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肥内 发表于07/08/2020, 归类于影评.

寿司的味道

文 | 肥内

去年在构思第二部长片剧本时,学建筑的朋友小泉说可以用他们在杭州的工作室,「已知」工作室,来当作拍摄场景。另一方面,也从艺考班老师那里听闻他们也曾给某位间接认识的朋友,投资了一些资金拍摄影片。心想,既然确定十二月会去艺考班讲几堂讲座,干脆趁这个机会,拍一两部短片,并且赶紧把剧本写出来,拿去给艺考班老师参考看看。

于是先有了长片《冬夜方舟》的初步构想,再有以下这部原名为「品味」的短片剧本《寿司的味道》。这个短片便是以「已知工作室」的一些照片当作参考,想像了场景之后写的。也索性以小泉夫妻作为蓝图(尽管跟他们只有八月份见过一面),最后也请他们演出。

影片于2019年12月27日,在已知工作室拍了一整天,由杭州迷影联盟的朋友weiyi担任摄影,在杭师大读研究所的小姜充当助理,没有录音师、打光等等这些「正规」的配置。所以很显然,它看起来将会很像「学生作品」。不过这也无妨,因为本来也就是透过这次拍摄经验,来感受一下在已知工作室拍摄的实际状况。

以及,《冬夜方舟》没有得到艺考班老师的支持,我隐约记得有把剧本发给艺考班老师;但似乎没有任何回覆。这是一个只有单一场景,人物限缩在五六人的「后设影片」。我会再继续寻求可能的资金。

以下基本上没有附图,虽说这部短片的初剪已完成,声音倒还是不好解决的问题,等之后有空再来处理。但总之,不放图也是想著尽可能让读者回到我写作的「现场」:充满想像的状态。除了最原始的剧本外,我还放上画完分镜之后修改的剧本,以及作为提醒自己拍摄顺序的台本。分镜画得丑,就不发上来了。因为在开拍前,还曾前往已知待了几个小时,以了解实际上工作室的空间。不过,只能说,绘制的分镜与实际上拍摄的成像还是差很多,毕竟,我还不很熟悉摄影机的眼界。

另外,这份「记录」将不会发公号版。

 

原始剧本

 

字卡:小云与小泉在工作室做椅子……

 

△小云把喝完的咖啡杯放到吧台。

△走回桌边,点起了他的万宝路。

△小泉的万宝路才刚熄灭。

△小泉起身拿了小云刚放下的烟,点起。

△工作室只有敲敲打打、刨木的声音。

△小泉突然哼起贝多芬第28号钢琴奏鸣曲第二乐章卡农的旋律。

△小云抬头看了小泉一眼。

△小泉停下她哼的音乐。

 

小泉:你看,这椅子造型,让我想起贝多芬的旋律。

小云:我也刚想到贝多芬这首曲子,真巧!

小泉:不是巧,今天都听了一整天这首曲子啦!

小云:都怪肥内的剧本,还指定要边听这首曲子边读他的剧本。

小泉:都怪你,我听一遍就读完了,你居然听了快三遍才把剧本读完。

小云:可见,我在读剧本的时候,脑海里是有在想画面的。

小泉:画面……看看你上次给咱们梳妆台拍的视频吧!

小云:不过,我刚刚想到这首曲子的时候,我想到的是第四乐章的赋格。

小泉:读了他剧本,我们一下子都变成音乐专家了哈!

 

△小云拿起椅脚。

 

小云:你看,这样线条跟那段旋律是不是很搭?

 

△小泉拿高她手上那只。

 

小泉:不啊~你看我们削的这个线条,更像卡农一波一波叠上来的感觉。我哼起来,觉得更搭。

小云:好吧,至少我也同意卡农那一段比较好听。

小泉:要再放来听吗?

小云:喔!先不用了。

 

△他们继续专心工作。

 

字卡:稍后……

 

△小云的烟没了,他拿起烟盒,空的。

 

小云:还有新的烟吗?

小泉:没有,没了吗?

小云:你刚刚抽了最后一根。

小泉:那你也歇会儿吧~一根接一根抽……要不,再喝杯咖啡?

小云:我今天都喝三杯了。

 

△小泉打了个哈欠。

 

小泉:难怪你精神好。

小云:我出去买一下好了。

小泉:嗯。

 

△小云洗了手便出门。

△小泉继续工作。

 

字卡:稍后……

 

△小云回到工作室。

△小泉在躺椅上睡著了,肚子上还盖著《有人在周围走动》。

△小泉听到声音,醒来。

 

小泉:我就这么睡著了。

小云:因为我出去也挺久了。

 

△小泉看了看钟。

 

小泉:对呀!你也去太久了吧~

小云:猜我遇到谁?

