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無聲 曹 发表于08/20/2013, 归类于博客, 查无此狼.

無聲派散打评书:1.正與邪永恆而無謂的戰爭 (上) ————評斯蒂芬金《死亡地带》

高調版廣告詞:
PASS李伯清,把這個消息告訴李吉力人!!!
.

低調版廣告詞:

自說自話自吐槽,自己創造一種新文體來娛樂自己,歡迎無聊有空者收看收聽。嚴重感謝此文體的先驅者蜀都笑話王李伯清先生。
.

文藝史論版廣告詞:

李伯清給了散打評書生命,而诸葛静給了散打評書靈魂!

.
第一回: 正與邪永恆而無謂的戰爭 ————評.

1 前言

.

子曾经曰过: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有蚊子冬又冷,收拾衣衫好过年。

據说今年夏天,蜀都在神州大城市中間还算比較凉快,可是这几天也把我热得來遭不住。热得遭不住就睡不着,睡不着就只好看书看电影,看书看电影自然要找可以解暑的书和电影来看。

总之一句话:我不吹空调不喝冷飲,连电扇也不想吹,连扇子都不咋个扇。我拿冷酷的書和電影來打發這個酷熱的夏天。

我以为对于我来说,这种桑拿天气,看一部可以让人心里犯寒的恐怖小说或者电影,比之吹空调更有益身心健康:身上汗出如浆,正好排毒养颜,而内心的寒意,除了可以降温,还能够提醒自己:你娃是有精神病病史的人,这么大热的天,关在家里头读读书看看电影码码字就好,莫出门瞎混,免得一不小心杀了别个或者拿给别个杀了,自己下大牢下地狱受罪不说,还连累得父老乡亲们去超市连把小菜刀都买不成,那时候才悔之晚矣呀悔之晚矣……

但是我這兩天剛複習完的斯蒂芬金的《死亡地带》与其说是恐怖小说,還不如说是科幻小说。這個小說说的是一枚屌丝老外因为车祸获得特异功能的事情。然而特异功能是伪科学,为了耳根清静起见,还是按照书皮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的《美国恐怖小说之王斯蒂芬金恐怖小说集:死亡区域THE DEAD ZONE》来归类这本书更恰當:

珠海出版社出的这本書特么 八素科幻小說好不好???

這特麼豆素一坨恐怖小说,巨恐怖的恐怖小说好不好???

其恐怖程度虽然还远远不及上街卖西瓜找点饭钱烟钱酒钱啥的,却已经快赶上说话一不小心就会凿刑拘的新浪微博了對不對???對不對???對不對???

那你说恐不恐怖?
那你说恐不恐怖??
那你说,到底
恐怖还是不恐怖???
恐怖还是不恐怖????

说!!!!!

.
我有個習慣,狀態不太好的時候,就把自己关在家里,就算上网溜达,很多時候也是只潜水不冒泡。

這個習慣看来灰常英明:作为一枚灰常没得安全感的,属鼠的,天蝎座的準敏感人士,此时此刻,能像冉云飞和宋石男一样在家里坐着码字而不是像阿飞姑娘一样因為幾句瘋話就只好在号子里吃牢饭,這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滴事情呀!

那就更别提挨秤砣的瓜农和轮椅黑火药客了……

当然冉老师宋老师和阿飞姑娘三位早都已经有正儿八经的纸质书出版还不止一本,而我码的字却基本上都还在网上,惭愧的很,呵呵,呵呵。

——嘿!那位,正在電腦前看評書的,沒錯,就是說你吶,是不是司马南先生本人???

