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aegnkl 发表于04/16/2013, 归类于乐评.

标签

,

欢迎来到Mu星球 —— Somerset Avenue Tracks (1992-1995)

文/aegnkl

 

一、µ-Ziq与Planet Mu


在µ-Ziq、Jake Slazenger、Kid Spatula等各个项目中,Mike Paradinas对µ-Ziq有着最深的感情,他对µ-Ziq的作品也最为满意。除了第一张Tango N’ Vectif中很小部分有Francis Naughton(早期同Mike一起为乐队Blue Innocence的成员,上大学后两人就不再合作)的参与外,此后µ-Ziq就完全是Mike的个人创作。据说他读大学时在课间跑回去蹭同学的电脑写音乐,相信关于µ-Ziq 的很多想法都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产生。其实也不难想象他大学只读了一年然后就辍学了。

 
“为什么要取名为µ-Ziq呢?好多人不知道怎么读。”曾经有人这么问过他。“对于我来说很简单,它读起来就是mu-sic”。这其实更像是Mike Paradinas和很多人开的一个玩笑:天马行空的外表之下,其实是如此的简单与真纯。在各类的访谈中你也很容易看出这个人的谦虚与坦诚,完全见不到很多人身上腾挪转换的高超技巧。µ-Ziq在我的印象中就是天才的代名词。被问到怎么创作时,他的回答是自己只是把脑子里音乐应该具有的模样展现出来而已,也许对于他来说就是这么简单。对出自于这个名称的作品我都有着很深的个人感情,一直都把自己所有的音频文件全部塞进一个名为“µ-Ziq”的文件夹。我觉得音乐和人一样,不同的类型、同一种类型不同人的作品,都是有自己的性格的。µ-Ziq的作品构成元素不能说不复杂,但是却远远说不上能和高深、神秘这种词汇沾上边。也许你可以由一个人的作品看出这个人自身品质的端倪?嗯扯远了。

 
与Virgin公司的短暂合作让Mike Paradinas看到了主流唱片公司对于自己音乐的种种限制,于是很快他便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Planet Mu的发展。Planet Mu风格宽广,从初期的IDM/breakcore到dubstep,再到现今的juke/footwork,不过他从来没有想把Planet Mu打造成某种固定风格厂牌的想法,这也恰恰是他想尽量避免的情况。在独立唱片厂牌中,Planet Mu可以说有着很强大的发行量,这也让其成为当今最为重要的电子音乐厂牌之一。

 
从Duntisbourne Abbots Soulmate Devastation Technique 至今,µ-Ziq自己已经有六年没有新作推出了(如果不算最近的Heterotic话),Planet Mu和家庭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Mike的很大一部分时间用在甄选寄给Planet Mu的各种demo上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现在已经没有以前那种创作音乐的动力了。在µ-Ziq 的第二十年,Mike Paradinas将Planet Mu的第三百张留给了自己。Somerset Avenue Tracks (1992-1995)由Mike的合作伙伴与妻子Lara Rix-Martin从一千多首作品中选出(因为年轻时期的µ-Ziq有着强大的创造力,按照他的话说一天两三首什么的,虽然他说其中很多都是垃圾),之后经由µ-Ziq 自己重新处理、创作。这二十多首tracks完全可以看做当年µ-Ziq专辑的平行作品,所以即使是来自于几乎二十年前的创作,对于他的听众来说仍然是巨大的安慰。

 
时光易逝,如今才华依旧,只是年轻不再,µ-Ziq也由那个穿着各种无语外套拿着松果的囧少年变成了Planet Mu的老板。只是再听这张Somerset Avenue Tracks,却仿佛经历时间的倒转,不管怎么定义它的属性,现今能听到类似作品的可能性真的是微乎其微了。二十年前的音乐,几乎是属于二十年前的风格,怎能不惊叹于时间在这里似乎停止流动?

 
二、Somerset Avenue Tracks (1992-1995),IDM与techno


Somerset Avenue Tracks中的构成元素很多。非常丰富复古的electro(也许现在应该说“过时”吧)音效,经过µ-Ziq的处理这些声音又被刻意呈现出一种扭曲的特点,如果只从这些方面来看,这些作品是相当凌乱的。在另一方面,也许有点矛盾,从听众的情感上来说,µ-Ziq却让自己的作品远离阴暗与压抑情绪,我想可以把这一点看成是音乐人性格特征的反映。µ-Ziq的节拍部分就藏在这一丛杂乱的“灌木”之后,在部分曲目中你也经常能够听到其强度由弱到强缓慢变化的过程。这种过程其实也符合听众的习惯,因为绝大多数人在潜意识里都有从杂乱中寻找规律的主动性。您也可以发现音乐中粗糙不平整的electro音效“传染”到了beat部分,µ-Ziq让它们听起来更像是粗糙天然的树木而不是加工整理后光滑平整的木板。

 
µ-Ziq说过自己的音乐根源在于detroit techno,他也表示对Juan Atkins、Derrick May和Kevin Saunderson相当赞赏,Derrick May在他看来一直是最好的音乐制作人之一。在Somerset Avenue Tracks被创作时Warp的AI式作品兴起,B12于Electro-Soma的那种干净音效让无数的听众认识到了techno与底特律传统作品不一样的一面,但是Somerset Avenue Tracks里粗糙且拖泥带水的效果让µ-Ziq看起来却是在刻意同这种潮流保持距离。