小泉:谁?

小云:猜嘛!

小泉:该不会那么巧,肥内吧?

小云:答对了!

小泉:然后?他没跟你来?

小云:就简单聊了两句他的剧本,但我说我只有粗略读一下,不好说有什么感想。

小泉:你应该把你午餐时跟我说的再跟他说一遍就好。

小云:怕他受打击。不过,他自己也说这个剧本诸多瑕疵,还说,他已经放弃了这个剧本,正在写一个新的。说是没什么成本的片,还问我可不可以来工作室拍。

小泉:当然可以啊!

小云: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小泉:所以你们就聊这些?

小云:不是啊~喔对了!你记得招商银行对面那里,之前有一家烧饼店,后来收了那里。

小泉:记得啊。

小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那里新开了一家寿司店。

小泉:喔~上次经过好像有看到他们在装潢。所以是开了寿司店。

小云:对。肥内说好吃,推荐给我。

小泉:所以你去吃了?

小云:他先是跟我说了一个故事,还满有趣的。

小泉:喔?

小云:他说之前他在天桥那边的一家寿司店,看到一个年纪大概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年好像有想吃寿司店的寿司,拿起一个,问了价钱后,又悻悻然放回去,还被老板臭骂了一顿,说他捏过的谁还敢买。结果少年走了,老板念念有词地把那个寿司给吃了。当时,肥内觉得早知道就帮这位少年付个钱,也不到哪里去。后来,他说前天他刚好去家福莱要买个新的洗衣机,又看到那位少年,是专门帮忙拉货的。肥内就说他灵机一动,让少年帮他把洗衣机拖到招商银行对面那间寿司店,然后再叫车把洗衣机拖走,他目的是想请少年吃一顿寿司。

小泉:所以他请他吃了寿司?

小云:是呀!他说他进去点了豪华餐之后,藉口有事走了,让少年自己留在那里吃,甚至还预付了三顿的钱,说让老板之后可以再给少年吃三顿。

小泉:他没留下来吃啊!

小云:是呀。他说后来不知怎的,有一种失落感,觉得这样偷偷摸摸不太对,对少年跟对店家都是。所以他自己后来都没敢去那间店。

小泉:他自己都没吃过怎么会跟你推荐?

小云:他说已经听过三个口味很刁的朋友说好吃了。

小泉:所以那个少年已经吃完他的那几餐吗?

小云:这我怎么知道……我没有问肥内。

小泉:所以你到底去吃了吗?

小云:吃了呀!想说既然他朋友都说好吃,且这个故事这么有趣,我本想说是不是能在店里看到那位少年。

小泉:看到了吗?

小云:没,店内除了我,还有一位高中女生,挺漂亮的。

小泉:好吃吗?好看吗?

小云:很好吃啊!什么好看吗……

小泉:你不是说看到漂亮的高中女生?

小云:呃……就瞥见,也没细看……

小泉:这十三、四岁少年实在太不真实了吧!哪有店会雇未成年?

小云:你这样说也对……该不会是那种在路边帮人拉货的那种?

小泉:那也太苦了!连国民教育都还没读完?

小云:呃……这我也不知道了……肥内唬我的?

小泉:我觉得根本是不是个高中女生,家里不给钱买寿司,肥内喜欢人家,干脆请人家吃?

小云:又不好意思说,要避嫌,所以干脆就不去那寿司店啦!

小泉:搞不好你看到的高中女生就是肥内招待去吃寿司的人!

小云:喔~有可能耶!

小泉:所以……你自己吃了,还觉得好吃,然后没给我带一份?

小云:呃……你不是不太喜欢吃寿司的嘛!

小泉:谁说的!

小云:那……要不要带你去吃?

小泉:不用了!看你一副已经吃很饱的样子!

小云:倒也还好……

 

△小泉走回桌边坐下,准备继续手上的工作。

 

小泉:烟拿来。

小云:啊……

小泉:所以你到底是去干嘛的……

小云:我现在再去买烟吧……

小泉:你不要再遇到熟人了!

小云:不会啦~那……要给你带一份寿司吗?

小泉:不用了!

