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肥内 发表于08/01/2020, 归类于博客, 肥内.

以《蘿拉蒙戴斯》一個長鏡頭圖解「歐弗斯輕觸」

每每講課用到歐弗斯的片例,都是非常雀躍的時刻。這是我講「電影與其他藝術」之繪畫時,幾乎必講的片例,畢竟,真的很經典。

這在《蘿拉蒙戴斯》裡頭,影片已經過半了,蘿拉成功魅惑了巴伐利亞國王,這也是她人生的高光時刻。然而,兩人還沒確定關係,但是國王總是想要找藉口把她留在國內。因此藉口給她畫張肖像。於是,這長度不及一分半的長鏡頭就這樣開始的:

這位領導官位估計不會太高,因為他是這樣跟畫家們解釋的。

總之,國王瀟灑地來到國家藝術學院。

本來嘛,繪畫(或其他藝術作品)被引用到影片中,一來增加豐富性,二來多數有引用的作用,即互文性。在這種場面中,最直接可見的,當然是混雜的風格:各種畫派、主題作品齊聚一堂。就跟這部本質上貼近巴洛克(然而歐弗斯並不清楚這個詞用在電影中到底是指什麼,詳見我翻譯的《電影手冊》對導演的訪談)的影片本身就有各種混雜的材料:繪畫、戲劇、音樂跟少許的舞蹈。不過,歐弗斯是在這一個長鏡頭中,發揮典型的「歐弗斯輕觸」——如果說沒見過這個「專有名詞」那只能說見識太少。

總之,既然是需要肖像畫家,國王估計也不是一個特別懂繪畫的人,所以他直奔一幅肖像畫,問了一下畫家花了多少時間畫的。在這裡,沒有破綻,畢竟剛剛領導才說模特兒很快要離開巴伐利亞,因此,任誰都覺得國王這一提問十分合理。特呂弗有說過,這部片是「最佳的台詞寫作範本」,因此,這些對話絕對不是隨隨便便的。畫家耿直說「17天」,耳背國王則問:

實際上,這一「77天?」已經洩漏了國王的心意;不過,在這時候,仍沒有人察覺,藝術家的生活體驗估計還是太少,尤其是技術越好的~另一方面,國王的耳背自他登場就有,但隨著時間推移,他的耳背越來越嚴重,這也有雙重指涉,看過影片的觀眾應該很清楚,這不是我們在這裡要講的重點。總之,17天,顯然太少;但畫家想反了……

接著映入國王眼簾的,是一幅海上船隻戰鬥,以及一幅小的風景畫。不是肖像畫,因此,國王基本直接繞過。

徑直來到下一幅肖像畫旁,而這一幅,比起前一幅保守的半身穿衣肖像來說,這幅顯然很對國王的胃口。總之,他開口就問「多久?」畫家回答「6週。」但基於前一位畫家僅花17天畫一幅畫,因此這下國王以為……

以為「6週」是他聽錯了。當畫家確認是六週時,國王竟向他道謝。

這已經很明顯了,這個「謝謝」,對應到既是他想要但不能說的裸體畫,同時這個六週也是比較理想的時間。有趣的是,國王接著基本略過下一幅裸體肖像畫。

道理很簡單,先不說幾天畫成(這個「11天」並非這幅肖像畫的畫家說的;是不知哪位想爭取卻仍不懂國王的畫家說的),這幅畫的頭部被以如此抽象的方式畫成,即使國王再怎麼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他顯然不會希望蘿拉也被畫成這樣。因此兩幅裸體肖像就成了對比。

國王接著略過一幅花卉畫作,畫家很殷勤地說「只要7 天」,這時國王已經拿起眼鏡在端詳旁邊的肖像畫。

只是,風格可能不是國王欣賞的,因此,他也沒開口問畫家。就匆忙經過了。本來嘛,肖像人物臉色不好也罷,衣服竟穿得比第一幅女肖像畫還要緊實!

然而啊~歐弗斯的幽默肯定不只如此,不然就不配稱上「輕觸」(touch)了。這裡,國王根本完全無視一幅看起來也確實不起眼的靜物畫,一位老畫家的作品。這位老畫家到底是無能還是太有才?他手上這畫,任誰都不可能在這麼重要的選拔中帶來代表自己。然而,如果他的繪畫才能真的這麼差,他還會是人選之一嗎?他難道不會被藝術學院除名嗎?看來,他有著不同的長處,比如,他其實清楚知道國王的需求,還故意裝扼腕,「唉~三個月又十天」。

國王馬上停下來問,因為這個創作時間長度實在太不尋常,老畫家繼續裝無辜……

又是作畫時間不碰巧(遇到聖誕、過年),又適逢家有喜事(孫子出世)……必然有辦法用各種理由,拖住蘿拉。因此,國王再次確認一下。

這種就是屬於特別會考試的那種人。不過,事實證明,老畫家手藝也不算差,後面畫的蘿拉畫像就算不說很有藝術性,但起碼基本工藝是有的。所以到底老人為何會帶著這樣畫作去呢?我怎麼想,只有一個答案:為了歐弗斯的幽默感。最後,老畫家為國王完成的,就是以下這幅後來造成更多麻煩的肖像;當然,這個時候蘿拉已經是國王的情人了。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