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夏博 发表于10/11/2019, 归类于乐评, 电台.

标签

,

掘火电台087:遗落的法语民歌: 美国路易斯安那Cajun和Zydeco音乐

 

节目制作 | 夏博

封面设计 | petit

 

直接下载:点击此处

收听方式:

1. 使用上方网页播放器(兼容iOS,可将此页链接复制到手机播放)

2. 使用上方直接链接播放或下载到本地播放

3. 使用iTunes Podcast(电脑或移动设备,手机用户可在iTunes Store或Podcasts app中搜索“掘火电台”)订阅收听:点击此处

4. 到网易云音乐页面或app收听:点击此处

5. 到荔枝fm页面或app收听:点击此处

 

曲目:La Danse De Mardi Gras

大约七、八年前,我在电影频道上看到一部名为“激情鱼”(Passion Fish)的好莱坞电影,该片于1992年上映,故事讲的是一位肥皂剧女演员意外遭遇车祸,双腿截肢,无法再从事演艺事业,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路易斯安那州疗养,与照顾她的黑人女仆之间发生的种种故事。本片的女主角Mary McDonnell还为此提名了那一届的奥斯卡影后,此人正是前一年凯文·科斯纳的巨片“与狼共舞”中那个名叫“握拳而立”的女性印第安人的扮演者。

 

影片讲述的那个温馨的故事对我并不重要,其中顺带展示的路易斯安那州的风土人情,特别是那里的音乐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耳朵。那种带有美国乡村音乐技术特点又在旋律和气质上与之截然不同的歌曲是我此前闻所未闻的,我无法用当时已有的音乐知识去界定它,也很难去描述它的风格特点,在我还未来得及弄清它的来龙去脉及内容意义时,我的肉体已率先向它宣誓效忠了。从那时起,我寻找发掘那种音乐的热情与对欧洲自由爵士的热情几乎同步进行。

 

后来我才知道,出现在电影“激情鱼”当中的那种名为Cajun和Zydeco的音乐是路易斯安那州西南部独有的音乐,它的根源不在美国,而要追溯到十八世纪居住在遥远的加拿大东部海洋省份Nova Scotia和New Brunswick等地的一群讲法语的阿卡迪亚人,他们是法国殖民者的后裔,由于那里显著的战略位置常常使它们成为英法两国武力争夺的焦点。阿卡迪亚人历经一系列战乱,其中一部分人被英国军队驱离家乡,流浪千里,辗转经墨西哥湾登陆密西西比河口三角洲。他们在路易斯安那州西南部定居,与当地生活的克里奥尔人联姻,逐渐融为一体,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Cajuns(卡津人)。

 

那一地区的民族和文化成分非常复杂,阿卡迪亚人带来的法语方言与当地的印第安土著、非洲黑奴、墨西哥人、海地人、英国人和西班牙人的语言充分混合后孕育出了两种那里独有的语言:路易斯安那法语和路易斯安那克里奥尔语。前者因其独立发展了200多年而保留了许多当今法语中已消失的古法语的词汇,后者虽然沿用了法语单词,却采取非洲句法的应用方式。不用说,那里特产的音乐也同样根植于这两种语言之上。

 

曲目:La Valse De Bambocheurs

曲目:Je Me Suis Marillié

 

路易斯安那州的民族和文化的复杂性有其历史渊源。历史上它曾是一块广袤的法国殖民地“法属路易斯安那”的一部分,“七年战争”后,由于法国战败,在屈辱的“巴黎和约”中它被当做补偿交由西班牙统治,后来又回到法国人手上,直到拿破仑将它低价卖给了新兴的美国人才结束了它动荡不定的归属问题。Cajun音乐中的法国曲调有一种对阿卡迪亚人祖先激烈抗争命运的颂扬,对他们被迫四处流浪的生活的哀叹,对踏上新大陆后继续遭受排挤和不公正待遇的诉说。他们将这些苦难化作本民族的精神气质一代代传唱下来,直到它成为一种家庭聚会、节日庆典和婚礼仪式上的舞蹈音乐,那份内在于狂热表演中的属于旁观者的沉着心态总是冷静支配着音乐家的行为。

 

曲目:J’Ai Vu Le Loup, Le Renard Et La Belette

曲目:Rosina

 

