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troll_troll 发表于07/10/2020, 归类于乐评, 动漫, 电台.

掘火电台091 Attack of the Dimensions

 

撰稿播音 | Troll_Troll

封面设计 | 无可先生

直接下载(direct download):点击此处

收听方式:

1. 使用上方网页播放器(兼容iOS,可将此页链接复制到手机播放)

2. 使用上方直接链接播放或下载到本地播放

3. 使用iTunes Podcast(电脑或移动设备,手机用户可在iTunes Store或Podcasts app中搜索“掘火电台”)订阅收听:点击此处

4. 到网易云音乐页面或app收听:点击此处

5. 到荔枝fm页面或app收听:点击此处

6. 到掘火B站页面收听:点击此处

欢迎您收听掘火电台。今天这期节目的开场大家一定都不陌生,正是出现在2018日本红白歌会上的打上花火,来自近几年常占oricon榜首的米津玄师。这位集作曲编曲编舞演唱甚至设计专辑封面的全能型少年由于在平台vocaloid和niconico投稿了自己单干且质量极高的漫画音乐专辑在二次元的世界被奉为神。虽然被诊断为高功能自闭症患者,用言语沟通有障碍,却能够在作品中把自己的想法和人生哲学表达成画面和音乐,非常令人敬佩。虽然这期节目不是他的专场,但是目的是由传遍大街小巷的Lemon的创作者开始引出一些好听的二次元歌曲,顺便聊一聊二次元文化。因为本人是业余音乐小白,所以在这里和大家分享的音乐是个人喜好的结果,无法从技术角度的分析等解释为什么选择了这些音乐,只是因为曾经它们在某个动画的某一帧画面配合着出现时吸引了我,或者虽然没看过原作动画但是他们轻易使我脑中产生了画面。比如这首作为动画电影《花火》主题曲的《打上花火》,后来特地去看了动画片,但可能是由于自己年纪和动画片本身的原因,无法共情了,但这首歌还是会一遍遍听,甚至想学吉他把它的旋律弹下来。

Loser

米津玄师出现的形象总是以厚厚的刘海遮住眼睛,这个发型很东亚,不用眼神交流的民族。但也有可能是因为他说过的,对自己的长相不自信。说起来,不自信好像在日本文化中是非常吸引人的一个特性,特别是当带有主角光环的这位人物突然在某一天发出光芒的时候,就会让人觉得这种不自信等同于谦虚\低调等形容人这种优秀品质的词,毕竟厚积薄发的故事线发展是非常激动人心的。

Orion

在写这篇稿子时读到米津玄师的故事也对我有一定的鼓励作用,因为以前写东西只是为了给自己看的,所以对能否传达到自己的想法也有怀疑,但是看到米津玄师在经过了被诊断出阿斯伯格综合症之后,能够面对它,接受它作为自己童年孤僻性格的解释,并继续坚持创作之后,我突然理解了这种,创作的勇气或者信心。它其实是一种主观反应:只要想办法克服对自己的不自信和对他人意见的恐慌,就不会阻碍到产出。而且自我怀疑也最不应该是无法产出的理由。

Peace Sign

 

对米津玄师来说,自不自信都是相对的形容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出符合自己信念的\令自己满意的作品。近些年他与电视剧等合作也多了起来,开始愿意妥协,愿意商量,不再是过去那个什么都自己来抗的少年。曾经有粉丝对他说【希望能听到以前的hachi】但他在广播节目里的回应是

不可能了,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的hachi了,那个时代的产物是那个时候的自己才喜欢的,就算我现在再回去做一遍当时做过的事情,也不会是一样的hachi了。

曾经不自信又形单影只的米津,就是这样贯彻了自己一直思考着的世界观和做人的哲学,在创造音乐的同时也被音乐拯救,被音乐改变。

本来想把这期节目叫better late than never,因为在看资料准备作曲家的经历的时候,发现有很多都是半路转型,抑制不了自己的创作冲动才最后变成了全职音乐人。但是又看了一遍他们学生时代的故事之后,发现他们对音乐的执念和想要做出音乐的愿望在很久以前就有生根发芽的痕迹,比如说接下来想说的这位尾浦由纪。

Oblivious

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dream

尾浦由纪对许多喜欢日本动漫的人都很熟悉,因为她高产而且配乐作品的名字都响当当,比如魔法少女小圆,黑执事,翼年代纪,刀剑神域等等。和菅野洋子新居昭乃冈崎律子一起被动漫fans并称为“日本动漫音乐界的四大才女”(这段来自百度)尾浦由纪算是第一批由OL转型为创作人的日本新时代女性,她的经历令我非常敬佩。她在大学时组了女子乐队See-Saw并担当键盘手。毕业后她进入了类似国企的单位工作,本来是家长都放心那种朝九晚五的稳定工作,但她对音乐的热情和兴趣促使她开始在下班后的自由时间进行创作,那时她接触了比较多的轻音乐,尝试用电子乐器制造不一样的音响效果。后来就决定辞职并全身心投入到作曲中。

