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Poco a Poco 发表于03/13/2020, 归类于乐评.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什么是古典音乐

 

 

翻译 | poco a poco
校对 | 经成纬至 ricepudding
字幕 | ricepudding
前言 | ZZC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什么是古典音乐?这是一个既简单而又艰深的问题。

焦元溥在《乐之本事》中提到,古典音乐作品几乎都满足下列两项要件之一:技术性成就和旋律性成就。

Alex Ross在Listen to This的一篇文章中用了一连串带有否定意义的句子来表述他对这个特定字眼的厌恶,例如:它(古典音乐)把一类活生生的艺术限制在过去式的主题公园中;它抹杀了那些本着贝多芬精神创作的音乐诞生于现代的可能性;它也使许多当今作曲家的工作陷入困境而不得不向大众解释他们的工作到底是什么。

上面提到的两位在他们的学习和成长过程中都受到伯恩斯坦大师的深刻影响。在这一期的《年轻人的音乐会》大师给出了一个很好的、甚至有些投机取巧的答案。古典音乐这个词,被用了两个维度来解释:

从形式上来说,这种音乐是永久的、不能改的、确定的;从时间上来说,古典音乐是音乐史上非常确切的一段时期所创作的音乐,也就是古典主义时期,亨德尔、巴赫、莫扎特的时代,终于贝多芬。大家都遵循规则的严谨和形式的完美。

这期节目用了贝多芬的《埃格蒙特》序曲作为结尾,这是一个完美的选择,既有结构上的古典主义,又承上启下的表达了浪漫主义的情绪宣泄。这部作品让我想到了美剧《丛林中的莫扎特》第四季中的一个片段。虚构的人物,一位纽约著名指挥家退休后接手了一个新组建的小型交响乐团The Queens Symphony,他们想将一些经典作品用现代的方式去演绎来吸引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而《埃格蒙特》序曲便是其一。因为按照古典音乐的定义,谱面上元素是不能改的。而指挥在一次堵车中得到灵感,看到一辆摩托车上装了长号的活塞,这样引擎声响的音高就可以调节了。如此这般的一辆摩托车就作为其中一件乐器演奏了《埃格蒙特》序曲高潮段落定音鼓的部分,使得“爆棚”效果加强了。

这期节目中也提到了莫扎特,真正古典主义时期的莫扎特,当然不是我上面提到的肥皂剧(笑),“没人能像莫扎特那样写旋律”。英国诺丁汉电子音乐二人组Bent的代表作品King Wisp中,原原本本地用了莫扎特的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K.622的第二乐章。这并不是“采样”,他们简直就是把这个乐章作为类似电脑绘画中的一整个图层放在音乐中,独奏在,乐队也在。

我所联想到的这两个案例,音乐都是古典时期的经典作品,且都被保持了谱面元素的完整和不变。但各位觉得它们还算是古典音乐么?看完这期节目后,希望各位观众能找到自己的答案。若回到Alex Ross所讨厌的“古典音乐”这个词汇,无论形式如何,本体还是音乐。我们并没必要让“古典”这个词,限制了自己的选择和喜好。听吧!(ZZC)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6124904

腾讯:https://v.qq.com/x/page/t0933w0bvki.html

优酷: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U4ODM5MjEwMA==.html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