这群几乎一辈子只讲法语方言的卡津人和克里奥尔人偏居一隅、独立自足,他们同美国主流商品文化的隔绝保证了Cajun音乐的原生性。那是一种土得掉渣的声音,通常以华尔兹、一步和两步舞曲作为其节奏型,和声、旋律也非常简单,几乎就是一两段乐句由始至终的反复。音乐内容方面除了涉及到阿卡迪亚人祖先的主题,还有对当代路易斯安那都市和乡村生活情景的描写,Lafayette和Lake Charles这两座标志着Cajun和Zydeco文化的城市常常出现在歌曲中。另一个为这种音乐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作题材的地区是Bayou(河口),这是一种临近密西西比河入海口的美国特有的地貌,那里密集交错的河道和举目皆是的沼泽湿岛孕育了丰富的生态系统,进而又产下了两种原生音乐:Swamp Pop和Swamp Blues,它们将在后来与Cajun和Zydeco相互渗透。

 

Cajun和Zydeco虽然总是被同时提及,但它们还是非常不同的,我们先来着重了解一下前者。自第一批被驱逐的阿卡迪亚人登陆路易斯安那算起,Cajun音乐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它甚至比美国建国史还要久远。卡津人后代妥善保存了阿卡迪亚人祖先的精神遗产,那些百年前的纯粹的法国曲调一代代完好的传承下来,作为Cajun音乐的基本动机复现着历史,因此,它们与阿卡迪亚人的联系是明确和直接的。在相当长时间里,这种音乐的主奏乐器由小提琴担当,木吉它和三角铁分别作为伴奏和节奏乐器,它具有美国乡村音乐和民谣音乐的双重性质,特别在它通过部分卡津人向西迁居到德克萨斯州与当地的乡村音乐融合后,钢琴与曼陀林的引入更加模糊了二者的界限。

 

曲目:Indian On A Stomp

 

Cajun音乐迎来重大变革的时刻发生在十九世纪末,由德克萨斯和新奥尔良的德国移民带来的手风琴越来越取代小提琴的主奏地位,二战以后更是成为主宰这种音乐的王者。Cajun手风琴不同于我们常见的键盘手风琴,它是一种小巧的只有十个按钮的全音阶乐器,通常基于C调上,一旦发生转调,有些音是无法通过常规手段获得的,但最高明的演奏家们总能轻松克服那些技术障碍。Cajun手风琴又叫Squeeze Box(挤压箱),这个名字非常生动形象的解释了那种充满了断奏和前进力量的音乐不是规规矩矩的弹出来的,而是被充盈着热烈情绪的双手挤出来的。

Cajun Accordion

 

下面进入手风琴时间,我们再继续听几首Cajun音乐的代表乐队The Balfa Brothers是如何将那种激越、澎湃的风琴声浪挤压出来的。

 

曲目:Lacassine Special

曲目:My True Love

 

显而易见,手风琴为原本单薄的平铺直叙的曲调增加了起伏的线条和饱满的音色,它开阔了音响的世界,又活跃了节奏气氛,那种激动人心的感染力和强烈的舞蹈效果使Cajun音乐与美国乡村音乐和民谣音乐完全区别开来。毫不夸张的说,手风琴激活了Cajun的第二生命。

 

曲目:Two Step A Hadley

曲目:Two Step De L’anse À Paille

Cajun和Zydeco音乐结构简单,大部分曲目时长都在两、三分钟左右,据说上一期节目六个半小时的长度让很多人叫苦连天,本期内容我有信心在加入足够欣赏曲目的情况下将时间控制在四小时左右。

 

Cajun和Zydeco音乐独特的法国曲调以及主要以法语方言演唱的传统使这种音乐一直局限在路易斯安那州,它的极度私人的性质没有让历代音乐家们产生向外扩张的野心。即便有那也是通过部分卡津人和克里奥尔人向他处迁徙移民客观造成的民间传播,而决不是有意的、系统性的进行工业化生产。如今我们听到的以唱片为载体的这种音乐都是经过音乐工业规范化了的附带商品属性的手工制品,其中有多少真正民间的成分,又有多少为适应大众文化娱乐需要,为畅销而假造的阿卡迪亚曲调我们很难分辨。没有机会去到路易斯安那,没有切身感受过那里的风土人情,没有亲眼见证那些音乐家表演实况的人,几乎不可能见识到原汁原味的东西,我也一样。

 