嗯,如果你忙的话,可以不用看我的评书了。虽然我的评书里面有伪科学和邪教,但伪科学和邪教在虚构的文学作品里面有不容置疑的存在权。

鄙人混的是文学艺术圈,不是伪科学圈和宗教圈,您丫要是有时间和精力,不如遵循圣旨“宜将剩勇追穷寇”,再接再励,再多找几匹拿魔术把戏或者風水以及“破处升局”之类扯淡迷信骗钱骗妞骗大员骗大明星耍的“大师”,并且一一揪将出来丢翻并剥夺其“爱国权”N年以至终身,也才好歹算是干了点正事,比靠在豪华书房里面写《陋室铭》或在“乌有之乡”扯鸡巴卵谈来捍卫贵党的执政地位要有趣得多,踏实得多,不无聊得多。

想我大天朝,地大物博,一代俊彦纷纷科举,各级朝庭中以及附近人才济济,各种“大师”和“大师”的崇拜者貌似比已经占领欧洲的大闸蟹和占领您的宿敌美国的鲤鱼还要破坏生态平衡得多。我衷心的觉得,您要是专心做这门生意,也算是真的发挥了砖厂,为伟大祖国的繁荣富强和文明进步做出了一坨在朝爱国主义者应有的贡献,也就比我们这些山贼土匪确实多了那么一点点远大的前途,确实在人格上配得上拥有一坨能值人们币N多万的“陋室”……

可是我又糊涂了,低调的王林王大师是因为突然高调迎接偶尔不说人话的外星球来宾马云马先生才大面积曝光的呀,司马先生作为消息灵通的反伪科学的砖家,没理由直到此时此刻才晓得王大师的存在嘛,为啥子不早点挑战王大师呢?

还有遍布伟大祖国的那些个为了有利于大大小小的一把手升迁而建造的扯鸡巴蛋的风水建筑,以及贵党官员们的“破处升局”迷信…………贵党的愚昧迷信之处不胜枚举之至,这些东西才是贵党执政地位最大最大最大的威胁,为啥子反伪科学斗士司马先生对他们就是视而不见,却老是要把眼睛盯着无权无势的异议公民呢?不务正业呀不务正业。

不过,我也是一枚一贯不务正业的家伙,要不然也不会在音乐文学书法等等行当都毫无造诣了。以我的小人之心度司马老师的君子之腹,看来,对司马老师您来说,乌有之乡才是正业,至于气功风水和特异功能到底是科学还是伪科学还是封建迷信,呵呵,人家只是在形势需要的时候才偶尔在乎那么一下下,业余爱好,随便耍耍,随便耍耍而已……

可这随便一耍就把靠异能吃饭的王大师耍到特别行政区切了,两者的功力差距,实在太大,太大,这场PK一点也不好看,浪费了广大观众嘿多心情和表情。当王林王大师说出他要隔空戳死司马君的时候,我差点以为王大师真的就要得到阿飞姑娘的悬赏,就要要为当代演艺界平添一段粉红色的佳话呢。可惜可惜,白白替王大师和阿飞姑娘欢喜了一场也白白替司马南先生担心了一场。

这个故事的教育意义是,就算王大师机关算尽弄了那么多名人大亨来合影留念,这些合影的价值也就不过当时的区区十几万人们币和后世不晓得好多年的笑料而已,枉自大师一场,可叹,可叹。而那些或明或暗的大小演艺界和商界明星,你们受了王大师晚节不保尚未PK就自认失败落荒而逃的牵连,也就成了一坨笑话,还是笑话中的配角,也枉自老子粉你们一场。

至于和王大师合影的大佬们,我就不评论了,人家总是在下一盘很大很大很大的棋,这盘棋太高深,我才疏学浅,懂不起,懂不起,不敢妄评。我只是觉得,你们有其看王大师的把戏,还不如去找一场名叫神韵的文艺演出的碟子来看。虽然在我看来,那张碟子在美学上和CCAV一贯的水准一样,糟糕得一塌糊涂,但正如《笑傲江湖》和《倚天屠龙》里被名门正派所不齿的日月神教和魔教反而因其叛逆精神获得了很大一部分读者的偏爱,即使在小说里,邪教和正派一样为了权力和利益杀人如麻,全然没有传说中中华民族上古三代尧舜禹时期的美德了。

九斤老太是咋个说的来着?

