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肥内 发表于05/15/2020, 归类于博客, 肥内.

格放20200515:麥秋

後話:

讀劇本時發現紀子與謙吉在咖啡廳時,牆上的畫本來寫是米勒的《拾穗者》。他們的對話也與麥子有關——謙吉說,省二(也就是紀子那個戰後沒有回家的哥哥)在戰時給他寄的信中夾有一隻麥穗,因為謙吉當時在讀《士兵與麥子》。大概小津覺得麥的意象太強太刻意,最終改成了花;而花,卻因此象徵了紀子的內心——我們都知道紀子此刻應該對謙吉已生好感(花的畫「從以前就在那裡」則再一次強調出「近在眼前的情感始終都在只是還未發現」的主旨)。有趣的是,《麥秋》開場時的海浪,雖說是用來與片末的麥浪前後呼應(為了體現片末的麥「浪」,小津用的橫向跟拍鏡頭不是直線運動,而是弧狀運動,鏡頭對準了一個屋子——可能是大和大伯家——作為圓心的弧形運動),但這個浪又像是接續了《晚春》的收尾;繼而,未歸的省二,又像是《東京物語》沒回來的昌二之前導。《麥秋》因此在小津電影序列中佔有極重要的角色。遠嫁的紀子搭上帶著女兒的鰥夫謙吉,在某種程度上後來也變形為《早春》。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