曲目:Chameaux One-Step

曲目:Cajun Reel

 

在唱片工业系统中,Cajun和Zydeco音乐主要见于路易斯安那本土的厂牌(诸如Swallow、Maison De Soul等)以及一些主要发行美国根源音乐的厂牌(诸如Arhoolie、GNP Crescendo和Rounder等)。八十年代,这种音乐获得了世界级的名声,一些欧洲厂牌(诸如瑞典的Sonet和英国的Ace)也开始大规模出版发行此类音乐家的唱片。格莱美甚至专为Cajun和Zydeco设置了特殊门类的年度奖项,卡津人和克里奥尔人的文化复兴看来指日可待。

 

其实这种音乐的家族代际式的传承才是它们的本质特征,包括The Balfa Brothers在内的乐队和音乐家们都是自小从他们的父辈那里学来了一身表演本领,通过几十年的演艺生涯将之产生的影响潜移默化的传给下一代,这些人过世后,他们的乐队又由儿孙们继承,延续着家族的音乐血脉。一个没有自小耳濡目染的接受那种特殊文化栽培也不会讲路易斯安那法语的人不可能仅靠听唱片和观看表演或进行相关技术培训去习得那种本领,它的神韵和气质的表达都被严格限定在自己民族和家族的代际传承中,这就是为什么至今Cajun和Zydeco仍是路易斯安那州西南部独有的音乐的首要原因。然而,这种状况确实限制了那种音乐的发展和传播,在他们后来出于推广目的开始采用英语演唱部分歌曲后也是如此。

 

曲目:Liberty

曲目:Mon Bon Vieux Mari

The Balfa Brothers

 

截止目前,节目中引用的Cajun音乐的标准曲目皆出自The Balfa Brothers,他们确实在音乐产业的严控下完好保存了Cajun的核心精神和他们所属民族的风骨,他们极赋歌唱性的表演为其打下了深刻的家族烙印,以至于人们在谈论那种音乐时无论如何都绕不开这群在路易斯安那郊外农场长大的佃农的儿子们。他们命运多舛,险些于一次车祸造成的两位Balfa兄弟的意外身亡而中途夭折,但他们又在小提琴家Dewey Balfa的领导下补充新生力量坚持了下来,直到他去世,他的乐队又由他的儿女们重新改造,焕然一新,继续致力于保护和发扬Cajun传统。

Dewey Balfa performing at the 1985 Louisiana Folklife Festival, Baton Rouge, Louisiana, Photograph by Robert Coffey, Courtesy Louisiana Folklife Program

Dewey Balfa1927 – 1992

 

The Balfa Brothers的老大哥Dewey Balfa曾在1981年出演过一部名叫“Southern Comfort”(中文译名:九怒汉)的越战题材电影,他携同几位音乐家在影片中示范性的向世人演示了Cajun音乐的原生气质,这是为数不多的将那种音乐附加于故事情节中的主流电影。在The Balfa Brothers之外,Dewey Balfa还有一连串与之并行的个人音乐履历,例如前面四曲与接下来这首作品都是他同手风琴家Marc Savoy和木吉它手D. L. Menard三人合作的,那丰盛的音乐馈赠让人很难想象它们仅仅是由三个人施以的。

 

曲目:J’Etais Au Bal

~~~~~~~~~~

Nathan Abshire1913 – 1981

 

接下来出场的Nathan Abshire比Dewey Balfa更老牌,年纪上算是他上一代的音乐家,他终生未能以音乐为生,直到晚年频繁与The Balfa Brothers同台演出才为人熟知,赢得了应有的名声,也通过那种深度合作排除了他音乐中原有的美国乡村音乐习气,从而促进了其风格的完善。他是Dewey Balfa竭力采取的众多保护传统Cajun音乐文化行动中最为受益的人。

 

曲目:Choupique Two Step

曲目:J’Ai Etais Au Balle

 

The Balfa Brothers是当代Cajun音乐历史脉络中的枢纽,由他们促成的风格的演化将在下面三首曲目中对比出来,它们是由不同时代的音乐家演绎的从同一个初始动机中发展起来的差异显著的作品。第一首是Nathan Abshire的短小的具有一定乡村音乐手法的原型音乐。紧接着的是Dewey Balfa与Marc Savoy和D. L. Menard三人于70年代演绎的Cajun三重奏,他们大大扩展了那一动机,将之作为一首标准曲并不为过。最后一首是曾多次荣获格莱美奖的Cajun组合Beausoleil的九十年代版本。正如乐队领导人Michael Doucet几十年来带领他的一班人马在音乐产业界中如鱼得水一样,他们深谙制作易于销售的娱乐音乐的操作规则,那种成熟理性的规范化手法消除了卡津人的土味,代之以一种紧凑的现代感和富于光泽的句法转换。他们又杂糅进去很多其它流行音乐成份,包括已被剔除的乡村音乐特点又重新回归了。此处暂不做评判,我们首先来观察Cajun音乐的演化现象。

 

曲目:Fee-Fee Pon-Cho

曲目:Lake Arthur Stomp

曲目:Vieux Crowley

