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新球 发表于11/16/2011, 归类于新球.

穿毛衣的女孩

我第一次见到世界碎片剥落的时候,那阵风托起了微尘,梧桐叶缓缓飘下。上一次是蓝黑色的海,亘古的浪潮拍打亘古顽石,双方都没有退让的意思:在石头的皱纹里,我能看到他的眼神。

我与她只有只言片语的网络交流。没有办法,她看过我写的东西,我也一样,那么,见面还有什么还说呢?我也不是同性恋。那天不慎在菜市场遇到她的时候,她穿了一件白色与橘色的条纹针织衫,正笑咪咪地向卖菜老头道别。

“我害怕总穿毛衣的人”,不慎也被她认出来之后,我们坐在公园里看老太太伴着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聊天。那会儿是深秋,南方的这个季节不免返潮,我的衬衫领子粘糊糊地贴在脖子上,没穿袜子的脚已经从鞋底闻到了汗味。

“因为他们身上冒出无数的触角,每一条细绒都在朝你招手,要抓住你⋯⋯”我在心里默默地想,我姐姐就是那样的人。每次见面,她总是要奋力拥抱我,两只乳房左右夹攻,简直要把人闷死。明知我害羞,她也非要亲我脸,摸我头发,扯扯我的耳朵,不胜枚举。有时候我简直怀疑,喂我喝奶长大的不是我们的妈,是她。一年四季,姐姐都千方百计穿毛衣,气温实在高的夏天,她往往退而求其次,穿棉质的针织衫,并且她的衣柜里只有纯色,告诉她高级灰百搭,她也只是懒懒听一耳朵,继续不停吃甜食。

周可可撇撇嘴,对我的言论充耳不闻。我也沉默了。克制是一种美德,显然在发白日梦方面我还是太过散漫。正这么想着,她忽然掰过我的脸,直愣愣地看着我的眼睛,一把小提琴弓戳进我眼睛里:

“我知道了,你还把自己当成女孩儿。”

可笑。我一把推开了她的手。轻蔑从肚子上升到喉咙,但我没说话。《何日君再来》,何日君再来。老阿姨们还在跳舞。我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解开裤扣,周可可还来不及尖叫,就被眼前的景象噎满一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