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胡凌云 发表于06/21/2014, 归类于胡凌云.

怀念一位英国绅士

回忆那些小时候看过的外国电视连续剧,证实的一点是:它们只提供记忆捷径,在艺术格调上并不吸引人。除此之外,我需要再次面对一个事实:少年时代最喜欢的并不是那些科幻片犯罪片战争片,而是BBC的英语教学片《跟我学》,从小学到初中,电视台每重播一次就看一次,从最初一个字听不懂只能看表演瞎猜到最后每句台词都背得烂熟。应该是因为这个原因,从初中到大学,英语考试很少拿过第二名。

但我并没有那么热爱英语学习。我是把《跟我学》当作电视剧来看的。其中的演员都是英国知名演员,他们的表演,还有情节、布景、服装种种,至今看来依然是不朽的经典。这些小故事建立了我对西方人日常生活待人接物的最初印象,如今回想,那是一种古老的英国风格。那时希望世界这边住着这样一群礼仪优雅但又透着可爱的人们,虽然现在连最初因为反复看片而染上的英国口音都被美国生活磨灭了。

6月14日,觉得真的需要再看一遍,就开始从网上下载,并且还在维基上阅读了Francis Matthews的生平。今天再读,发现词条更新,原来他在14日那天去世了。看着那些角色的音容笑貌,感觉就像和只在小时候遇见过的亲人重逢,而在他们之中,Francis则是我在童年真心想模仿和扮演的一个。这种感觉早晚会回来,因为终有一天我会老得只能穿西装夹克,那时肯定会面对镜子微笑着冒出那些背得烂熟的初级口语。人不能决定自己是否长得帅,但必须知道什么是帅。

 

Francis Matthews As Sherlock Holmes (点击收看)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