~~~~~~~~~~

Doug Kershaw1936 –

 

最后一位需要特别介绍的Cajun音乐家Doug Kershaw是位载誉无数的超级明星,自他采纳唱片公司的意见改用英语演唱这种音乐后,他的事业就平步青云、一飞冲天了。他和他的弟弟Rusty Kershaw组成的二重唱在五十年代就已发行了众多销量惊人的单曲,其中包括Cajun音乐有史以来最畅销的歌曲“Louisiana Man”。作为一个小提琴家,他的音乐自然与这件乐器保持着紧密联系,手风琴退出了他的创作,由小提琴和人声主导的轮廓清晰、意向明确的旋律越来越投向乡村音乐怀抱。他作品的广泛的娱乐性顺理成章的使他赢得了华纳兄弟唱片的一纸合约,依托全球性的大公司的一套运作成熟的制作流程,他又重新灌录了一些自己早期的畅销曲。我们来一连四首熟悉一下Doug Kershaw脍炙人口的Cajun金曲。

 

曲目:Diggy Diggy Lo

曲目:Bayou Teche

曲目:Louisiana Man

曲目:Cajun Joe (The Bully Of The Bayou)

 

总是奏出高亢、激昂音调的手风琴并没有被Doug Kershaw一举排斥,他的曲目库中偶有手风琴领衔的作品零星点缀,只有在这些稀罕的曲目中他身为一个卡津人的血缘事实才被强调。他被一种由那件乐器制造的麻醉效应感染,沉浸在周而复始的旋律和舞蹈中,将他民族和家族代代相传的音乐基因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我们将用Doug Kershaw的两首手风琴曲目结束这段领略Cajun音乐风采的聆听之旅,然后转入下半场对Zydeco做一略论。

 

曲目:Cajun Stripper

曲目:Mama Rita In Hollywood

~~~~~~~~~~

曲目:I Know

 

如果说Cajun音乐是由卡津人从他们的阿卡迪亚人祖先传下来的法国曲调中发展起来的,是专属于卡津人的为保存和宣扬那种文化的纯净的音乐,那么Zydeco就是种族混杂的克里奥尔人的音乐。它出现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较之已有200多年历史的Cajun音乐,它还是个莽撞的小伙子。我们首先来通过两首作品直观的了解一下Cajun和Zydeco的差别,虽然曲名不同,它们确是同一首曲目的两个版本。前一首是由Nathan Abshire演绎的Cajun版,第二曲选自“激情鱼”的电影原声,影片中由Zydeco名家John Delafose率领他的The Eunice Playboys现场演奏。

 

曲目:Pine Grove Blues

曲目:Oh Negresse

 

首先,小提琴从Zydeco中消失了,Cajun音乐中那类如歌的平缓曲调不复存在,手风琴当仁不让登基加冕为Zydeco的王牌乐器。与此同时,又出现了一件新玩意,人们会留意到,Zydeco的乐队阵容中总有一个人身披一件波浪形金属背心,用手或勺子、开瓶器等器物上下刮擦,产生不规则的即兴节奏。这件名叫Frottoir的东西的原型其实就是搓衣板,是的,你没听错,就是搓板。在非洲和欧洲民间的一些街头瓶罐乐队中,搓板是很常见的一件配置,它是一种用手指或其它小物件刮击的节奏乐器。它产生的复杂的即兴节奏和原生态的特殊效果引起了Zydeco音乐家的普遍注意并随即将它引入乐队和音乐中,直到有一天Clifton Chenier突发奇想,将它改造成背心形状穿在身上,这种更为便利的设计为Zydeco打下了永久的烙印。

Frottoir

