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txt 发表于03/06/2010, 归类于现场.

标签

,

没有打火机

tikiman文/evan

接近凌晨十二点,现场人数寥寥。白兔俱乐部负责人坦言,今晚来的人比预期中的要少。然而就在之后的半小时内,整个舞池被各色人等紧密地填充。光头汉 Mark Ernestus稍微用一首几乎只有慢节拍的沉闷纯音乐作为对暖场DJ的恶俗碎拍的隔离,和瘦小结实的Tikiman平静地开始了演出。

Tikiman 的嗓音一出现,干燥的水泥墙表和肌肤似乎被温柔地抚摸了一遍。他的声线不算干净,吐露着细碎的杂质,低沉却有穿透性,只待轻轻一念,就能将你抚慰。这是好歌手具备的天赋。即使Rhythm & Sound这两人的超级乐迷,也会对今晚的现场感到惊喜。两个小时内几乎没有重复的节拍,老歌所占比例不大。许多曲目玩起了多变的节奏,将老Dub的模式融合进Dubstep、Massive Attack《Mezzanine》时期式的幽暗型格、军事元素、爵士。大部分均是强硬的快板,力量感十足,和Tikiman的柔性声音产生张力,一松一紧地撕扯出一个看不见的空间。还有女声(咏唱)的采样,这些在唱片里是没有展示到的,Mark Ernestus的尝试。

Mark 设置的音乐层次很明显,只有精髓的节奏、人声、电子背景音,每一样都试图做到最简洁的状态。其实我个人并不希望这两个多小时的全程表演都有Tikiman 的参与,特别是当他快速地念叨着歌词的时候。他是“德式”韵律与节奏的装饰,是连接Mark和普通大众的桥梁。而每一首歌都是音乐强制性地强迫人声消停。我更愿意听到节奏的试验,Dub Minimal舞曲而不是人声吧。Mark只满足了我前一个愿望。

当Tikiman 不止一次说到“one love”,举起手中的打火机,底下的人群并没有对这闪动的火点作出回应。但我想不到他们这么合适在俱乐部演出,即便是白兔这样的小空间。所以我没能看见如Alva Noto去年底的演出那般,能聚拢起好多装逼人士。因为Rhythm & Sound是这么小众化、俱乐部化。

非常遗憾当晚没有听到我最喜欢的歌。Tikiman友好地笑说,不好意思,我们还会再回来的。然后和美女打招呼,再穿上运动外套,穿过舞池里过度拥挤的人群离去。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