 

△小云狼狈地走出门。

△小泉坐下来继续工作。

 

-完-

 

小泉看完剧本后附上修改建议的剧本

(小泉的批改意见原本是蓝色,在此由于无法改变文字颜色,故以加粗标示)

 

字卡:小云与小刘泉在工作室做椅子……

(小云和我都姓“小”,但是他叫我“小刘泉”)

 

△小云把喝完的咖啡杯放到吧台。

△走回桌边,点起了他的万宝路。

(工作室有前后两部分,前面是展厅和办公区、休息区,包括吧台,办公桌,躺椅/床等,后面是木工房。所以,这里是从前面的吧台走到后面的木工房吧。)

△小泉的万宝路才刚熄灭。

△小泉起身拿了小云刚放下的烟,点起。

△工作室只有敲敲打打、刨木的声音。

△小泉突然哼起贝多芬第28号钢琴奏鸣曲第二乐章卡农的旋律。

△小云抬头看了小泉一眼。

△小泉停下她哼的音乐。

(建议:木工房只要使用机器,噪音就很大,讲话都要很大声,也不会想去哼歌。感觉这个情景需要相对安静一点的工作环境,可以安排我们在做一些不操作机器的工作,比如给木头刨边,补腻子,涂木蜡油,或者手工修补榫卯。)

 

小泉:你看,这椅子造型,让我想起贝多芬的旋律。

小云:我也刚想到贝多芬这首曲子,真巧!

小泉:不是巧,今天都听了一整天这首曲子啦!

小云:都怪肥内的剧本,还指定要边听这首曲子边读他的剧本。

小泉:都怪你,我听一遍就读完了,你居然听了快三遍才把剧本读完。

小云:可见,我在读剧本的时候,脑海里是有在想画面的。

小泉:画面……看看你上次给咱们梳妆台拍的视频吧!

小云:不过,我刚刚想到这首曲子的时候,我想到的是第四乐章的赋格。

小泉:还“赋格”,读了他剧本,我们一下子都变成音乐专家了哈!

 

△小云拿起椅脚。

 

小云:你看,这样线条跟那段旋律是不是很搭?

 

△小泉拿高她手上那只。

 

小泉:不啊~你看我们削的这个线条,更像卡农一波一波叠上来的感觉。我哼起来,觉得更搭。

小云:好吧,至少我也同意卡农那一段比较好听。

小泉:要再放来听吗?

小云:喔!先不用了。

 

△他们继续专心工作。

(疑问:什么样的椅子会让人想到贝多芬以及卡农……)

 

字卡:稍后……

 

△小云的烟没了,他拿起烟盒,空的。

 

小云:还有新的烟吗?

小泉:没有,没了吗?

小云:你刚刚抽了最后一根。

小泉:那你也歇会儿吧~一根接一根抽……要不,再喝杯咖啡?

小云:我今天都喝三杯了。

 

△小泉打了个哈欠。

 

小泉:难怪你精神好。

小云:我出去买一下好了。

小泉:嗯……要不要和你一起去?

小云:你要不要把椅腿磨磨好,再上上木蜡油?

小泉:也行。

 

△小云洗了手便出门。

△小泉继续工作。

 

字卡:稍后……

 

△小云回到工作室。

△小泉在躺椅上睡著了,肚子上还盖著《有人在周围走动》。

(在“展厅”躺椅上,木工房外)

△小泉听到声音,醒来。

 

小云:啥,竟然又睡觉了?

小泉:没睡,我就休息一会儿。

小云:看看你的椅腿弄点怎么样了。

小泉:你走没一会儿我就做不动了。

 

△小云说着往后面木工房走

△小泉看了看手机。

△小云在办公桌前坐下,两人在前面办公桌位置交谈。

 

小泉:啊,都这么晚了?你去了这么久?

小云:你不也睡了这么久?让你猜,我刚才遇到了谁?

小泉:谁?

小云:猜嘛!

小泉:该不会那么巧,肥内吧?

小云:答对了!

小泉:然后?他没跟你来?

小云:就简单聊了两句他的剧本,但我说我只有粗略读一下,不好说有什么感想。

小泉:你应该把你午餐时跟我说的再跟他说一遍就好。

小云:怕他受打击。不过,他自己也说这个剧本诸多瑕疵,还说,他已经放弃了这个剧本,正在写一个新的。说是没什么成本的片,还问我可不可以来工作室拍。

小泉:当然可以啊!

小云: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小泉:所以你们就聊这些?

小云:不是啊~喔对了!你记得招商银行对面那里,之前有一家烧饼店,后来收了那里。

小泉:记得啊。

小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那里新开了一家寿司店。

小泉:喔~上次经过好像有看到他们在装潢。所以是开了寿司店。

小云:对。肥内说好吃,推荐给我。

小泉:所以你去吃了?