媛星/It’s only the fairytale

她的音乐有的气势恢弘有的微妙轻柔,有歌剧的影子,可能是因为她小时候随父母去西德读书,经常去家附近的歌剧院,受到了古典音乐和歌剧的影响。除此之外,她还很喜欢揣摩意大利语、拉丁民族音乐等等作为自己业余兴趣。她决定在音乐中应用一种自己创作的语言,被称为尾浦语,听上去像是古老的欧洲语系的衍生品,虽然不懂歌词的意思,但听着听着我好像就看见一位骑在古龙背上的少女从眼前飞过去。

The place of eternity

梶浦灵感的最大源泉——她的父亲,是一个古典音乐迷,因此梶浦的作品听上去融合了流行和古典这两大要素。但是她父亲在她17岁的时候被病痛折磨后去世了,在一段采访中,梶浦是这样说起这段回忆的:

大约两年时间,父亲将死的事实就这么摆在我眼前。我对于父亲一直是有些崇拜的,过去那个封建又强势的父亲,居然会变得那么虚弱,我想自己心中必定是有某些地方无法原谅他的,可是无法原谅他的那个我 才是不可原谅的。那两年我尽了种种努力去照顾他,这下反而是在精神层面上,我无法原谅我自己了。

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和对父亲的追思一直留在她的心中,结果是产出了这首高达SEED的配乐《晓之车》。这个名字据说是以北欧神话中的女武神Valkyrja驾驶着晓之车在战场上赐与战死者美妙的一吻,并引领他们去英灵殿为典故创作的。这首作品版本很多,因为在我这一代青少年中非常有名,这里使用的是原唱南里侑香版本(FictionJunction)。

Asatsuki no Kuruma

尾浦由纪在2008年之后的很多的音乐都写给奇幻类的作品的OST,她的作品被女子三人合唱组kalafina表现得淋漓尽致,她们贡献了许多美妙的和声歌曲(可惜2019年这个组合解散了)。和声也是尾浦的音乐中我最喜欢的元素。喜欢她音乐的网友是这样描述的:

梶浦对和声的调式和展开是她的个人签名,在大量的实践下,她对这种编排驾轻就熟,突出的象征比如流行曲风加入小提琴,或者钢琴的精巧编织。她的配乐作品中还有贯穿始终的强烈的形式感。对于梶浦由记而言,主旋律是一种概念,它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加深听者印象,用各种不同的变奏,编曲组合,加深到最彻底。

尾浦在《空之境界》配乐后彻底理解了自己的创作哲学,她自己总结为:

原声带最重要的不是写出好曲子,而是能在恰当的剧情,配上最适合当下情绪的曲子,自己要成为剧中的人物,沉浸在演出当中。

 

这是尾浦由纪和Revo合作单曲,收录于专辑《dream port》2008。在奇幻世界的领域,revo必须有姓名。这位被粉丝称为“领主“/”陛下“的音乐人,表现的作品和风格有一些中二,据说除了音乐对啥都不感兴趣。和尾浦由纪一样对奇幻的世界有着执着。他的粉丝为他制作的网站站名为《白之预言书》,光看这个名字就知道风格应该与现实世界没有什么关系了(笑)。简介中写着:日本音乐人,sound horizon和linked horizon的主宰者。这两家公司是revo在进行商业合作时使用的马甲。前者创造出了歌唱叙事风格的「物语音乐」,其作品大多故事性强,且富有各种音效和念白,后者创造了《进击的巨人》系列备受好评的热血BGM。

刚开始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revo受到尾浦的影响,在红莲之矢和自由之翼中用了大量德语。后来看了分析贴,可能因为原作动画想要用墙内人类和墙外巨人的关系比喻当时德国犹太人的种族高墙,所以墙内人的金发白人形象和起名的规律都是日耳曼人设定。不过地域设定在欧洲的日本动漫有很多,特别是科幻战争题材。下面三首都来自于专辑楽園への進撃(参考中译:向乐园进击)