~~~~~~~~~~

 

曲目:Zydeco Et Pas Sale

曲目:Louisiana Two Step

曲目:Sweet Little Doll (Cher Catin)

 

正像谈论Cajun音乐无论如何都绕不开The Balfa Brothers一样,说到Zydeco人们也不得不首先提起Clifton Chenier,这位极大的扩展了这一音乐门类创作素材的“King Of Zydeco”。他对布鲁斯音乐的兴趣与对Zydeco同等浓厚,关于他到底是将布鲁斯引入了Zydeco还是他和他的乐队在用Zydeco的乐器和方式去演奏布鲁斯的争论很难论定。不管怎样,用手风琴代替电吉它的功能去演奏布鲁斯和布吉等同期美国黑人根源音乐的举动在当时的确动摇了涉及那类音乐的固有的审美。

 

曲目:Banana Man

Clifton Chenier1925 – 1987

 

这个满口大金牙的家伙习惯使用更常见的键盘手风琴而不是Cajun手风琴演奏,配合Frottoir的运用以加入更多的断奏削弱了Squeeze Box那种蓬勃有力的陈述性的乐音,他用轻快的曲调和密集的节拍摇醒了后者标志性的持续推进的带有自我催眠效果的反复。

 

曲目:Zodico Two-Step

曲目:Ton Na Na

曲目:Josephine Par Se Ma Femme

 

前面三曲听下来,属于Cajun音乐的反复的自我催眠的曲调被功能性的迁移至由手风琴和Frottoir交错构成的全局性的节奏运动中继续催眠下去。Cajun与Zydeco的分野显而易见。

 

曲目:Ay, Ai Ai

曲目:I Am Coming Home (To See My Mother)

 

Clifton Chenier的野心在于其音乐风格和题材上的广泛性,也在于语言上的可选择性。在演唱基于克里奥尔人的Zydeco曲目时他会使用路易斯安那法语,但对于更多的布鲁斯音乐和抒情化的歌曲他都会适应性的选用英语演绎它们。乐器选择方面,从构成Zydeco最基本的两个要件手风琴和Frottoir出发,到架子鼓、钢琴、电贝斯、电吉它直至萨克斯的引入,他的音乐一直在象克里奥尔人这个成份复杂的民族的形成历史那样不断纳入并吸收新的东西。

 

在Clifton Chenier活跃的时代,Zydeco已经越过根源布鲁斯和R&B的界限向着摇滚乐进发了,这是重要的一步,在那之后,Zydeco试图跟上时代的更迭,连续以融合了关联着其所处时代特点的新素材的不同面貌示人,它演化的脚步加快了,虽然这可能未必是件好事。

 

Clifton Chenier死后,他的Red Hot Louisiana Band由他的儿子C. J. Chenier继承,年轻一辈用更符合潮流的新技术、新观念去解释上一代人的音乐究竟会导致何种结果呢?我们将用父子两人分别演绎的同一首曲目来做一对比,也顺便结束关于这位King Of Zydeco的听觉盛宴。

 

曲目:Zydeco Cha Cha

曲目:Zydeco Cha Cha

~~~~~~~~~~

曲目:Capitaine Gumbo

一首带有加勒比情调的翻唱曲目同节目第一首The Balfa Brothers演绎的选自电影“激情鱼”中的原型作品相比已大为变形。下面再来直观的感受几曲这种轻盈的沐浴着柔和的加勒比海风的Zydeco音乐。

 

曲目:La Louisiane

曲目:Mazurka

曲目:Grand Basile

Queen Ida1929 –

 

有着“Queen Of Zydeco”称号的Queen Ida直到70年代才正式开启自己的职业音乐生涯,在那之前她一直是位贤妻良母和家庭主妇,虽然她的业余时间总是持续展露着她的手风琴演奏才华。她的出道预示了首位领导乐队且公开举办演出的女性Zydeco音乐家的粉墨登场。她的优雅气质使她迅速获得业界认可并成为第一个获颁格莱美奖的Zydeco音乐家。她的路易斯安那法语演唱由于曲风平易近人而另她音乐的接受群体大大超过了克里奥尔人。她所特有的切入方式使来源广泛的易于歌唱的素材毫无违和感的通向Zydeco之路。她和她的The Bon Temps Zydeco Band大部分时间都在前往世界各地巡演的路上,因此她那些最重要的作品大都是现场录音。

 

曲目:Bayou Polka

曲目:Corps Solide (Bonnie’s Song)

曲目:Frisco Zydeco