“一代不如一代,一代不如一代……”

幸亏啊幸亏,幸好啊幸好,这一代的“邪教”反而学会了圣雄甘地的非暴力抗争,学会了去法庭起诉去街头宣传去演艺厅唱唱跳跳,而没有学史上的黄巾白莲太平天国和义和拳,还是进步得多了,这让人对华夏古族真的有一天能用真正的文明说服地球上的本族族人和异族族友有所期待和信心。

于是这个故事就还有另外一个教育意义:像阿飞姑娘那样,用哪个能打司马南一顿的方式来招亲看来是不太靠谱的,在微博上敏感时段说想炸哪个哪个就更加不靠谱,阿飞姑娘真的是二得可爱,可爱得我确实有点想和你睡上那么一觉。
可惜我不喜欢打架,打一架当时可能爽,过后的副作用实在太大,君子动口不动手,除非吃酒吃大了吃得不晓得自己姓甚名谁了,老纸这个年纪的老炮,已经不会轻易做那种影响世界和平宇宙和谐的勾当了,老纸又不是素质低下的临时城管,子曾经曰过:武字咋个写?止戈呀!!!

作为传说中的幸福大街乐队的主唱,作为传说中的侗族大歌队的经纪人,别个都有资格那么二,只有你莫得资格那么二。因为暴力毕竟不是幸福。暴力只能爽一伙,人类的幸福最终还是要靠智慧而非暴力来达成。

不过,既然你已经二的2次方了,而且条子比你还二竟然达到2的22次方,居然就把你抓进切了,我也2一回给你出一个2到2的222次方的主意:不二就不二,要二就二到底!!!!

我给你想了个真人秀剧本,你滴台词和潜台词大概是这样滴:

姑奶奶岂是你们这帮二货随便抓得的!!!!哼!抓姑奶奶容易,放姑奶奶可不那么容易了,你们这帮二货不是想要晓得姑奶奶想炸哪个吗?告诉你们,姑奶奶现在想炸的不是哪一个地方哪一个人鸟,姑奶奶现在终于想通鸟看清楚鸟,你们这帮号称掌握宇宙真理滴臭沙比就是宇宙中滴蝗虫,你们不把宇宙糟蹋干净素绝对不肯善罢甘休滴!为了针灸宇宙,姑奶奶豁出去自己不活了!!!姑奶奶立马用特异功能唱外星语歌曲招来一坨外星飞碟把个地球炸的干干净净灰飞烟灭,哼哼,看你们这帮二货,现在晓得抓错人鸟吧,现在该跪下来求姑奶奶不要唱外星语歌曲了吧?嗯?你们咋个不跪喃?咋个要把姑奶奶捆起来喃?你们放手,你们要把姑奶奶送到哪儿切?扯淡,姑奶奶莫得精神病,姑奶奶哪儿像得了精神病的样子嘛?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头你们晓得不晓得?刘慈欣的《三体》你们看过没得?你们这帮臭文盲,看了也看球不懂哼哼既然如此姑奶奶就既来之则安之,喊姑奶奶住精神病院姑奶奶就住,喊住好久就住好久。谅你们也不敢给姑奶奶用杜丘用过的那种药!!!

于是新浪网又掀起一大波新浪:阿飞姑娘住进精神病院。于是豆瓣网的月亮小组又起更大波澜,各路一贯看阿飞姑娘爽或不爽的英雄豪雌纷纷吐槽,于是海外媒体又开始大肆炒作中美任泉对话期间异议歌手被迫害成精神病,于是天朝外交部发炎人又会在记者招待会上发几句注定会成为下一个舆论热点的经典台词…… ……

而阿飞姑娘你则在精神病院内优哉游哉,不愁饭钱和房租,不愁好友们不送高级英雄金笔和薛涛签以及老板娘牌纯蓝墨水进来给姑奶奶写科幻小说耍,不愁没有思路奇异之精神病人士提供新奇思路绕过天朝真理部审查关,不愁写完之后找不到地方发表只愁出版之后销量秒杀了高晓松的《如丧》不说还获得星云奖银河奖等等等等奖项高胖子对你PF得五体投地生死要想和你睡一觉…… ……