 
µ-Ziq的东西里从来都不缺乏好听的旋律,而这也是能将音乐里各类带着毛刺的组成部分很好结合在一起的关键点。如果将Somerset Avenue Tracks和Global Communication或者B12等的作品做个比较,你会发现µ-Ziq对于氛围部分的使用非常限制,取而代之为曲目形成铺垫更多的是灵动的旋律。也许总的结构上来说同那些作品类似,但是这样的手法让µ-Ziq的东西显得非常动听。

 
µ-Ziq把自己的音乐称为British Techno,在这里找不到Basic Channel/Chain Reaction里冷静、紧凑的感觉,minimal或者dub更是谈不上,大量的旋律部分也让µ-Ziq更“接地气”。即使如此,节奏仍然有着techno那种明显的自律感。现今IDM也许是最容易被联想到的用来描述这类音乐的名词,但是µ-Ziq似乎对这种叫法不是很感冒(Autechre对于这一点也有着同样的看法[1])。动听的旋律与适当的氛围,各类音效修饰,丰富自由的节奏变化,其实可以把这样的音乐作为IDM诞生的种子。

 
三、µ-Ziq访谈摘录


1、“Meast(µ-Ziq以Kid Spatula为名发行的作品)的风格是否可以同Aphex Twin(的作品风格)相比?”
“是的没错。我超喜欢Aphex Twin。你谈到了(我受到的)影响,他应该是电子音乐里我所受到的最大的影响[2]。”

2、我很喜欢它(Lunatic Harness),而且(创作时)也绝对受到了Squarepusher的影响。在过去的几年中他对我的影响很大[3]。
我不喜欢他的上一张专辑Ultravisitor,我不喜欢那样的Squarepusher,我还是更喜欢暴烈的作品,比如Venus No. 17,以及之前的那一张。Do You Know Squarepusher在我听来是他为自己而做的,而Ultravisitor是为了取悦更广听众的作品,因为其中有着更为明显的音乐技巧,曲目编排变化更缓慢、更有机、更有音乐性。我还是喜欢他更hardcore的一面[2]。

3、我曾被邀请为一支摇滚乐队制作音乐,不过最后没成因为他们不想用我。唱片公司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我其实也准备好做点这样的东西,挣点钱也好。不过如果是某个我不喜欢有很多钱的人(让我给他们制作音乐),那就去他们的吧[3]!

我愿意为别人的电影创作(音乐)。但是如果有谁想占用我整整一年的时间,然后转身告诉我“哦不,我们要用别人(的东西)”——事实也是这样——那他们就可以去死了[4]。

4、“你觉得你的音乐在接下来的几年会怎么变化?这是你所考虑的东西吗?”
“不。那是你的事情,如果我想这些我会疯掉的[5]。”

5、编辑成专辑(In Pine Effect)对于我来说真的不简单,我觉得曲目的顺序排列有问题。觉得这张不算坏但是其实可以更好的,我对这张不像对其他的那样满意[3]。

“通常你会在(Planet Mu)发行作品的曲目列表上有多少参与?”
“非常多。如果音乐人自己这方面做得很好我会让他自己搞定,但是有时他们完全没有主意,不知道怎样做好,怎样才能让一张专辑成功——我的意思是对他们自己而言,我不是在谈论销量或者是其他的事情。比如Ital对自己的东西把握很好,这你也能从对他的访谈中看出来。他对于整理编辑自己的东西非常在行,他几乎不需要别人的指点了。但是有些人的东西就完全经不起推敲了[6]。”

6、我不喜欢在付费录音室里创作,因为很费钱。我还是喜欢省钱,我也有自己的录音室[3]。

7、(在英国)有太多二流的、很烂的breakcore唱片和演出。当我听到Venetian Snares的时候我签下了他,因为我觉得在breakcore方面他完全完爆其他人[7]。

8、如果你自己运行一个厂牌的话,你是避免不了商业方面的事务的。在音乐之后就只剩下商业和政治了。音乐显然是第一位的,而且在涉及到音乐的时候脑子里就不应该有商业的东西。这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但是我不是一个出色的商人,不然的话我觉得我根本就不会做这样的音乐了[2]。

“有自己的厂牌是不是意味着你有可以从中分一大杯羹?”
“所以你认为这里有可羹可分[2]?”

(关于Planet Mu唱片销量,)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Venetian Snares卖得最好,实际上现在也很不错。FaltyDL的专辑和Bangs & Works 也很不错。我想Oriol的专辑卖得非常棒。”

[1]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8018693/
[2] http://www.barcodezine.com/Mike%20Paradinas%20Interview.htm
[3] http://www.furious.com/perfect/uziq.html
[4] http://www.splendidezine.com/features/muziq/
[5] http://www.themilkfactory.co.uk/interviews/muziqiw.htm
[6] http://www.factmag.com/2013/03/01/mike-paradinas-and-lara-rix-martin-on-heterotic-the-early-days-of-%C2%B5-ziq-and-the-ascent-of-planet-mu/
[7] http://www.self-titledmag.com/2012/03/22/needle-exchange-093-an-exclusive-mixinterview-with-mike-paradinas-of-planet-mu-and-m-ziq/
[8] http://www.residentadvisor.net/feature.aspx?1356

 

作者提供下载: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09817&uk=3811926805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