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无风 发表于07/27/2012, 归类于博客.

莎翁悲剧第二场记–July 26, 2012@ Boston Common

是的昨晚在写完第一场记之后神差鬼使又回到了剧场。事实上这一周以来都没有好好吃饭,消耗很大。我是要借这个舞台扩大着什么的容量,撑开些什么,自己是清楚明白的。试图反抗什么是徒劳的,正面迎上去才是。什么狂热什么神差鬼使什么发烧,那些的后面是什么,自己大体是明白的。这种机会大体是难得的,尤其是把一个公演从头看到尾而不必考虑票价。这个舞台有吸引着本性的东西,一部分动机清楚明白,另外有一部分还藏在戏幕之后,大体不把它揪出来我是不会死心的。

好了,直接上第二天的记录。

无法死心的自己在下午6点半到的现场。因为天气的缘故,今天这个时段连第一排都没有坐满。我轻松找到绝佳位置,顺便和工作人员攀谈起来——因而得知除主角外的剧团有两套阵容(事后我发现更喜欢首演的阵容,跑龙套的人的演剧态度和舞台细节是关键,尤其是当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主演身上上时,总有些如同我这样的讨厌的观众会注意暗处的细节)。所以今晚我会看到的第二套阵容。

顺着我身边坐下的今天是一个来自以色列的小伙子,正在埋头读剧本。事实上我稍微对比了第一幕的剧本,基本上和莎翁原著是一样的。

大概过了10分钟前区解禁,于是我不顾整体观感,直接跑到侧翼离舞台5-10米处,决心要把他们任何细微的动作都看到。

确实要不是二流演员呢。就算是离得多近,演出都毫无破绽。甚至连观众可能根本不会看到颤抖都适时地做到,无论是主演还是配角还是跑龙套的一丝不苟。这是专业应该有的素养。

 

今天演员们显得比昨天自然,这个时候换了装的演员开始上来培养感情了。

半吊子的东西怎么可以从主演那里出来!在前一篇里面我诟病过Coriolanus的独斗场景吧,舞台动作指导一定是看出来了。在这个时候他们上来进行重点突破排练。

 

 

说了没有力度就是没有力度。刚过一遍走位的时候,还是那个样子。指导喊停,再来,最后还不得不亲身上台示范。

 

 

除了给主演这个重要场景过场外,因为二套班子的缘故,那些要挟持二线固定配角的新人们也要过来好好合演一次。不过无论如何,这次的动作有了极大的改善,力度终于是专业演员应该有的力度了。

开场,导演上场,今晚有两位嘉宾,一位是舞台总监,一位是LGBT Youth的高层。今晚这台剧是献给为了麻省同性恋婚姻合法而作出过重大推动的本剧的舞台总监,还有为青少年同性恋提供帮助和leadship training的LGBT Youth Boston的。我真是有幸见到这些人。

 

开场,还是罗马第一公民,和首演一样,水平稳定。
接下来是补一些剧照了。Coriolanus的登场:

 

他的罗马保卫战斗。这张剧照是他在祈祷后准备攻城的时候。

 

然后就到了改良了的和对方将军的近身肉搏战。这次真的好了很多,虽然不是100%的完美,但是远远高于首演那种小孩子都能看得出来的儿戏了。

 

 

战斗胜利后,他的将军在军营就让他放弃掉自己的谦卑,接受Coriolanus这个封号

 

之后是英雄受封,以及政客鼓动市民反对他。

 

 

 

 

英雄被放逐。他离开的时候也下定了决心,从此远离了这个有妻儿父母朋友战友的世界。用他的话来说,这一切此后就彻底忘记好了。

英雄被放逐的这段现场器材出了差错。Coriolanus的声道出了问题,麦克风能传出来的音量不及正常音量的三分之一。而这段有大量的对话,最后还有英雄的哀嚎。在暗下调试麦克风不果后,Nicho就放开了演技,正式展示他的发声技巧。最后的哀嚎虽然声势没有首演的时候那么有迫力,不过他还是多少挽救了场面。不过观众都捏了一把汗吧。然而台词他都念好了。对了插个话,在首演的时候出现过4-5次的台词迟疑在公演第二天基本上找不到痕迹了。

然后他投奔敌营,说着如果他出来的时候把自己杀了那是正义的;但是如果如果他们接纳了自己,那么自己就全心为这个国家服务。

 

 

 

但是这样果然是不行的啊,中间剧情我就省略了,直接上图那个女眷们劝降的场景,然后是我要重点吐槽的地方了。

 

 

剧情发展到这里,因着地理优势,我已经准备好了录像。饰演母亲的Karen在下半场都必须一直饰演一个有力的悲伤的又强硬的母亲。关于她在劝降的时候如何用身体表现出角色的那种身体软弱地渴求却又言辞强硬之类的矛盾,在首演的场记已经写过了。今晚她演出的力度没有丝毫的减弱,也没有退缩,我期待着的英雄的回应反而证实了首演上的那个可能确实Nicho演技的爆发。在今晚他塑造出了完全不一样的Coriolanus。今晚的他,在面对同样激烈的渴求时,他表现出了克制,迟疑,然后是前跨一步的回应,又再退缩,最后仿佛被巨蛇缠身一样向前跌出,只伸手拉住了母亲的手,喊了一句母亲,却断然收声,吞下了后面的台词。我觉得Karen也对此表演有困惑,因为她也没有作出恰当的回应。我甚至一时间认为Nicho是不是忘词了。幸而在几秒的迟疑后,熟悉的台词回来了。

姜还是老的辣。就算是看起来是爆发一般的演技也是实实在在的,反而年轻的主演在这两晚还不太稳定。

说起来,虽然我是抱着看那激烈的碰撞而来的,但是过后细想,这样的Coriolanus也是可以的。但是哪个才是他真心的对角色的理解呢?我觉得我开始为这个场景着迷,想要找到他的答案了。唉。没救了。

之后的剧情大家都很熟悉了。Coriolanus撤军,虽然他的行为得到了在场的人的理解,但是大家都不接受(C的行为在他们看来倒是光明正大的,因为所有的劝降都是当着自己的兄弟面来进行的),最后在罗马城欢呼得救的同时他自己被兵士乱刀刺死。

 

面对被刺死的Coriolanus, 敌营的将军,那个和他肉搏过,又接受了他的投降,最后又同意他撤退的人,说道,我的愤怒已经消失了,现在我要和我的悲伤纠缠了。

然后他命众人抬走他的尸体。

 

在舞台最后的灯光熄灭前,他的儿子捡起了他尸体下被遗忘的短剑,指向上苍。




One Comment

  1. […] 更新:莎翁悲剧第二场记–July 26,2012@ Boston Common […]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