这时候你就可以灰常端庄滴对高胖子说:你娃不是会写歌咩?你娃写一首弯酸司马南的歌唱给姑奶奶听,只要你娃的歌比曹草曹GG的那首《四瓶大可乐》牛鼻,姑奶奶立马跟你开房切…… ……咋个了?写不出来嗦?写出来了过后觉得很差劲嗦?算了看来你娃也是高郎才尽了要不这样办你切打司马南一顿嘛就算打不赢姑奶奶也陪你睡然后高胖子就会说点关于世界和平宇宙和谐的话来给你听然后老纸就会在旁边笑话高胖子拾老子牙慧。
然后老纸就算踏踏实实地报了当初高胖子说老子们新民谣有术无艺的一箭之仇鸟。
然后高胖子的粉丝量磁带唱片销量歌曲传唱度始终比老纸们新民谣高这种庸俗的说法,也就只有足够庸俗的人才敢拿来做衡量新老民谣水平高低的标准了……

不过这样的剧本老纸也只有写起耍,阿飞姑娘在牢里素看不见滴,就算看见鸟也不一定会照到演滴,就算她照到演高胖子和其他配角以及路人甲乙丙丁也不见得会照到演滴,,,,,其实老纸连老母亲给买的马丁吉他都舍得砸求了拉倒,就是不想再混累死累活挣不到几张忙你的音乐圈,华丽丽滴投身电影产业圈了,于是新民谣和老民谣的那点陈年小恩怨,在拍几部票房奇迹电影,挣N多巨大的忙你顺便替国家解决哈产业升级的幼儿园级难题和干点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无聊勾当这件大事面前,实在不值一提。

所以这个剧本也就到此为止,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导演自己的编剧,爱咋个演咋个演。

闲话少提,书归正传,该评哈小说了。

.
.
.

传说写这本《死亡区域》的斯蒂芬金先生在英语文学圈的江湖地位,和华语圈写《笑傲江湖》的那一位金先生有一比,书的扉页上就写着著名文艺评论家G卡洛尔的原话:“两者都是巅峰人物,其地位是不可替代的。”

嗯,对于在书籍影视圈混饭吃的大小混混们来说,这两位金主确实是含金量高到无可比拟滴金主。鸟语老金小说产量和质量齐飞,版税共改编影视票房一色。华语老金的作品数量虽然略逊,但是开创了一个出版帝国,参与了特区基本法制定,还有作协副主席的顶戴花翎在身,老纸就算“不肯给国王敬礼”并且时不时的还灰常想弯酸哈他,但我不能不向华语老金敬礼并且我敢说这个礼的含金量绝对远超N多政协委员给国王敬的礼的含金量……
说到国王以及他的手臂爪牙们,我只能叹一口气,说,唉!N害相权取其轻罢,阿飞姑娘的牢狱之灾再冤枉也还到不了任建宇方竹笋谭作人他们的冤枉程度,更远远赶不上于宙夫妻二人以及他们的师兄弟姐妹们的冤枉程度,还在我勉强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但你们若是想要我向你们敬一个含金量可疑的礼以便大家的面子上都更能过得去,你们还需要拿出更大的诚意和努力来才行……

嗯,说到面子了,一说到这个大家就更有共同语言了不是?

意识形态和政见经见的分歧终究不应该让族群撕裂到同室操戈的地步,然而煮豆燃萁的悲剧又总是在发生着,让我觉得我生活的这个地狱般的人人互害社会简直TMD不配叫做人间,更遑论人民社会与公民社会孰优孰劣???可笑啊可笑,可悲呀可悲,清华大教授胡鞍钢,我以为朝中的大人们与其花时间花功夫来聆听学习您的高见,还不如去看几本宝岛蔡志忠的少儿连环漫画更有益于他们可疑的智商情商和道德商。您还是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那副嘴脸和当年清华园里的大师们相距有多少光年,然后,嗯,大热天的,哪儿凉快哪儿歇罢,不要再出来做帝王师状,给你的十八辈祖宗丢人现眼了,好不好?

唉,刚刚还在说面子,说着说着又他妈的不给人留面子了,散打散打,老纸实在不想打你们踢你们,可是子曾经曰过:“你站的那个位置实在太帅了”,让老子实在忍不住想起小时候念过的山寨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说,酒是一包药,踢你狗日的一脚!”山寨圣旨在手,踢了也就踢了,谅你娃拿老子也莫法,胡鞍钢先生要是觉得有点郁闷难伸的话,看哈香港搞笑电影经典《东成西就》也许能够使您免于堕入抑郁症的泥潭……
.