小云:他先是跟我说了一个故事,还满有趣的。

小泉:啥故事?

小云:他说之前他在天桥那边的一家寿司店,看到一个年纪大概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年好像有想吃寿司店的寿司,拿起一个,问了价钱后,又悻悻然放回去,还被老板臭骂了一顿,说他捏过的谁还敢买。结果少年走了,老板念念有词地把那个寿司给吃了。当时,肥内觉得早知道就帮这位少年付个钱,也不到哪里去。后来,他说前天他刚好去家福莱要买个新的洗衣机,又看到那位少年,是专门帮忙拉货的。肥内就说他灵机一动,让少年帮他把洗衣机拖到招商银行对面那间寿司店,然后再叫车把洗衣机拖走,他目的是想请少年吃一顿寿司。

小泉:所以他请他吃了寿司?

小云:是呀!他说他进去点了豪华餐之后,藉口有事走了,让少年自己留在那里吃,甚至还预付了三顿的钱,说让老板之后可以再给少年吃三顿。

小泉:他没留下来吃啊!

小云:是呀。他说后来不知怎的,有一种失落感,觉得这样偷偷摸摸不太对,对少年跟对店家都是。所以他自己后来都没敢去那间店。

小泉:他自己都没吃过怎么会跟你推荐?

小云:他说已经听过三个口味很刁的朋友说好吃了。

小泉:所以那个少年已经吃完他的那几餐吗?

小云:这我怎么知道……我没有问肥内。

小泉:所以你到底去吃了吗?

小云:吃了呀!想说既然他朋友都说好吃,且这个故事这么有趣,我本想说是不是能在店里看到那位少年。

小泉:看到了吗?

小云:没,店内除了我,还有一位高中女生。

小泉:好吃不?

小云:很好吃呀!

小泉:好吃也不给我带点。

小云:你不是不喜欢吃寿司。

小泉:那女生美不美?

小云:谁?

小泉:寿司店的高中女生啊!

小云:还行……

小泉:你怎么知道是女高中生的?她穿校服了嘛?

小云:穿了呀。

小泉:什么样的?水手服嘛?

小云:怎么会!就是那种宽松的运动服一样的蓝色校服。

小泉:那她美不美?

小云:有点瘦,看着特别青涩。我准备走的时候她才来的……

小泉:行吧……看来这店生意也不咋地。(顿了一下)我怎么觉得,肥内的故事有点假……什么老板会雇佣未成年人啊?

小云:你这样说也对……该不会是那种在路边帮人拉货的那种?

小泉:那也太苦了……并且,义务教育都没读完?无法想象。

小云:呃……这我也不知道了……肥内唬我的?

小泉:说不定是他哪天在店里,或者店门口看到一个女高中生,一个人形单影,不知道是在等同学呢,还是想吃寿司又买不起……于是他心生怜爱,就幻想出这么一段故事。

小云:如果都是幻想,那他干嘛不去那家店吃吃看呢?

小泉:不想打破自己的美好幻想呗。或者,不知道如果再遇到那个女高中生,要怎么办。

小云:我怎么感觉你比肥内会编故事?肥内看着不太像是会骗人的样子。

小泉:看着老实,才最会骗人。

 

△两人打趣一番,准备继续手上的工作。

 

小泉:烟拿来。

小云:啊……

小泉:所以你到底是去干嘛的……

小云:我现在再去买烟吧……

小泉:你不要再遇到熟人了!

小云:不会啦~那……要给你带一份寿司吗?

小泉:不用了!

 

△小云狼狈地出门。

△小泉想了一会儿,旋即也跟著出门了。

 

 

-完-

 

画完分镜之后确定的剧本

 

字卡(在四声连续的敲击声中陆续打出):小泉  小云

字卡:小云与小泉在工作室做椅子……13时14分

 

△小云把喝完的咖啡杯放到吧台。

△小云把水壶拿到洗手台接水。

△接完水,小云顺便去上了厕所。

△走回桌边木工房,点起了他的万宝路。

小泉的万宝路才刚熄灭。

小泉起身拿了小云刚放下的烟,点起。

△工作室只有敲敲打打、刨木的声音。

△在给木头刨边的小泉突然哼起贝多芬第28号钢琴奏鸣曲第二乐章卡农的旋律。

△修补榫卯的小云抬头看了小泉一眼。

△小泉停下她哼的音乐。

 

小泉:你看,这椅子造型,让我想起贝多芬的旋律。

小云:我也刚想到贝多芬这首曲子,真巧!

