婚礼歌手的Tizzy Bac在促成他人好事的时候,也会面对异性粉丝求爱。每每这时,他们三人多以脸红回应。“我们的小日子过的还不赖,现在生活的重心还是都放在音乐上,感情的事儿随缘就好。”现实生活中的惠婷,不泡夜店,朋友也几乎都是地下音乐圈,不算多姿多彩,有点活在自己的世界。缘由这种“寂寞让我更快乐”的心思,她很喜欢看电影,也乐于从电影中找到歌词灵感。“最近看过的《少年Pi》让我构思到一些关于‘宇宙’的主题,这和年轻时那些小情小爱大不相同,可能是因为李安吧,也让我有了更多兴趣去读一些佛学宗教的东西。”

You’ll See

明年即将推出新专辑的Tizzy Bac,在现场提前预热了他们新专辑中的三首歌,其中一首名叫《会咬人的狗》,名字出自闷骚想法多的前源。说来也好玩,整个采访中,前源不吃不喝,话也很少,反而到了聚光灯下,瘦弱的身材却爆发出无限的小宇宙力量。挥舞起鼓槌,迷倒的可不止一两个姑娘。与观众距离最近的哲毓负责搞笑和暖场,时不时蹦起来,玩个效果器,来个小Solo,让刚刚下过雪的天津被这三位来自宝岛的神奇乐团搞到气氛燥热。“内地这样热情的簇拥,待遇直逼偶像崇拜,真有点震惊到我们。”这时候真的要感谢互联网的无距离,让那些年里CD中的小情小调化为眼前的Live Show,此时此刻,你不是孤军奋战在家的寂寞粉丝,而是一个与Tizzy Bac大部队为伍的“铁之贝克”。

最后,唱起You’ll see的歌——在这个匆忙的世界里,失去什么,受不受伤,都一样,总在心底偷藏起这小美梦,这样的温柔就已经足够。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One Comment

  1. 胖胖
    12/27/2012

    有一陣子〈粉紅色那條〉經常被我點播。
    女主唱歌聲和長相搭不起來。
    話說,她的歌聲不是我偏愛的那種,所以不能經常、反覆聽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