继续评书:

我不懂鸟语,也不读鸟语文艺评论,不知说两金是巅峰人物的G卡洛儿是何许人也。我猜想他在文艺评论界的地位应该和犹太人打KISS博士在皮条界的地位有得一比,也是接近巅峰的人物,也不可替代。而猜想毕竟只是猜想,我不是文学研究生,这篇文章也不是论文,对此不必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还是注意一下节奏感,早点进入正题,说一哈米国金巅峰的这本书到底有好恐怖。

嗯,进入正题之前,还要多说几句:

向伟大祖国的历代文豪发誓,我是爱国主义者,我热爱中国小说家金庸金老湿和马祥瑞御免亲王伯庸先生绝对超过热爱美国作家斯蒂芬金不止一篾片,热爱《笑傲江湖》《天龙八部》《倚天屠龙》和《寂静之城》《小篆战争》《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也绝对超过喜欢这本《死亡区域》,希望各位大小5毛表把老子看成夜郎国陈副国王说话中的“人渣”。虽然老纸确实很有兴趣去米国耍并顺便花点零用钱把破产的前汽车城底特律买下来,以便请被宋庄当局驱赶的艺术家们以及房子拿给强拆了上访又凿抓进精神病院和黑监牢的难民们入驻,以便增进地球这边与地球那边的文化和基因之交流。但某大佬要老纸们出去之前整容先,那就太过分鸟:龙的传人里面的确败类人渣一抹多,但这多半要归功于天朝庙堂上历代愚民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而该学迈克尔杰克逊整容漂白的,恐怕首先应该是以死后要见马恩列斯为荣的宇宙真理教教徒而不是我等“疑似人渣”吧?

嗯,的确,那位屈尊耍微博的夜郎国大佬下巴上要是真的能有一部可以远超雪山飞狐胡斐胡大侠,直追马恩两坨大宗师的大胡子,骂屁民为“人渣”的时候想必会更加威风凛凛,而屁民们想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还敢斗胆还嘴吵闹,而是纷纷跪谢大佬终于开恩亲口开骂的“抬举”了:从“你们算个屁呀”到“人渣”,虽然都不是好话,但人渣好歹沾了个“人”字,在“(官)人(屁)民”序列中往前面稍微挪了那么一星半点。

诸位前屁民现人渣可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一星半点,这一星半点儿体现了领导对我们滴高度重视呀!!!子曾经曰过:中国,搬一张凳子都素要流血滴!!!!对于有几千年文字崇拜历史的古老民族,这是“立言”的大事,比搬动一张凳子要艰难得多了,,,,,

感谢高瞻远瞩的领导重视,感谢英明的城管制度,感谢威武雄壮的临时工,让这血终于一再流了出来以便天朝蚁民顺利从“屁民时代”进入“人渣时代”。我禁不住要为这历史性的进步引吭高歌“继往开来滴领路人……”以便在这新时代“华美的盛宴上”(这个词组的版权归“声音碎片”乐队所有。)也分TM一两杯羹:这时候我才有点后悔我在大理演出的时候把我的宝贝吉他给砸了,现在只好清唱免弹了。

看来,在这新时代华美的盛宴上也分特么一两杯残羹剩水的美事的确不是人人都有那个福分滴……
至于我想要招待的房客们出去之后是否会生一抹多黑黄白黄棕黄混血儿以至于以后不但思想不像,连长也长得不像你们这些可恶的“中国人”了,那是后话,暂且不提。

废话太多,真的该进入主题了。

.

(温馨提示:以下文字有严重剧透, 不适者请绕行看原著先。嗯,原著在政治上完全没问题,是在揭露美国社会的阴暗面,假装去抓伪大师却还是偷偷潜水看我码的字的司马先生或者副省长先生的拥趸们要是不放心,也不妨拨冗审读一哈原著,以便决定是不是要向真理部举报一哈,以便把斯蒂芬金的这部小说以及我的书评一概彻底禁掉,呵呵。共和国国父毛大头不是有圣旨吗:利用小说反党,素一大发明。利用评论小说反执政党,也是老纸的一大发明哟,举报得早也许会得到骨头奖赏的哟。)

.

.

.

2

.
.