小泉:不是巧,今天都听了一整天一个上午这首曲子啦!

小云:都怪肥内的剧本,还指定要边听这首曲子边读他的剧本。

小泉:都怪你,我听一遍就读完了,你居然听了快三遍才把剧本读完。

小云:可见,我在读剧本的时候,脑海里是有在想画面的。

小泉:画面……看看你上次给咱们梳妆台拍的视频吧!

小云:不过,我刚刚想到这首曲子的时候,我想到的是第四乐章的赋格。

小泉:还“赋格”咧,读了他剧本,我们一下子都变成音乐专家了哈!

 

△小云拿起椅脚。

 

小云:你看,这样线条跟那段旋律是不是很搭?不过,我是喜欢那一段。

 

小泉拿高她手上那只。

 

小泉:不啊~你看我们削的这个线条,更像卡农一波一波叠上来的感觉。我哼起来,觉得更搭。但我哼的这段更好听。

小云:好吧,至少我也同意卡农那一段比较好听。

 

△小泉起身去点烟。

 

小泉:要再放来听吗?

小云:喔!先不用了。

 

△他们继续专心工作。

 

字卡:稍后……14时13分

 

△小云的烟没了,他拿起烟盒,空的。

 

小云:还有新的烟吗?

小泉:没有,没了吗?

小云:你刚刚抽了最后一根。

小泉:那你也歇会儿吧~一根接一根抽……要不,再喝杯咖啡?

小云:我今天都喝三杯了。

 

△小泉打了个哈欠。

 

小泉:难怪你精神好。

小云:我出去买一下好了。

小泉:嗯……要不要和你一起去?

小云:你要不要把椅腿磨磨好,再上上木蜡油?

小泉:也行。

 

△小云洗了手便出门。

△小泉继续工作。

 

字卡:稍后……15时10分

 

△小云回到工作室。

△小泉在躺椅上睡著了,肚子上还盖著《有人在周围走动暗夜行路》。

△小泉听到声音,醒来。

 

小云:啥,竟然又睡觉了?

小泉:没睡,我就休息一会儿。

小云:看看你的椅腿弄点怎么样了。

 

△ 小云往木工房走去。

△小泉起身拿手机。

 

小泉:你走没一会儿我就做不动了。

 

小云说着往后面木工房走

△小泉看了看手机。

△小云在办公桌前坐下,两人在前面办公桌位置交谈。

 

小泉:啊,都这么晚了?你去了这么久?

小云:你不也睡了这么久?让你猜,我刚才遇到了谁?

小泉:谁?

小云:猜嘛!

小泉:该不会那么巧,肥内吧?

小云:答对了!无巧不成书嘛~

小泉:然后?他没跟你来?

小云:就简单聊了两句他的剧本,但我说我只有粗略读一下,不好说有什么感想。

小泉:你应该把你午餐时跟我说的再跟他说一遍就好。

小云:怕他受打击。不过,他自己也说这个剧本有诸多瑕疵,还说,他已经放弃了这个剧本,正在写一个新的。说是没什么成本的片,问我可不可以来工作室拍。

小泉:当然可以啊!

小云: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小泉:所以你们就聊这些?

小云:不是啊~喔对了!你记得招商银行对面那里,之前有一家烧饼店,后来收了那里。

小泉:记得啊。

小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那里新开了一家寿司店。

小泉:喔~上次经过好像有看到他们在装潢。所以是开了寿司店。

小云:对。肥内说好吃,推荐给我。

小泉:所以你去吃了?

小云:他先是跟我说了一个故事,还满有趣的。

小泉:啥故事?

小云:他说之前「我在天桥那边的一家寿司店,看到一个年纪大概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年好像很想吃寿司店的寿司,拿起一个,问了价钱后,又悻悻然放回去,还被老板臭骂了一顿,说他捏过的谁还敢买。结果少年走了,老板念念有词地把那个寿司给吃了。当时,肥内觉得早知道就帮这位少年付个钱,也不到哪里去。后来,他说前天我刚好去家福莱要买个新的洗衣机,又看到那位少年,是专门帮忙拉货的。肥内就说他我灵机一动,让少年帮他把洗衣机拖到招商银行对面那间寿司店,然后再叫车把洗衣机拖走,目的是想请少年吃一顿寿司。」

小泉:所以他请他吃了寿司?

小云:是呀!「他说他我进去点了豪华餐之后,藉口有事走了,让少年自己留在那里吃,甚至还预付了三顿的钱,说让老板之后可以再给少年吃三顿。」

小泉:他没留下来吃啊!

