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無聲 曹 发表于09/09/2013, 归类于查无此狼.

微爱

姜育恒唱歌:”曾经以为偶滴家素一张张滴票根… … …”

每一张票根都对应一段或几段感情故事,从最初用N多张票根纠缠一个不可能的人,到最后,用一张票根挂念N多个没可能的人,我是越来越能爱,还是越来越不能爱了???

.

说不清.
.
没理由不爱,没有爱情,生命是个屁,只可惜

爱,太累…..

.
爱情终究是一件太耗费力臂多的事情.

尤其对吊司穷鬼们.

蜀都歌手亮子唱得好:您丫别跟老纸谈爱情,老纸没钱!!!

老纸连明天的早餐都莫求得,爱情,呵呵,就算您丫相信老纸不是吃软饭的主,老纸自己也不相信!!!

贫贱夫妻百事哀,和您(们)在一起,老纸不如安心当屁民,去磕难兄难弟们的饭辙的好.

于是宁愿做一枚流浪汉,东南西北走,然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打不开天也穿不过地,流浪也就和坐牢没多大区别,还累.

一切美景都是过眼云烟,而锁链永在,走过来,走过去,除了收获票根,收获的,还是票根…

.
那就宅吧,关家里,唱李亚明的”神马时候学会的一种东西叫做酷,不轻易动情象是一坨冷血动物… …”

假装老纸在十载寒窗,闭门却是读闲书,终究也只是拿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成绩和一个又一个中国式美梦骗骗家人亲戚,骗不了自己和盆友,更骗不了老大哥老二哥老三哥老四哥以至老N哥.

或者是老大至老N哥们已经骗不了我:

在你们的游戏规则里,我这种人,根本没赢面,说个屁,做个球,老纸本是散淡人,叫花子三年,给个联合国国王都不想当!!!

于是荣获宇宙最臭屁奖第三名,真理国丐帮特俜N袋长老,老纸低调,深藏功与名,若非昨夜喝太多,您们素不可能晓得这些江湖秘辛滴!!!

@-@

强中更有强中手,老纸不能不低调:

因为您们素淑女,不让您们做叫花子婆素不被准丈母们一棍打杀滴充分必要条件,老纸还想再活500个银河年,喝得再大,这个关节,也不能忘,切记,切记!!!

.

当所有柏拉图式和不柏拉图式的爱情都成桑睦森隐热温,至少,我还可以期待下一张票根.

只是,这票根上的爱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微.

菇靓们,在您们注意到或是没注意到中,我已经在黑漆漆的孤枕边和您过了一生,过了即使CCAV记者问起我也要说是无比幸福的一生…. …

至于这些爱情在这个被真理党掌握滴宇宙里终于只是我无法或是懒得实现滴特色中国受贿主义金光大道路上一枚神经病臭乞丐滴春梦,为了老纸不被控诉诽谤天朝,请看在爱情的份上,切勿转发,谢谢…

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 … …

.

(注:插图为N多年前的蒸汽小火车.我手里莫得坐这种火车滴票根…老爸带我坐这种火车滴时候,偶还远远没郭小四个子高,恩,那时候,偶对5星旗滴爱情深度绝对远超郭小四…..您看,爱情多么不可靠,才30多年而已,这爱情就已经化成了更深的怨愤……..

教师节,想起老爸,也许地下的他早已原谅我的不肯粉毛,但我晓得,他不会原谅我至今孑然一身,不会原谅我当年为理想放弃掉了一个小孩… … …)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One Comment

  1. 查无此狼
    12/12/2013

    终于体会到老罗当年说话:

    “她的名字,将永远是个秘密。”

    。。。 。。。 。。。

    “谁能在最后向矛盾摆摆手,还安慰我那未知的去向???”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