《死亡区域》开头部分的歌词大意是:

米国屌丝约翰尼本来应该不算是屌丝,(米国的中学教师是屌丝吗?不是吗?是吗?不是吗?研究研究,不要吵架,有话好好说……嗯,比起天朝可以强奸学生的教师,可能远不如吧……)赌场得意情场也得意,一不小心车祸了,然后变植物人了。

等他几年后醒来,发现自己瘫痪在医院里,爱的美女已经嫁了人并且生了娃,母亲高血压并且信了“邪教”,明智的父亲也拿她没辙。(你看,天朝的优越性出来了吧,天朝有邪教吗?传说先前有过,不过我没见过,我只见过真真假假的一抹多大师大宗师大领袖大明星和他们数量或多或少素质或高或低的FANS……)

这下子,约翰尼真成了不折不扣的屌丝了。

说到米国“邪教”,有人兴趣来了,要求我再剧透一点。嗯,我当哈文抄公耍:

“跟维拉(屌丝的母亲)通信的人大多数是像她一样善良的人,这些人想要帮助他承担那几乎是难以忍受的痛苦。他们寄来祈祷文,寄来符咒,答应在晚祈祷中为约翰尼祝福。但是也有些是纯粹的骗子,而维拉却越来越容易被这些人所欺骗,这使赫伯(屌丝的父亲)惊讶。有人要以99.98元卖给他一块真正的十字架,有人要给他一瓶鲁德斯的泉水,只要把这水涂到约翰尼的额头上,一定会产生奇迹,这瓶水加邮费要110元。更便宜因而对维拉更有吸引力的是一盘录有《圣经》第32首赞美诗和祈祷文的录音带,是由南方的传道者比利汉巴尔朗读的。小册子上说如果在约翰尼床边把这磁带连着放几周,他一定会奇迹般的恢复健康。另外,一张比利汉巴尔的亲笔签名的照片也随磁带赠送,以增强这磁带的力量。”

我想起当年神州气功热的盛况,感叹:原来这不是天朝特色啊,米国也有嘛。子曾经曰过的话才是宇宙真理:太阳底下莫得新鲜事。。。。。。

确实莫得新鲜事,最新鲜的新鲜事就是屌丝约翰尼醒了过后有了特异功能——其实这功能他先前就有,赌博赢钱就是靠的这个(这又是周星星电影的桥段了,真是天下文章一大抄。)不过,这次,他没去赌钱,而是帮他的康复医生避免了一次火灾。

避免火灾之后,约翰尼成了大明星,上电视新闻,他那有高血压的老母亲看见电视,激动过度,中风,给儿子的临终遗言和蜘蛛侠的老爹有一比:“上帝给了你什么样的力量呀……约翰尼,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以前不是说过吗?……他有工作要让你做…… …… 别躲避,约翰尼,别藏起来。”

给上帝打工是苦差事,身体状况不佳的约翰尼没法像蜘蛛侠那样满街扮酷耍帅行侠仗义,宁愿回学校教书。母亲生前喜欢看的“邪教”骗钱杂志用极高稿酬给他找代笔开专栏,也被他拒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即使欠着医院大笔医疗费,约翰尼也不肯跌破底线去骗人。地球两面的两位金先生在侠义精神上完全相通,又何必非要分你是美国人我是中国人呢?我爱美国和我爱中国完全不矛盾嘛。
我不晓得夜郎国那位副国王看不看武侠小说或者武侠电影电视剧看不看蜘蛛侠和蝙蝠侠,你骂没骂我人渣不人渣有时候并不那么重要,共居在这片国土上的人必须求同存异,政见不同未必在文艺上就没有共同语言,龙门阵既然已经摆起头了,泡杯茶,接着把它摆下去,摆通摆透,我们蜀国人就是这样生活的,也不晓得你们夜郎国人是不是还会记当年诸葛亮七擒孟获的仇,不愿意跟我们蜀国人一起吃茶听散打评书摆龙门阵。