小云:是呀。他说后来不知怎的,有一种失落感,觉得这样偷偷摸摸不太对,对少年跟对店家都是。所以他自己后来都没敢去那间店。

小泉:他自己都没吃过怎么会跟你推荐?

小云:他说已经听过三个口味很刁的朋友说好吃了。

小泉:所以那个少年已经吃完他的那几餐吗?

小云:这我怎么知道……我没有问肥内。

小泉:所以你到底去吃了吗?

小云:吃了呀!想说既然他朋友都说好吃,且这个故事这么有趣,我本想说是不是能在店里看到那位少年。

小泉:看到了吗?

小云:没,店内除了我,还有一位高中女生。

 

△小云走到木工房,切割,刺耳噪音。

 

小泉:好吃不?

小云:啊?

 

△小云停下。

 

小泉:我说「好吃不?」

小云:很好吃呀!

小泉:好吃也不给我带点。

小云:你不是不喜欢吃寿司。

小泉:那女生美不美?

 

△小云磨木板。

 

小云:谁?

小泉:寿司店的高中女生啊!

小云:还行……

 

△小云又把手上的木板放下去切割。声音停止后。

 

小泉:你怎么知道是女高中生的?她穿校服了嘛?

小云:穿了呀。

小泉:什么样的?水手服嘛?

小云:怎么会!就是那种宽松的运动服一样的蓝色校服。

小泉:那她美不美?

小云:有点瘦,看着特别青涩。我准备走的时候她才来的……

小泉:行吧……看来这店生意也不咋地。(顿了一下)

 

△小泉敲东西。

△小云量尺寸。

 

小泉:我怎么觉得,肥内的故事有点假……什么老板会雇佣未成年人啊?

小云:你这样说也对……该不会是那种在路边帮人拉货的那种?

小泉:那也太苦了……并且,义务教育都没读完?无法想象。

小云:呃……这我也不知道了……肥内唬我的?

小泉:说不定是他哪天在店里,或者店门口看到一个女高中生,一个人形单影,不知道是在等同学呢,还是想吃寿司又买不起……于是他心生怜爱,就幻想出这么一段故事。

小云:如果都是幻想,那他干嘛不去那家店吃吃看呢?

小泉:不想打破自己的美好幻想呗。或者,不知道如果再遇到那个女高中生,要怎么办。

小云:我怎么感觉你比肥内会编故事?肥内看着不太像是会骗人的样子。

小泉:看着老实,才最会骗人。

 

△说完,小泉直盯著小云;但小云没有回看她。

两人打趣一番,准备继续手上的工作。

 

小泉:烟拿来。

小云:啊……

小泉:所以你到底是去干嘛的……

小云:我现在再去买烟吧……

小泉:你不要再遇到熟人了!

小云:不会啦~那……要给你带一份寿司吗?

小泉:不用了!

 

△小云狼狈地出门。

△小泉想了一会儿,旋即也跟著出门了。

 

 

-完-

 

台词顺读脚本

(带镜号)

 