音乐家的性格总能从音乐中体现出来,revo也是。他是属于歌剧,古代,玄学这些词的少年,所以这点与尾浦由纪的契合度很高,促成了二人的合作。他们的曲风和歌词虽然都让人想起 宗教 神圣 史诗 传说等关键词 但相较于于尾浦,revo的作曲更加喜欢用急促的鼓点和管弦乐制造出一种磅礴的气势。这风格太符合进击的巨人里面军人们那种为了保护家园向死而生的意志力了。

Chronicle 2

我在查revo的资料和网友的技术分析时有一条评论很有趣,是这样说的:

revo如果去掉天赋光凭努力,大概能成为泽野弘之之类的音乐人,如果他不怎么用心做音乐,光凭天赋大概可以是神前晓之类。

纷纷得到众多网友认同。这里不是想贬低泽野弘之(因为我也很喜欢他,下次可以单独做一期节目)或者说revo多么逆天,我其实是对后面那位看上去音乐天赋很高的名为神前晓的音乐人产生了兴趣。

 

神前 晓(kousaki satoru),也不是音乐科班出身,查了一下竟然是京都大学工程系。他对音乐的兴趣始于大学参加音乐社团,刚开始完全不懂乐理,根据自己听的音乐总结经验,自学了很多书请教了很多社团前辈,毕业后申请到了去当年还没与万代合并的Namco做游戏音乐。刚开始给一些益智小游戏和《铁拳》系列做bgm,后来因为给动画《凉宫春日的忧郁》和《幸运星》做的bgm而广为人知。看他推特上描述自己工作过程时,好像总是用合成器和软件编写,然后寻找他的经历才知道,因为他不是古典音乐出身,思考方式天生是“旋律+伴奏“,他说自己实际上不是脑子里能不断涌出旋律的人,作曲时他需要弹着琴哼唱,如果觉得闪过的片段不错就要用合成器输入到电脑里存起来再扩充完善,所以一开始出现的旋律七歪八扭,需要一边写一边想怎么让歌曲成立。

看到他描述自己的创作过程我才知道为什么之前revo那条评价中会形容神前晓对音乐不上心,因为他经常会被“必须光靠旋律让歌曲成立“这种想法束缚住手脚,然后开始拖延,直到拖到没时间了才开始编曲。直到这一步,看清楚歌曲的全貌,发现“啊,并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能明白“从这里往下走更自然”,搞清楚自己之前为什么会迟迟无法前进。这段他对自己创作过程的描述,果然可以总结为,野生音乐人,甚至经常是先拿来歌词再想作什么样的歌曲。

Sanpo/Suteki Meppo/Hourous

看神前晓的推特,就觉得这位真是技术宅:内容大部分是关于电脑硬件,配件,声学组件,声学工程软件等的研究。直到不能更直的宅男嗜好(笑)以及和staff的合影和美食研究,可爱地吐槽了自己不小心一个月在键盘上撒了六次红酒。做音乐的时候很是轻松呢。(喂喂,工作时请不要饮用酒精好嘛!)

Jungle Love/Wild Side

这段音乐来自神前晓为《beastars》的配乐,我太喜欢主角跟着这段音乐跳舞的那段动画了。beastars我最近在netflix上很享受地看的一部动画,也因此越来越相信netflix选的片子质量了。Beastars讲述的是一个想象中的社会:所有的居民都是动物,草食动物和肉食动物过着人类文明一样的生活,算是表面和平地居住在一起。有一天,动物学院里一只羊驼被杀害吃掉了。大家开始互相怀疑,草食动物和肉食动物之间的嫌隙越来越大。就在这个要命的关头,学院里的一只叫legoshi的狼遇上了生命里注定要吃掉,啊不是,要爱上的一只小白兔学姐haru。Haru还不是那种血统高贵的小兔子,她只是一只最最平民的侏儒兔,家里一窝兄弟姐妹超过十只的那种。这只全身雪白眼睛血红,除了弱小和可怜几乎看不出任何其它特点的小兔子却有着出人意料的故事线发展,这里就不剧透了。总之,这只狼不知道是出于肉食动物本能还是着了什么魔道,对这只小兔子产生了obsession,除了想保护她,一直能看到她,永远守着她之外,什么也不想做。兔子那边,需要花费大力气克服自己,每次和灰狼约会就会像膝跳反应一样,条件反射地想逃走;灰狼这边,也有许多狼性丧失的迷茫,不确定自己内敛的性格怎么配合凶狠的外表和发达的肌肉,在不断自我否定的同时还要反复和想要吃掉兔子的直觉战斗。总之,是一出很精彩的人面兽心小剧场,如果您对本我自我超我等概念感兴趣的话,说不定也可以在这些动物角色身上找到自己的某些痕迹。