至于王林王大师,老纸灰常佩服您丫找人拍合影的本事,老纸在音乐圈混了那么多年,手里面跟自己当年偶像的合影只有和李宗盛一张,实在甘拜下风得紧。您丫既然已经到了香港,又是混江湖的,如果能够跟金庸金盟主合张影亮出来,老纸就I 服了U一个给你,万一司马先生哪天活腻了非要去香港找你求戳死,我可以找点有意思的龙门阵和他摆一哈以便打消他娃的厌世心理,免得你们俩见了面尴尬。————话说老纸当年也曾经活腻了想死, 不屈不挠的想了108种死法,竟然没想到被大师凌空戳死这么有创意的。金庸金盟主若见了你,想必一定能刺激他的创作欲,在晚年再写几个足以进入教科书的经典段子————可是大师您的这个也不晓得灵不灵的隔空戳人功夫是不是有点涉嫌侵犯段誉段家的六脉神剑专利权也就是金庸老爷子的著作权?唉,不晓得你见了他老人家该咋个摆这个龙门阵。

回到美国老金的小说上:骗人的杂志没搞到约翰尼的专栏以便扩大销量,就登文章骂约翰尼是骗子,特异功能是炒作之类。约翰尼也不反驳,回学校教书去也。直到美国条子碰见破不了的连环奸杀案,了解他特异功能的医生把他的电话告诉了条子,才又出山,帮条子解决了麻烦。

然而他自己却麻烦了:用特异功能破案又一次引起舆论争议,学校不需要容易引起争议人,容易引起争议的特异功能者不容易成为好老师,约翰尼失业了。

美国人就是死脑筋哈,我要是见了约翰尼,会这样对他讲:“这官府也不禁止你个瓜娃子拿特异功能或者邪教骗人挣钱,你娃却只想当一枚好老师,全然不顾医院里面还欠了那么多债。你不为自己想也为你老汉儿想一哈嘛,死脑筋。还有,你娃那么喜欢你那个美眉,咋个不想办法把她撬回来呢?哦,忘了,基督徒离婚是不容易的。那你娃学哈人家王林王大师嘛,保证有的是美女要来跟你拍暧昧照。”
.

我想象约翰尼听了我一席话之后会咋个对答:
.
嗯,地点肯定是在”家”吧,我和约翰尼肯定都喝得有点大,酒喝大了肯定说话就越来越不靠谱。
.
他也许会说:“呵呵,你们中国人的思路,嘿奇葩哈。”
我就会争辩:“未必你们美国佬就不喜欢跟美女和大官拍暧昧照哦?”
他就会说:“就连亲自接见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尼克松都要凿下课,还有哪个大官敢像贵国前铁道部长和西红柿都督那么乱搞哦?”
为了避免和身边监视老纸的5毛同胞发生内战并且避汉奸的嫌,我就要对约翰尼说:“莫搞错了哈,是毛大爷接见的尼克松。”
约翰尼就会说:“是你们家毛大头的胆子莫得司马南的肥,不敢亲自到我们美利坚合众国来客场印证美国总统的哲学功力。”
我就会说:“毛大爷是书生,是秀才,不像司马南是练过硬气功的武夫,你们又使坏拿电梯夹他老人家咋个办?把他的脑壳夹出毛病了斗智斗勇斗不过林彪和林立果咋个办?还有,毛大爷是皇帝,只有你们家总统来拜我们家皇帝的,哪有我们家皇帝切拜你们家总统的?”
约翰尼就会说:“锤子皇帝,跩个几把,斯大林没死他也就是一坨儿皇帝。”
我就说:“几把斯大林,龟儿胆小鬼一个。金棒子和你们打架,丫呆家里头门都不敢出。”
约翰尼舌头已经喝大了,说:“你们倒是敢打,反正炮灰一抹多,打完了仗金棒只就挖炮灰的坟,连你们家太只的都一样照挖不误。老纸家后边也有无数街娃儿古惑仔,还虫来没有见过楞么瞎帮忙乱打架的瓜娃只。”
然后老纸就会顾左右而言他,喊旁边的5毛:“切,柜台上再给老纸买两打啤酒来,老纸今天要把这个米国鬼子喝翻。”
5毛就会说:“你娃吃酒,凭啥子老纸买单哦?”
老纸就会拍桌子发飙说:“日哦,看在金庸金盟主姓金,这个老外的上帝也姓金的面子上,老纸今天拼了喝死,帮一把金棒子,跟美国佬来个喝酒友谊赛,纪念一哈朝鲜战争战场上双方的死鬼,你娃一天到黑高喊为了祖国命都不要,现在不要你的命只喊你娃出点血换酒都不肯出嗦?”
.