15:云「我刚刚也想到这首曲子,真巧」

16:泉「不是巧,今天上午一直在听它呀」

17:云「都怪肥内,还指定边听曲子边读他的剧本」

18:泉「都怪你,我听一遍就读完了,你竟然听了快三遍才读完」

19:云「所以,我在读剧本的时候,脑海会有画面」

20:泉「画面……看看你上回给咱们拍的视频吧!」

21:云「不过,我刚想到的是第四乐章的赋格」

22:泉「还赋格咧……读完肥内的剧本,我们都变成音乐专家了」

23:云「不过,我喜欢这一段」

24:泉「但是我觉得我哼的这段更好听」

25:云「好吧,卡农那一段确实比较好听」

28:泉「要不要再放一遍」云「喔!不用了吧!」

30:云「还有烟吗?」泉「啥?没了吗?」

31:云「你刚抽了最后一根」

32:泉「啥?那你也歇会儿吧……要不,喝咖啡?」

33:云「我今天都喝了三杯!」

34:泉「难怪你精神好……」

35:云「我出去买吧!」

36:泉「要不要跟你一块儿去?」

37:云「你要不要把椅腿磨磨好,再上个木蜡油?」泉「也行!」

41:云「啥?又睡著了?」泉「没睡,就休息一会儿」云「看看你椅腿弄咋样了」

42:泉「(OS)没咋样,你走一会儿我就做不动啦!」

43:泉「这么晚了?你去了这么久?」云「你不也睡了这么久……」

44:云「(OS)我刚遇到了谁,你猜」泉「又猜!」云「猜嘛!」泉「让我想想……该不会这么巧是肥内?」

45:云「对!就这么巧」

46:泉「然后呢?他没跟你一块儿来?」

47:云「简单聊了两句他的剧本,我说粗略读一下,没什么想法」泉「你应该把咱俩午餐时讨论的跟他说就好了」

48:云「我怕他没办法接受,不过他自己也说这个剧本有很多瑕疵」

49:云「(OS)还说正在写一个新的,成本更低的本子,问我可不可以在工作室拍」泉「当然可以呀!」

50:云「我也是这么说的」泉「(OS)有点期待啊!他有没有透露新剧本的内容?」

51-1:云「没有……对了!」

51-2:云「你还记不记得招商银行对面的烧腊店?」

52:泉「记得啊!」云「现在那边改成寿司店」泉「啥时候的事?没有留意到」

53:云「(OS)对,肥内还推荐给我」泉「所以你去吃了?」

54:云「他跟我说了一个故事」

55:泉「啥故事?」

56:云「他说他之前」肥「(OS)在天桥下……」

65:泉「(OS)所以他请他吃了寿司?」

68:肥「(OS)让老板之后再给少年吃三顿」

69:泉「他没留下来吃啊?」

70:云「是呀,他说后来不知怎么搞的,有种失落感,觉得这样偷偷摸摸不对」

71:云「(OS)对少年跟对店家都是。所以他自己后来都没敢去那间店」

72:泉「他自己都没吃,怎么跟你推荐?」

73:云「他说已经听三个口味很刁的朋友说好吃了」

74:泉「所以少年吃完他那几餐了?」

75:云「我怎么知道……我没有问他」

76:泉「所以你到底吃了吗?」云「吃了呀!想说他朋友都说好吃,这个故事又有趣,我就想看看能不能在店里遇到少年」泉「结果咧?」

77:云「(OS)没看到,店里除了我,还有一个高中女生」

78:泉「(OS)好吃不?」云「啊?」泉「(OS)我说好吃不?」

79:云「很好吃啊!」泉「好吃也不给我带点?」

80:云「你不是不喜欢吃寿司?」

81:泉「那女生美不美?」

82:云「谁?」泉「(OS)寿司店的高中女生啊!」云「还行……」

83:泉「你怎么知道是高中女生?穿校服了吗?」

84:云「穿了呀!」

85:泉「什么样的?水手服?」云「怎么会!就是那种宽松、像运动服的蓝色校服」

86:泉「那她美不美?」

87:云「有些瘦,看著青涩,我准备走的时候她才来的」

88:泉「好吧!看来这店的生意也不咋地」

90:泉「我怎么觉得肥内的故事有点假,什么老板会雇用未成年人?」云「你这样说也对」泉「义务教育都没读完?无法想像」

91:云「呃……这我也……」

92:泉「说不定是他哪天在店里,或者门口,看到一个高中女生」

93:泉「一个人形单影孤的,不知在等同学呢?还是想吃寿司又买不起」

94:泉「(OS)于是他心生爱怜,幻想出这一段故事」云「如果只是幻想,他干嘛不自己去吃吃看?」

95:泉「不想打破幻想呗,或者,不知道再遇到那个高中女生该怎么办」

96:云「我怎么感觉你比肥内更会编故事?他看起来不像会骗人的样子」泉「看著老实才最会骗人」

97:泉「烟呢?」云「啊……」泉「所以你到底是去干嘛的?」

98:云「我现在再去买一次烟吧?」

99:泉「你不要再遇到熟人啦!」

100:云「不……不会啦……那,要给你带份寿司吗?」泉「不用了!」

 

拍摄台本

 

木工房

 

1:敲木头声/2:敲木头声/3:敲木头声(两)/8:(两)/11:(两)/28:(两)泉「要不要再放一遍」云「喔!不用了吧!」/37:(两)云「你要不要把椅腿磨磨好,再上个木蜡油?」泉「也行!」/42:(两)泉「(OS)没咋样,你走一会儿我就做不动啦!」

 

云:

10/13/23:云「不过,我喜欢这一段」/22:(两)泉「还赋格咧……读完肥内的剧本,我们都变成音乐专家了」/26:(两)/79:(两)云「很好吃啊!」泉「好吃也不给我带点?」/82:云「谁?」泉「(OS)寿司店的高中女生啊!」云「还行……」/84:云「穿了呀!」/87:云「有些瘦,看著青涩,我准备走的时候她才来的」/89/94:泉「(OS)于是他心生爱怜,幻想出这一段故事」云「如果只是幻想,他干嘛不自己去吃吃看?」