~~~~~~~~~~

 

前面提到,Cajun音乐通过不断反复的曲调对在场的人造成一种自我催眠的现象,Clifton Chenier将这一功能转移到节奏上,直到Boozoo Chavis出现,他又将旋律的反复带回到音乐中,而且变本加厉了。

 

曲目:Johnnie Billy Goat

曲目:Suzy-Q

曲目:Boozoo’s Trail Ride Breakdown

曲目:Last Dance Waltz

Boozoo Chavis1930 – 2001

 

那种坚决、果断的声音是Boozoo Chavis所特有的,他消除了他那个时期的因为融合了过多的风格因素和音色选择而不可避免产生的拖泥带水现象,简练和干脆又复归于Zydeco的形式中。他进而将那种简练浓缩为他音乐中的主要范式并严格遵循,这导致出现了一种效果近似于简约主义的Zydeco音乐,尽管它们各自由完全不同的方法构成。

 

曲目:Zydeco Hee Haw

曲目:Jealous Man Two-Step

曲目:Dancin’ Sassy One-Step

曲目:Zydeco Coteau

 

年纪上Boozoo Chavis是Clifton Chenier那一辈的音乐家,二人年轻时也确实一起演奏过。他甚至于五十年代就发行了号称第一首Zydeco商业单曲的“Paper In My Shoe”,但随后据说遭受唱片公司的欺诈而对音乐产业彻底失望从而远离了这一行。他养了几十年的赛马以及总是头戴白色牛仔帽因而获得了“Boozoo”的绰号。随着八十年代Cajun和Zydeco于世界范围内的复兴,他终于被不懈的唱片公司说服重启音乐生涯。从那时算起直到他去世的不足20年间,他为数众多的作品和独树一帜的风格为这门音乐指出一条正确(但不是唯一正确)的前进道路,他的成就也使他接过了“King Of Zydeco”的称号。Boozoo死后,他的The Magic Sounds乐队由他的儿子们继承。

 

最后两首Boozoo Chavis的曲目选自他的翻唱作品,原型分别是前面已听到的Nathan Abshire的作品和节目一开头由The Balfa Brothers演绎的被收入“激情鱼”电影原声中的曲目,它先前已被Queen Ida翻玩过一次了,我们再来听听Boozoo Chavis的版本有什么独到之处。

 

曲目:Jolie Catin

曲目:Zydeco Mardi Gras

~~~~~~~~~~

John Delafose1939 – 1994

 

我们前面已经听到了John Delafose和他的The Eunice Playboys在电影“激情鱼”中现场表演的曲目,他们当时一共演奏了三首,下面将播放另一首,以及他们翻唱的上面已分别由The Balfa Brothers、Queen Ida和Boozoo Chavis演绎过的本期节目和那部电影中的片首曲。

 

曲目:Poor Man’s Two-Step

曲目:Mardi Gras Song

John Delafose音乐的强力节拍和带动感令人难忘,正是他们在“激情鱼”中精彩十足的忘我表演才诱发出我对这种此前闻所未闻的音乐的巨大兴趣。这部电影上映后两年,John Delafose去世,他的乐队由他的儿子Geno Delafose接手。接下来一连五首将作为我对这位本色Zydeco音乐家的最虔敬的感恩与致谢,我总是深深的缅怀他。

 

曲目:Joe Pete Got Two Women

曲目:Co-Fé?

曲目:Bye Bye Mo Neg

曲目:Crying In The Streets

曲目:Las Valse De Freole

~~~~~~~~~~

Beau Jocque1953 – 1999

 

1999年,Beau Jocque突发心脏病去世,刚刚开启的一道Zydeco通往新声的沉重的闸门残忍的合上了。这位不朽的革新者存在于Zydeco音乐舞台上的十年曾给予了这种音乐未来以巨大的希望。

 

曲目:Give It To Me

曲目:Gardez Donc! (Look At That!)

