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Enid 发表于12/11/2009, 归类于现场.

标签

, , , ,

文艺女青年的最佳night out

MonstersOfFolk_3文/Enid

Monsters of Folk – 17/11 Troxy, East London
Grizzly Bear – 21/11 La Cigale, Paris

MoF, 卫报给60分,Frank给70分,我给80分。

第一次去位于Limehouse的场地Troxy,尽管我在大二的时候在这里住过一年。比邻各色背景的劳动人民居住的East End,靠着东伦敦的港埠,这个上世纪初很多中国水手集结的地方,我们可以从经常出现的以‘传道’为名的楼房体会到他艰辛沧桑的历史感,虽然现在沾着不远处的经济中心Canary Wharf和West India Quay新起的高级公寓的光,Limehouse还是没有摆脱那几分暗里做事见不得人的感觉。Troxy这个20年代的art-deco风格的前电影院,加上内部带着80年代俗艳色彩的装饰,或更适于做一个东伦敦黑帮控制下的舞厅,却成为了一个不错的有点突兀的摇滚场所。比Koko干净,比 Sheperd’s Bush Academy音响要好,非常高的天花,比较大的舞台,不会让人有憋闷的感觉。虽然MoF各成员自己的乐队都拥有不少拥扈,意外的是他们第一场英国的演出观众不过7分满,站在前面也不是很拥挤,令到一个比较大型的演出也有了亲密的感觉。

MonstersOfFolk_1不是很熟悉Bright Eyes和My Morning Jacket的作品,我主要是冲着M Ward去的。不可否认的是Conor Oberst的魅力,仿佛Arcade Fire里Win Butler和演员Jake Gyllenhaal结合的产物,有点忧郁的眼神,可以想见会迷到诸多敏感的女生。没有暖场,乐队不折不扣得演足3小时,和我同去的小男生到最后都累得坐在地上。和很多现在的另类乡村,民谣音乐人一样,MoF也有回归美国根源音乐的趋向,演出以非常正宗的Americana开始,几乎可以把东伦敦的我们穿越到孟非斯的剧场。同时他们又不断地演出各自的作品,象是在考验观众对各乐队的熟悉程度。对我来说,这是比较有意思的一节,他们都是很出色并有自己风格的音乐人,互相渗透的影响产生意料不到的效果。比如说他们的合唱,Jim James一把悠远高扬的很‘胡子’的典型folk嗓子打底,加入M Ward略带脆弱但柔和亲切的声音,配上Conor Oberst青年的迫切,远中近三层,构成的是有立体感的声音景观。私心地希望他们可以多表演些M Ward的作品。(毕竟他加上Bill Callahan和David Pajo是我最爱的三位美国玩吉他的熟男了)但Conor Oberst似乎更意识到自己的吸引力,俨然领头的明星主唱。作为女生来说,高潮是Conor Oberst和M Ward之间亲密合作一曲Lullaby+Exit,细致美丽的情歌加上两个魅力十足的男人几乎是紧靠着的表演,我觉得这简直是文艺女青年最佳的 night out。M Ward也借表演他的Chinese Translation和One Hundred Million Years的机会秀了一手熟练的吉他指法以及他收放自如的老练。从某种程度上,这次让我觉着有比上次看他专场更舒服的感觉,因为整个混音非常清爽,不象上次的嘈重。

到encore的时候,乐队自然而然地以煽动情绪的rock’n’roll收尾,看上去文雅的Conor Oberst不但掀翻话筒,而且很来劲地跳上鼓架。

我同意卫报评论上提到虽然各成员拥有中坚实力,但作为乐队来说,还是缺少一个统一的声音。让这支超团有些在一起jaming的感觉,他们的同名专集散落着不同类型的pastiche,听上去也是有点零散,而且这个亢长的演出中间也是有些沉闷的地方,但这4个强大的音乐人聚在一起,确是个很值得很尽兴的一晚。

散场后走到车站时,Frank递给我一支烟,很久没有抽了,it tastes good。

grizzly1穿过英吉利海峡,另一支美国乐队会登场在另一个有点见不得人但是更加颓烂靡丽的场所,位于巴黎夜店聚集的Pigalle的La Cigale。介绍说Cocteau曾在这里举行超现实的派对,让这间同样是art-deco的旧剧院更有了几分酷的色彩。要感谢巴黎的豆友,让我可以在这里看Grizzly Bear的演出。我突然感到这支曾经是小众的乐队将是越来越有气势,旅馆的电视上播着标志汽车的广告,背景音乐就是Grizzly Bear。由于交通的缘故,乐队来得迟(很迟)了,当我们赶到Cigale的时候,等候的观众已经排起了浩浩荡荡的长队,夹在售卖廉价Lautrec复制品的店铺间,蜿蜒过了整个街区。这是我见过的最长的等入场的队伍了,粉丝们很有耐性地等候,好几个青年在队伍间来回,舉著等退票的牌子。有好奇的游客对着我们拍照的。我在队伍上下游荡,看到在门前挤着一堆观望且插队的人群,毕竟这里不象英国人那样喜欢排队,我坦白我极不道德地‘入乡随俗’,结果被同去的 Steve狠狠地训了一顿就是后话了。大概有9点多门才打开,工作人员也顾不得例行的安全检查,迅速地让大家入场。St Vincent也迅速地演了个短小的set,让main act可以不负众望地开始。尽管由于客观原因这场也许在长度上打了些许折扣,但紧凑的节奏不减演出的精彩。

grizzly2我觉得这次巡演,和上次比起来,乐队表演有更加出色,更丰富立体的音色和有变化的节奏感。也许经历了今年大规模的巡演,乐队更掌握了自己的长处了,在舞台设计上也下了点功夫。毕竟Grizzly Bear今年已经由一个小众的乐队发展到场场sold out的cult乐队。很巧的是,Feist也在巴黎, 所以同场演出收入在The dark is the night中的Service Bell,算是是一个惊喜,而且女声的加入无疑更丰富了乐队的在音域上的质感。

这真是一场一波三折的演出,除了推迟的开场,在他们表演The Knife时音响又有些故障,台下的观众反响却是非常支持和热烈,有帮着合唱了,于是乐队笑着说我们这支歌就表演不插电好了。我觉得他们也对观众如此热情吃惊,演出中不断感谢工作人员和观众的理解与支持,让这场演出顺利进行。让我想到身处伦敦,我们的确有更多的机会看到更多的乐队,是不是令到我们也有些理所当然了?

和以往一样,乐队以翻唱He hits me为encore收场。我们踏着巴黎还算温和的夜色走回旅馆。

(图片由作者提供)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One Comment

  1. J-Y-J-D
    12/11/2009

    其实···这样的文章我看起来很有距离感····呃····大概是新人的缘故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