15:云「我刚刚也想到这首曲子,真巧」/19:云「所以,我在读剧本的时候,脑海会有画面」/21:云「不过,我刚想到的是第四乐章的赋格」/35:云「我出去买吧!」

 

泉:

12:泉哼歌/14/24:泉「但是我觉得我哼的这段更好听」/81:泉「那女生美不美?」/83:泉「你怎么知道是高中女生?穿校服了吗?」/86:泉「那她美不美?」/88:泉「好吧!看来这店的生意也不咋地」/95:泉「不想打破幻想呗,或者,不知道再遇到那个高中女生该怎么办」

17:(两)云「都怪肥内,还指定边听曲子边读他的剧本」/25:(云)云「好吧,卡农确实比较好听」/80:(两)云「你不是不喜欢吃寿司?」/85:(两)泉「什么样的?水手服?」云「怎么会!就是那种宽松、像运动服的蓝色校服」/96:(两)云「我怎么感觉你比肥内更会编故事?他看起来不像会骗人的样子」泉「看著老实才最会骗人」

16:泉「不是巧,今天上午一直在听它呀」/18:泉「都怪你,我听一遍就读完了,你竟然听了快三遍才读完」/20:泉「画面……看看你上回给咱们拍的视频吧!」/34:泉「难怪你精神好……」/36:泉「要不要跟你一块儿去?」

 

背(从木工房拍向会客室)

两人

30:云「还有烟吗?」泉「啥?没了吗?」/90:泉「我怎么觉得肥内的故事有点假,什么老板会雇用未成年人?」云「你这样说也对」泉「义务教育都没读完?无法想像」/100:云「不……不会啦……那,要给你带份寿司吗?」泉「不用了!」

31:云「你刚抽了最后一根」/33:云「我今天都喝了三杯!」/91:云「呃……这我也……」/98:云「我现在再去买一次烟吧?」

32:泉「啥?那你也歇会儿吧……要不,喝咖啡?」/92:泉「说不定是他哪天在店里,或者门口,看到一个高中女生」/99:泉「你不要再遇到熟人啦!」/93:泉「一个人形单影孤的,不知在等同学呢?还是想吃寿司又买不起」/101

 

 

会客室

 

两人(角度一)

41:云「啥?又睡著了?」泉「没睡,就休息一会儿」云「看看你椅腿弄咋样了」/43:泉「这么晚了?你去了这么久?」云「你不也睡了这么久……」/47:云「简单聊了两句他的剧本,我说粗略读一下,没什么想法」泉「你应该把咱俩午餐时讨论的跟他说就好了」/51-1:云「没有……对了!」

泉:

(角度一)40/44:云「(OS)我刚遇到了谁,你猜」泉「又猜!」云「猜嘛!」泉「让我想想……该不会这么巧是肥内?」/46:泉「然后呢?他没跟你一块儿来?」/49:云「(OS)还说正在写一个新的,成本更低的本子,问我可不可以在工作室拍」泉「当然可以呀!」

(角度二)55:泉「啥故事?」/69:泉「他没留下来吃啊?」/72:泉「他自己都没吃,怎么跟你推荐?」/74:泉「所以少年吃完他那几餐了?」

两人(角度二)

52:泉「记得啊!」云「现在那边改成寿司店」泉「啥时候的事?没有留意到」/70:云「是呀,他说后来不知怎么搞的,有种失落感,觉得这样偷偷摸摸不对」/76:泉「所以你到底吃了吗?」云「吃了呀!想说他朋友都说好吃,这个故事又有趣,我就想看看能不能在店里遇到少年」泉「结果咧?」

云:

45:云「对!就这么巧」/48:云「我怕他没办法接受,不过他自己也说这个剧本有很多瑕疵」/50:云「我也是这么说的」泉「(OS)有点期待啊!他有没有透露新剧本的内容?」/73:云「他说已经听三个口味很刁的朋友说好吃了」/75:云「我怎么知道……我没有问他」/54:云「他跟我说了一个故事」/68:肥「(OS)让老板之后再给少年吃三顿」/78:泉「(OS)好吃不?」云「啊?」泉「(OS)我说好吃不?」/97:(两)泉「烟呢?」云「啊……」泉「所以你到底是去干嘛的?」

 

51-2:云「你还记不记得招商银行对面的烧腊店?」

 

洗手台

6(云)/53:(泉)云「(OS)对,肥内还推荐给我」泉「所以你去吃了?」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