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anita 发表于03/26/2022, 归类于视觉 景观.

不只是摄影

译 |anita

节选自 The Photographer’s Playbook: 307 Assignments and Ideas. By Jason Fulford and Gregory Halpern. Aperture, 2014.

 

寻找你的倒影

Shelby Lee Adams

 

在进行人像拍摄时,如果你难以找到一个自然的或基于直觉的表情,或者是难以认同你的拍摄对象,请仔细观察他们的眼睛,看能否在那里找到自己的倒影。去寻找自己望向自己的样子。也请你的拍摄对象望向镜头,去那里寻找他们自己的倒影,然后准备好拍下肖像照。在那一瞬间,人们不会那么专注于想象相机所拍出的自己的形象,而是更多地用眼睛寻找自己。

 

最后的七张照片

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

 

在我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摄影更多是一种赚钱的方式,而不是一种冲动。我花费很多时间来传达并不属于我自己的想法。两年前,在利比亚革命期间,我开始走上一条更诚实的摄影道路。它事关找到自己的声音。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做的练习:在一个星期之内,每天拍一张照片。关键是要足够专注,只拍摄绝对必要的东西。是哪七张照片,不仅定义了这一周中的七天,而且能够定义你自己?如果你下周就要死去,而它们将是你生命中最后七张照片,你会如何拍摄?这项练习可以帮助你在生活与摄影中展开一次重要的自我剖析。

 

现在与过去

Thobias Fäldt and Klara Källström

 

我们对历史能给当代摄影带来什么、当代如何始终与过去保持关联这些问题格外感兴趣。

去外面拍任何一个你觉得有趣的东西。之后,对你拍下照片的周边做一点调查。在你来之前,那里发生过什么?用几句话记下来。流逝的时间可以是40亿年,也可以是一天;这不重要。

把你搜集到的信息和照片放在一起。那些过去的信息如何影响你今天拍下的这张照片?现在和过去摆放在一起,让你产生哪些思考?关于这个世界、甚至关于明天,这张照片有没有传达出更多东西?

 

死亡

Sam Falls

 

有些时候,一想到死亡,悲伤和焦虑就令我难以承受。其他时候,在当下处境令人平静、满足时,死亡这个念头又变成一个几乎令人愉悦的空想。无论哪种情况,关于自己和死亡的关系,我都无法形成一种持久的感受。此外,我也从来无法赋予生活中的死亡一个形象。你能吗?

 

拍摄氛围

Larry Fink

 

在一张图片中,氛围和空间是不同的两件事。氛围是一种充满能量的空间(charged space)。你能否在拍摄热度时传递出它的灼热感?能否在拍摄水时,让画面有湿润感,而不只看起来是一张水的照片?

 

让它看起来……

Lucas Foglia

 

1,拍摄一样本应是快乐的东西,比如一个人在笑,却让它看起来悲伤。

2,拍摄一样本应是悲伤的东西,比如一个人在哭,却让它看起来美丽。

3,拍摄一样本应是寻常的东西,比如一杯咖啡,却让它看起来令人惊异。

4,拍摄一样你想让全世界了解的东西,并让它看起来刻不容缓。

 

可信的谎言

Ron Jude

 

这个练习是为了证明,照片的真实性是不可靠的。在文字、指示或上下文语境的辅助下,用五张直白且未经数码修改的照片,打造一个令人信服的、并非基于空想的谎言。可以是五张照片一起讲述同一个谎言,也可以让它们各不相干地讲述五个不同的谎言。确保这些图片是简单而直白的。开始练习之前,请先看一下Robert Capa, Mathew Brady, W.H. Jackson等人一些著名的可疑照片,他们为这种欺骗性提供了范例。

 

对抗期待

Gary Knight

 

当你为一份出版物工作,常会被期望提供出他们想要的东西,而这需要一些我并不具备的实实在在的技能。我通常都会发现,我所面对的世界并不是我的编辑们所期待或想要看到的样子。这是个困惑,也是个挑战。

发生这种情况时,我建议你去表现世界原本的样子,而不是你认为人们所期望看到的它的样子。记住,现状是用来被挑战、而不是被确认的。简言之,面对一项创作任务,你要让自己成为观察对象的仆人,而不是观察者的仆人。

 

Jason Fulford回忆Saul Leiter

 

我的任务是为《光圈》杂志拍摄Saul Leiter和他那间美丽而凌乱的工作室。那天早上,我们初次见面,他提防着我,但也保持着礼貌。有那么一会儿,我跪在一个角落里,饶有兴趣地看着一把椅子后面一摞尘封的箱子。我正要把椅子从视线中挪开,此时索尔突然提声道,”不要移动任何东西。你必须透过它来拍。”我转过身看着他,两人同时大笑起来。但他的话是认真的。