曲目:Mardi Gras Blues

 

如此沉着、厚重的拍子叠加着刚劲有力的贝斯线造出的浩大声势一下子动摇了Boozoo Chavis为Zydeco制订的那直截了当的简约式表现法则。由唱片公司出于炒作目的蓄意挑起的二人究竟谁才是当代“King Of Zydeco”的争端看来不是空穴来风。

 

曲目:Don’t Tell Your Mama, Don’t Tell Your Papa

曲目:Yesterday

 

引入粗犷的Funk元素和动感十足的Hip Hop说唱为Zydeco打开了辽阔的音乐天地。Beau Jocque肥大的身形发出的雄浑的低声吼唱与另一位Hip Hop歌者的即兴表演你来我往、相互缠斗,其客观造成的彼此对立的态势持续激起音乐发展的动能。以上因素联合起来拉伸了歌曲的长度,使这种音乐由最初两三分钟的简单曲式向着五到八分钟的大结构演进,一些曲目甚至达到了十分钟以上的长度,从而完全突破了它自身面临的技术瓶颈。因此,说Beau Jocque和他的The Zydeco Hi-Rollers为Zydeco音乐带去的革新是空前的并不为过,这种大跨度的提升在Beau Jocque死后的二十年里再没有发生过。

 

曲目:The Hucklebuck

曲目:Pick Up On This

曲目:Hi-Rollers Theme/Low Rider

~~~~~~~~~~

 

好吧,好吧,节目进行到这里还是超过了四小时,都赖那个叫Beau Jocque的家伙把曲目搞得那么长。既然事已至此,我不妨再多唠叨一会儿。

 

不容否认,Cajun和Zydeco是一种低级的民间娱乐音乐,在它进入音乐产业以前,在它被文化工业高度理性的技术手段掌握以前,它是发自一个民族肺腑的原真音乐。那种原真性的娱乐与工业社会大众化的消遣有本质不同,前者是个体自觉自发的由衷的喜悦,后者则沉入一种群体性的无意识,任由一类规范化的商品法则全权支配,它的商品属性否定了自由心灵的存在价值,完全排除了生出愉悦的可能。

 

历代Cajun和Zydeco音乐家都受困于娱乐与消遣的辩证法,他们从那种音乐向外扩展的意图总是陷于被兜售商品的意图所利用的危险境地,前一种意图几乎鲜有例外的为后者篡夺。Buckwheat Zydeco便是个好例子,他于当代时髦的流行音乐界熟练的博采众长,却唯独失掉了Zydeco音乐最为核心的那份维系他民族血脉的乡土之情,这也就是缘何我对这位Zydeco世界的超级巨星避而不谈的原因。

 

上述情形可归结为Cajun和Zydeco音乐内在的先天缺陷,它的舞蹈性质决定了它纯朴简单的曲体,决定了它作为一种体育声学运动的空洞现象,效忠于身体的功能音乐自动解除了向高阶形式晋级的需要。它易于召集的作用和客观造成的个体意志的瓦解为官方文化管理提供了便利,这使它每一次寻求自我突破和更新换代的举动都毫无例外的沦为向文化工业的献祭。从Clifton Chenier到Beau Jocque的所有重量级音乐家毕生的努力都没有逃过那一缺陷的判决。似乎对某种更高级的音乐向它抛出橄榄枝的呼吁已迫在眉睫。

 

2012年,戛纳电影节获奖电影“南国野兽”的音乐喜人的出现了The Balfa Brothers的曲目,它并非原封不动的引用原曲,而是做出了更进一步的改良和提升。两位作曲家(其中包括导演本人)将The Balfa Brothers的一首三拍子的华尔兹作为通篇配乐的初始动机融入管弦乐配器中,制造出新颖的效果。

 

曲目:The Bathtub (Feat. The Lost Bayou Ramblers Performing Valse De Balfa)

 

这仅仅是两位作曲家的初步尝试,但却提出了一个方法,指明了一个方向,将Cajun素材部分引入管弦乐编排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存在于它自身结构和技术当中的缺陷。在一些片段中,两人更精妙的捕捉到Cajun音乐与简约主义内在的可通约的部分加以提炼。

 

曲目:Until The Water Goes Down

曲目:Mother Nature

曲目:The Survivors

 

影片的最终曲从那个初始的三拍子中分离出独立的主题并连续施以扩展、对比、再现等表现手法,它的激昂进行看来是对Cajun音乐和它背后关联着的种种民族因素的历史性复现。

 

曲目:Once There Was A Hushpuppy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