Le Zoo

在这首beastars的ED里神前晓用了西胁辰弥的钢琴和半音阶的口琴演奏,因为他学生时代经常听西胁辰弥,觉得他的编曲很帅。他为beastars选择了带着吉普赛,爵士乐和欧洲古典风格的音乐,他认为这些音乐有着相似的背景,若是能巧妙调色,会和这些和动画的画风和故事线很契合。神前觉得,

动画音乐基本上是先有作品,后有音乐,所以制作动画音乐的乐趣在于多大程度上能和作品合为一体为了做到这一点,配乐要比单独的音乐克制一些,自我主张要弱一层。这不是说配乐不如单独音乐,而是配乐要为了画面留下空隙。

这个理念和尾浦由纪是相同的。

 Bagemonogatari-Monogatari series

在神前晓的很多乐曲里,铜管乐器都是一个亮点。因为神前自己上高中时吹过小号,所以掌握了许多小号的主题。铜管乐器让人觉得舒服的乐句,还有过门的插入方法等等,都取决于你知道多少过去的乐曲。另外,铜管乐器的命门在于运音法,如果不考虑这一点就写,那可能吹着吹着就没感觉了。而神前能够用自己吹小号的感觉写乐谱,这是他的一个优势。”

但是他也有不擅长的,比如弦乐编曲.因为自己不会这类乐器。但是他借鉴了自己喜欢的小林武史的方法论,先拿歌曲来再想怎么编乐器,还听了很多菅野洋子的弦乐音乐,一边听一边分析,试图变成自己可以理解的一些概念吸收进来。他的学习能力真的很强,虽然他的音乐里能听出对弦乐的应用比较保守,但是这种依样画葫芦的方法论,也使他能够把不擅长甚至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容纳进自己的创作中。

由于自己疯狂的自学经验,神前接受访谈的时候对有志于动画音乐的人给出的建议是这样的:

还是要多听。音乐的关键,在于把流派的妙处完完全全变成自己的东西。虽然和“我只写摇滚”的人相比,横跨多个领域的人不可避免地会显得多而不精;但是在广泛涉猎的基础上,还是要在一定程度上接近这个流派的本质。

Bakarlolite

神前超高的学习能力也可以体现在他各种对音乐界不同职业人士的观察思考:

有时候神前看到DJ做出很好听的乐曲就会想:

这些人又不玩乐器,也不写乐谱,是怎么写出这么好的曲子的呢?他觉得,还是因为这些人听音乐的能力、做判断的能力高人一等。作曲家也应该有DJ的这种感性。

他看到水平高超的乐手的时候也会想:

这些乐手的词汇量和解读能力非常优秀。乐手练习乐曲、演奏乐曲、和乐曲打交道的时间,是作曲家写曲子的时间的几十倍。所以神前觉得,在这方面,自己比不过乐手。每次在录音室里遇到高超乐手,都会让他深有感触。

神前说

“作曲家要聆听各种各样的音乐,自己试着加以重现,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会逐渐变得明确,开始觉得“我只想干这个”,最终成为自己的个性。所以,一开始必须广泛且深入地接触多种多样的音乐。”

 

Iroboke Neko

最后想分享的音乐不是某个特定音乐人写的,来自carole&Tuesday, 就当是在火星上追逐音乐梦想的青春期少女的创作吧。

故事是从两个音乐少女的相遇开始的。从小被牢牢看住没有自由的大小姐Tuesday,带着自己的吉他逃出了家。妈妈是政客消息如果传出去的话会影响自己的选举,指挥哥哥去把女儿抓回来,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想管。tuesday抱着巨大的恐惧和委屈走在路上时听到了carole的歌声,然后就这样被拯救了。Carole是一个从小独自生活,靠打工和音乐支撑着自己的孤儿。她们决定去参加选秀,一是因为没钱,二是因为写歌\唱歌\弹奏对她们来说是这么自然又快乐的事情。 她们遇到的对手是被妈妈捧到大的童星模特安吉拉。她认为唱歌是工作,是一种使自己重新获得人气的手段。她的团队非常专业:最新AI科技帮助她写歌,一整套经过精密算法和科学研究出来的,一定能抓住听众的耳朵的完美的歌曲。并且为她的声带和音域最好状态量身定制。不得不说move the mountains确实好听, 我第一遍听完就开始哼哼,觉得AI 很厉害。我还曾在少女们决战的那集时,纠结了很久我这票究竟投给谁XD

如果你观察这首歌会发现这首歌有一条鲜明的\重复的主旋律,因为我们的大脑享受一个结构性pattern的重复发生,它有预测性,而且最好四个一组。这也是梶浦由记编曲时经常使用的小技巧。

终了。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