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redhousepainter 发表于03/24/2010, 归类于乐评.

标签

, , , ,

那一夜,和老渡对聊nujabes

nujabes_studio文/redhousepainter

和老渡对聊,是十余年来的宿愿。没想到,终于成行的对聊,是在nujabes走后。

那年,得到之前遍寻不找的《samurai champloo》海报,用镜框裱之,挂在家中墙壁上。每晚,在电脑桌前一抬头,就看见无幻,仁,风三人,随之想起老渡,想起nujabes。

随看随喜,随想随喜。

这是我的小屋。自然,你们是我的家人。

nujabes,you have comrade(I can tell you).

see you someday ,somewhere.

R:当初《cowboy bebop》因商业原因在电视台只播放了12集,前些年我凑巧看到从未发行过dvd版的【总集篇】,很惊讶,其中的配乐便出自fat jon,nujabes之手。一推算,十余年前你和他们就有交情?

渡:对,我是音乐发烧友嘛,平时常逛唱片店。日本音乐或许不是世界第一手,但唱片店绝对是。很多老板为了掏唱片,进好货,不惜在巴西或者欧洲 住上一阵子,把当地的稀罕黑胶成箱运回日本,很crazy。我在制作《cowboy bebop》时就认得nujabes了,他自己开了家唱片店,二十三四岁,但taste极很棒,店内有很多珍惜的爵士黑胶,浦泽直树也是他的老客。

R:你那时知道他私下玩音乐吗?

渡:菅野洋子在创作《cowboy bebop》时被我操得很厉害(笑),曲目数量颇多,水准也不能马虎。洋子经常开玩笑,说她简直中风病人,动不动就脑血栓,脑血栓怎么办?我就带她去 nujabes的唱片店听黑胶,找灵感。洋子和nujabes很投缘,第一次见面就聊得很欢。有次两人窝在店内角落,一边碎碎叨叨一边放唱片,我问:这是 dj cam的新专辑?洋子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nujabes脸红得简直猴屁股。

R: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渡:后来我送洋子回家,洋子叹气:若不是sunrise已给了酬金,《cowboy bebop》的配乐应该给她和nujabes对半分,她哪懂什么爵士乐,织件不走光不漏风的花衣服罢了。

R:我记得【总集篇】的诞生是因为你们一众人不甘心《cowboy bebop》被电视台拦腰斩断,把它作为最后一话在电视台播出,其中一格画面打上【someday you will see real bebop】。

渡:呵呵,怨念啊。

R:顺便给nujabes试试水。

渡:对,其实我作为一位动画导演,一路走来很不顺,在制作公司眼中我是个怪咔,极难搞。出活慢,成本高,有名气,没money,cowboy bebop的制作成本在当时创出tv版业界天价,十二年了,到现在还是NO.1。

R:攻壳sac系列也没cowboy高?

渡:你可以去问神山健治(笑)。制作《cowboy bebop》时我和老板斗争得很厉害,以往和老板开会,我戴平光镜,后来索性戴墨镜。有次老板拍桌子:为什么26话每一话都搞独立配乐?为什么一支曲子不 能改改配器颁碎成几个版本?知不知道这么一搞要给配乐者四五倍的价钱?谁弥补资金空缺?我想据理以争,但找不到【理】,之前没tv版这么干过。后来洋子做 了让步,她毕竟和我是有革命感情的partner。

R:等筹拍《samurai champloo》时有没有想过找洋子配乐?

渡:起初人选还是她,毕竟熟人用起来顺手,我和她的感情很复杂,即是革命同志,又是老夫老妻。给她讲了剧情,看了人设,她当即打了退堂鼓: 这,不是命题作文。外界常说洋子啊,天才啊!精通各种音乐啊!其实她对自己有一个很准确的自知,她是个匠才,在匠人这层领域她做到顶了。或者说她是名牌学 校里的好学生,每次考卷一下来,那答案那分数,哇,很漂亮。洋子那天又说:《samurai champloo》有一股生猛的冲劲,沾上她的匠气就完了。

R:洋子回绝了你,你就想到了nujabes?

渡:恩,《samurai champloo》最先完成的是片头动画,我拷贝了一份给他,让他做首主题歌。

R:04年第一次看到《samurai champloo》,【battlecry】伴着一幅幅浮世绘风的画面……my lord,我当时就像被一记拳头击翻在地。那阵子每碰见一个朋友就说:快去看《samurai champloo》,老渡又发飙了,里面的音乐不得了!你知道,04年,我们对音乐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突然被nujabes这一下……

渡:shing02的说唱我也很喜欢,他的咬字很冷很干净,和欧美rap乐手完全不一样。

R:之后的事情已成为历史了,所谓的jazzy hip hop风潮。其实我挺反感【jazzy hip hop】这个名词,这个名词和【轻音乐】一样傻逼,nujabes的好不在jazzy,而是一出手便无腔可言,这是天才的素质。你去听一堆打着 【chill out】,【jazzy hip hop】的作品,它们不是音乐,尽是【chill out】腔,【jazzy hip hop】腔,还有股塑料味。你很清楚它们是怎么不动脑子机械般被操作出来的,采样一段funk拍子,再加一把尺八浮动良久,哇!被告之这是【西方文明】和 【东方禅思】的【完美融合】!玩音乐不能这么糊弄人嘛,我们老百姓毕竟要吃饭嘛。04年,nujabes的作品成了我整整一年的登山配乐,有次我和朋友在 半山腰歇息,听着【the space between two world】,朋友很傻逼很文艺腔的说:它就是徐徐秋风,徐徐秋风就是它。我连楞都没打,更傻逼的说:它不是秋风,它是四季的风。我操!两人就像是一对男 同志在演琼瑶剧。你知道,这十年没什么音乐能让我们这群不好意思称自己是【乐迷】的人变成傻逼,说一些傻逼的话。

