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無聲 曹 发表于10/02/2013, 归类于博客, 查无此狼.

物犹是,人已非

通州运河公园又在弄音乐节,这次是ZF办的,名字叫做”麒麟国际音乐节”

.

而我是畸零,是时代车轮旁边热血冲动的冷眼观者.

.

音乐是好的,能让人忘记很多,忘记很多之后,再想起一些没被忘记的,,,

从那一年到这一年,走了多少多少的路?

往事却不复记忆….

.

一切都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又岂止爱情而已,

生活太艰难,世界太大,在这巨大的上帝的棋盘上,我是一条无根的大龙,,,,

上帝的征子游戏玩的很嗨,我逃得辛苦,仍在期待前方有子接应,能延口残喘,就能再码几个字,开几个故事的头或者写一两首歌.

这些对做活这条龙有什么用没?

不晓得,

不为无益之事,何遣有涯之生,看来我也只能表现得这样… …

当”声音碎片”乐队唱起”曾经我们不分白天黑夜唱着情歌一路来看你… …”的时候,会唱的人不要沉默,一起来,一起来,

没有爱情,情歌也是被”而已”了的,世界冰冷,唯有血还在动脉不甘地跳动…..

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吗?

文青们在喊痛仰牛逼的时候,夏俊峰的家人在他灵前哭泣,摇滚乐对他们有何作用???

不要想太多,只要用巨大的音量,把块垒一一轰炸成碎片… …

只有老崔的返场歌<>让我真爽了一把:红彤彤的刀子闪着光辉,照着我这双手红得发黑… …

这双手发黑,比这黑夜更黑.

.

.

终于等到第二天的郑智化,在老狼之后上台,,,

老郑的雇佣乐手队伍显然不在状态,而老郑的歌声依然比老狼令我着迷,,,

那是年轻时代爱着的歌,再唱起,恍然穿越时间漫长的漂泊畸零岁月,回到自己的年轻时代,心一横:

风雨中,这点痛,算个球,擦干泪,至少老只还有梦!!!

即使你那美丽的麻花辫早已归于埋藏很深的记忆,我这样的男人也没有你想象中坚强,但勇敢的水手才是真正的男儿,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
.

木马乐队已经变成木玛与3rd party 乐队,三个人,一个笔记本,

黑色浪潮扑面而来.

这次是真爽了,不好说,不能说,说就是错,只有现场那不多的观众知道那种爽.

更多的人在另一舞台看郑钧,,,

.

永远如此,三流的歌手有一流的名声,何必说.

.

明天还有一天演出,没有太想看的乐队了,这次音乐节,对于我就到此为止…

.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