于是5毛奉旨买酒去也,老纸就会趁机跟约翰尼私下勾兑:
.

“嘿蛮,哟啊A残疾人,老纸会气功,可以拿气功治你娃的病,你滴,印了贵国总统头像滴花差花差拿一点来老纸花。”

约翰尼就说:“漏漏漏,买吗热而要是没得的,西就会比礼物U,I东特比礼物U。”

老纸就说:“外国和尚会念经,哟嘛热而相信的那些概思功夫没有老纸高。”

约翰尼就说:“高U儿妹,老纸东特比礼物U。再说,老纸现在失业鸟,花差花差滴木有,还欠鸟医院一大笔忙你。”

我心里就说:“幸好老纸看了你娃滴GOD写滴你娃一辈纸滴命运书《死亡地带》。”

然后我就对约翰尼说:“老纸还会算命,老纸算定你娃要发一笔大财,你滴,美金滴拿来,老纸给你治病滴干活。”

约翰尼就翻唱成都著名民谣歌手亮子的歌曲给我听:“你丫别跟我谈伪科学,老纸没钱!!!”

这时候买酒的5毛抱了一大堆啤酒过来,我和约翰尼边喝边聊。

“没钱你娃咋个来的蜀国?”我问他。

约翰尼说:“老纸也不晓得哪个瓜娃只把老纸写进来滴。”

老纸只好再次顾左右而言他,说:“尼玛,今天不聊这个,老纸教你娃划拳喝酒,纪念朝鲜战争N多年!”

约翰尼说:“老纸会划,石头剪刀布嘛。”

老纸说:“不划那个,到了蜀国来,要划熊猫爬树拳。”

约翰尼说:“啥子是熊猫爬树拳?”

5毛插嘴说:“就是十五二十。”

约翰尼说:“为啥子叫熊猫爬树?”

5毛比手势说:“15,20,10,5,这个样子像不像熊猫在爬树?”

约翰尼说:“像。来,划嘛。”

我说:“老子码字码了个通宵,现在困鸟,想回家睡觉鸟,你们两个划,不喝趴下一个今天不准散。”

5毛说:“老曹,你娃咋个不喝了?”
老子说:“老子突然想起老子在吃精神病药,医生说喝不得酒。嗯,跟联合国军作战的任务就交给你娃了哈。”

5毛说:“他一个人就算联合国军?”
约翰尼说:“你没数一哈家吧里头有好多个老外。”

5毛四下看了看,心里发毛,害怕喝求不赢,又不敢露怯。

我说:“你娃尽管喝,后援马上就到。”

5毛问:“你咋个晓得?”

我说:“草泥马,文章是老子在写,老子就是你娃的上帝,老子咋个不晓得?”

5毛说:“老子是唯物主义者,老子不相信上帝。”

老子说:“狗日的还给老纸讲起哲学来了,你娃唯物,说哈啥子是物先?”

5毛说:“物质是客观存在的哲学范畴,是对一切可感知事物的共同本质的抽象。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客观实在性。”

老子听不懂,说:“妈的,说人话。”

5毛说:“老师就是酱紫教滴。”

老子说:“你们哲学老师是哪个,连人话都不会说。给老纸拉出来打55大板先。”

5毛说:“这个咋个不是人话了嘛。”

老子想了哈,说:“尼玛,老纸搞忘了,学院派不是人。”

约翰尼插嘴了:“物是和心相对应的观念,唯心和唯物是两派哲学,哲学基本上就是学院派的事,大热天的,你们这些江湖术士还是哪里凉快就哪里去指指戳戳练六脉神剑耍的好。”

5毛得到救兵,心里大感安慰,举杯向约翰尼:“来,我们喝,不理那个瓜娃子!!!”

.

于是这两枚学院派用学院星人的语言探讨起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孰为真理来,国宝拳也不划了。

老子在旁边听了一会儿,越听越无聊,越无聊越瞌睡,今天的龙门阵就摆到这儿先。
.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