渡:好音乐就这样。the stone roses的【waterfall】,它就是瀑布。stevie wonder的【you are the sunshine of my life】,它就是阳光。depeche mode的【sister of night】,它就是黑夜。

R:前些日子看到一篇chuck d的采访,老同志妙语连珠,喷的一塌糊涂。记者问:public enemy有无因为采样遭遇法律纠纷?他佬回:版你妈逼权有问题!老子一首歌采一百个细节,谁去告老子?只有EPMD这种小逼样一采样就搞一整段 beat,再反复Loop,不被人告才怪!什么是采样?采样和弹吉他弹钢琴一样,它就是另一种arranging sounds。这话讲得那叫一个通透啊!你去听nujabes的arranging,很用心的,老老实实做音乐的老实人。【reflection eternal】的一小段钢琴,不知道是他采的还是亲手弹得,颠过来倒过去,就那几下,意境全出。什么叫会玩音乐,这就是。

渡:你刚才说不喜把【jazzy hip hop】套在nujabes身上,我同样讨厌乐评说nujabes的音乐【很简约】。我常跟朋友开玩笑:这作品【很简约】,其实是什么?是简陋加不用心, 简陋加不用心等于简约。这十年你不用心不爱音乐你干吗要玩音乐?反正你用心和不用心都赚不了钱嘛。有次alex paterson来日本,我带上洋子,老押带上川井宪次,四人一起去……所谓拜师学艺吧。他把stevie reich的【Electric Counterpoint (Fast) III】放出来听,跟我们分析这十几轨吉他是怎么arranging,何其丰满。stevie reich名义上很简约很祖师爷吧?其实他有血有肉,丰乳肥臀啊!

R:老渡,有一首nujabes的作品,当年你让我们找的好苦。

渡:哪首?

R:《samurai champloo》第十一话的配乐,未收录在ost里,过了三年才在nujabes的《2nd collection》里找到——【counting star】。那吉他loop和刀光剑影中落寞的jin,绝配!是你操刀下又一个音画结合的经典。

渡:那是nujabes事先跟我打招呼:渡导啊,你不能把我的存货全拿走啊。我更喜欢吉他loop之前的一小节男声“a….wu……”,再进吉他,那种美,那种韵味,满溢。

R:有次跟朋友聊啊,这十年我们被无数次告之【噪音】是一种美,【简约】是一种美,叉叉叉是种美,对,这些都是美,都是大美。可那种最普通最 一触即通最被咱们老百姓接受的美,就是【哇,这妞长得真美】的那种美,在音乐中找不到啦。想想看零四零五年有《samurai champloo》陪伴,有nujabes,有琉球民歌,有一声声自得其乐的laaaaaaa,laaaa,lalla,laaaaaa,唱的人在途中, 唱的秋日长空,秋日豁达的【San Francisco】,那真是音乐荒年中天上掉农夫山泉的好日子。

渡:这十年,我们作为乐迷,真不好过。前两年,我有次喝得半醉半醒,对洋子说;“音乐不行啦,没指望啦,我们不要听音乐啦。”洋子慎怒:“渡 边,你今年多少岁?”“我四十三啊。”你第一次喜欢女孩子是几岁?”“十三四岁吧。”“你几岁喜欢听音乐?”“五六岁的时候吧。”“你看,你喜欢音乐的时 间比你喜欢异性的时间还长,为什么不爱音乐继续爱下去?音乐欠你什么?音乐一点都不欠啊!”第二天我酒醒后立马给洋子打电话道歉。是啊,这十年,再怎么 样,身边的nujabes,洋子还在用心做音乐。国外还有egon这样的音乐鉴赏家,这样的唱片公司老板,挖老唱片,推新人。去年stones throw的新人Mayer Hawthorne,很棒!一听就知道从小泡在motown流行乐里长大,认认真真写旋律,认认真真唱歌。

R:nujabes这次走……还是让人伤感,你知道我听到死讯后的第一反应吗?上帝想再给影迷一个进影院的理由,于是有了阿凡达。上帝想再给 乐迷一个不听新音乐的理由,于是带走了nujabes。冷静下来后想,如果用平实的笔调去写nujabes这辈子,只不过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开唱片店为 生,为一部动画片做过配乐,自费发过几张唱片,遭遇车祸。寥寥几笔罢了。

渡:你本家Mark Kozelek亦是,一个在汽车旅馆打扫为生的人,但一拿箱琴,一唱“michael,where are you?”,就让人恨不得把脑袋钻进歌词里。

R:他们都是平凡人,但都是有特异功能的人——能够感动人的人。

rhp-room(编辑注:作者的小屋, 上面这篇纯属虚构的访谈就是在此地完成的)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6 Comments

  1. Vac
    03/24/2010

    这是悼念么???渡边渡边肯定不希望这么对话。

  2. mojopin
    03/25/2010

    对未来别太绝望啦…
    nujabes不也还在天堂继续听音乐,寻觅着下一个的“Mayer Hawthorne”。

  3. 臼臼
    05/18/2011

    这篇对谈编的好,看的偶两眼泪汪汪

  4. […] 再掘坟转一篇掘火的文章《那一夜,和老渡对聊nujabes》http://digforfire.net/?p=768 […]

  5. […] 再举近一点的例子——掘火上我非常喜欢的一篇同人文(虽然作者本身并不会认为他是在写作同人文)便是redhousepainter的《那一夜,和老渡对聊nujabes》。这篇文章正正拥有了文化意义上定义的当代同人文的几乎所有特征。 […]

  6. buseses
    07/25/2012

    啥也不说了。当时就是看了这个走近Nujabes及Jazz-hiphop的。

    啊。真羡慕有混沌武士海报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