 

Eliot Porter

 

在拍摄自然界中较宏大的景观时,你永远无法回头,无法再次得到你于过去某一刻拍下的同一张照片,因为当你回去时,它已经不在那里了。太阳已经不同了,气氛已经不同了。所以,如果看到了什么,就要毫不迟疑地拍下来。我发现了,没有什么是固定的,没有什么是永久的,一切都在变化之中。因此,我努力在做的事,就是去户外捕捉瞬间。

 

共同的历史

Greta Pratt

 

每个人都从属于很多群体,大到一个国家的国民,小到一个家庭。有一些人隶属于宗教团体,也有许多人加入了各种组织或俱乐部。每个群体都有一段过去,以故事和神话的形式分享给新来的成员。这些故事和神话形成了一个共同的历史,它被每一位成员所领会,并将整个群体团结在一起,由此形成一个群体身份。

挑选一个你所属的群体,从你的视角出发,为这个群体拍照。思考一下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视角。接下来想一想,该群体之外的人可能会如何看待这个群体,然后采用他们的视角,来重新为你的群体拍摄。

 

人的境况

Ted Pushinsky

 

我本科读英语专业,专攻十九世纪文学,特别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和狄更斯的作品。他们对人类心理的洞察,为后来叙述爱与死、善与恶的故事奠定了基础——仁慈和善意对抗背叛与腐败的故事。我要求学生阅读两章康拉德的《吉姆勋爵》,之后,让他们基于其中一章拍摄一张照片。我强调,我要的不是对场景摆设的再现,而是希望他们拍摄的照片,能传达出他们在阅读过程中所收获的,对人类存在境况的感悟。

 

影子日记

Lynn Saville

 

幼年时的我们,比大人更能留意到一个会始终随行的伙伴:我们的影子。为了重新点燃那丰富的、孩童般的视觉想象力,让我们来制作一个影子日记。

跟手写日记一样,你的十到十五张照片构成的系列,或曰视觉 “条目”,应该暗含一个叙事,或揭示一组相关联的感受。你可以追踪自己影子的 “冒险”,它与其他影子的互动,或你对周围其他影子的感知。尝试不一样的角度和眼光、白天和晚上的不同时刻,以及不同的心情。此外,你也可以使用自己的灯光设备来创造影子。在为日记排列图片时,关注视觉语言的诸多要素,比如形状、对比度、景深和构图。

 

秘密与障碍

Jaap Scheeren

 

你最大的秘密是什么?它是什么样子?藏在哪里?如何四处游荡(move around)?你能为它想出一个比喻、或联系到某种实物吗?

将其可视化,并在旅途中带上它。制作出这样的图像。挑战自己。

把“秘密”替换为“障碍”,再回答一遍上述问题。

 

死胡同场景

Paul Schiek

 

Jim Goldberg,一位杰出的摄影师和老师,在我学习摄影的最后一年,给我布置了一份作业,它至今仍影响着我。他让我去找一个没有摄影资源的令人沮丧的地方,在那里进行时尚拍摄。我们选定了内华达州的里诺市。没有出租房,没有布光棚,没有模特公司。目光所及,只有一月份的苦寒,和一堆破碎的梦。

使用极少的资源展开工作,并从一个看似死胡同的局面中弄出一些东西,这是任何人在任何行业、任何时间都可以去做的一个尝试。

 

文字与照片

Alec Soth

 

我认为这是最难做到的事情之一——把文字和照片相结合。但我肯定会去尝试。

——Robert Frank

作为一名摄影师,我持续进行自我教育的一部分,就是思考文字与照片如何结合。在这项练习中,请在一页纸的半面上,打印一张你拍的照片,在另一半上,写下不会破坏照片魔力的文字。直白地写,不要使用形容词或花哨的字眼。不要解释照片;要加强它。

完成后,将这张纸对折。没有文字的照片是否更好?如果是的话,换用不同的照片重复这项练习,直到你做出一个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图文组合。

 

私人图书馆

Triin Tamm

 

想一个书名,它需要让你一看到就有欲望去图书馆借出来。然后,为这本书制作一张封面图。

 

问题的全貌

Charlie White

 

想象一个完整的故事,或一个问题的完整面貌——可以是个人的也可以是政治的——或是你努力想解决的一些深刻问题的全部面向。致力于拍摄一张照片,让它尽可能精准地点出这个问题、这个麻烦、这份关切。

不要沉湎于复杂的技术。相反,要找到最简单的方法来传达你的想法——这里的目标是提炼你的想法,使你能够借由简单的手段来捕捉它,而不是去精心制作它。

为了力图达到该练习的目的,请考虑你照片中的每一个面向:它的标题、规模大小,它使用的媒介和材料,以及它的呈现方式与样貌。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