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瑜珈熊 发表于06/27/2011, 归类于乐评.

标签

夏日的细枝末节

文/瑜珈熊

Peter Scherr: 《Son of August》
厂牌: 1 Hr Music
发行时间: 2010年5月

  1. Tougue
  2. August
  3. August 2
  4. Willing
  5. Son of August
  6. Assonance
  7. Lucky
  8. OK Chorale
  9. Strangers
  10. Button

Michael Blake, 萨克斯
Michael Sarin, 鼓
Peter Scherr, 贝司
Tony Scherr, 吉它 (左声道) 贝司(“Assonance”)
Brad Shepik, 吉它 (右声道)

在听音乐前看唱片介绍是一件很错误的事情。

Peter Scherr在自撰的专辑介绍中说:“这张唱片的多数音乐都是在炎热的八月写就,所以我用八月来命名。那段时间里,不知有多少汗水从手指滴落在琴键上,我希望这些具有摇滚风格的音乐,同时能够散发出爵士的味道…”

爵士乐…摇滚乐…,在我耳中,两者的嫁接融合以失败者居多,而成功者凤毛麟角,所以每目及“爵士”、“摇滚”两字眼并肩而立,便会不寒而栗、不知所措,企图绕道而行以敬而远之。尤其最怕诸如“带爵士味儿的摇滚”或“带摇滚范儿的爵士”这类形容。

最大的问题是节奏。与爵士乐模糊、灵动的节奏相比,摇滚乐四平八稳的扎实鼓点儿磨穿听众耳膜不说,常常给同台的爵士乐手带上一副沉甸甸的镣铐、将其禁锢在一块块方方正正的监牢之中,更不要提鼓手与其他乐手间微妙的互动了。深受摇滚影响的鼓手也大多不谙“少即是多” (less is more)和“松弛的强度”(relaxed intensity)这类更为爵士乐手所尊崇的理念,爱过度强调感官刺激而弃动态与力量变化之于不顾。这亦是Fusion的顽症之一。没有贬低摇滚的意思。the Band鼓手Levon Helm的鼓朴实无华但同时soulful异常,先锋者如女钢琴手Marilyn Crispell都曾与他们一起演奏。

音色也是个问题。不似吉它、贝司和键盘类乐器在电声化后获得了独特的魅力,爵士乐中常见的管乐们在被电声化或在其它电声乐器的包裹后,自己的音色魅力往往丧失殆尽…乐手们被迫在一个极窄的音色空间内施展自己的家伙,常常捉衿而肘见,尴尬异常。

当然,以上攻击低劣摇滚爵士之辞万万不可用在“八月的儿子”身上。

音乐一出,Peter Scherr的这支乐队使我即刻联想到鼓手Jim Black的AlasNoAxis,但此印象在几曲过后便逐渐消失。Black自己对AlasNoAxis的一句话描述是:“以失真、电子和一支萨克斯代替主唱的旋律化singer/songwriter音乐。” Scherr的音乐里没有掺和电子,“失真”也仅限于两支吉它偶尔的嘶鸣,两支乐队虽然在融合爵士与摇滚的大方向上是相通的,但仍有很大的不同 (Jim Black在Peter Scherr的Headache乐队中担当鼓手一职。巧合?)。同样是围绕一支萨克斯(AlasNoAxis的萨克斯是Chris Speed;八月儿子里的萨克斯是Michael Blake。两位都是纽约downtown scene中的猛将),两支萨克斯吹着同样简单的旋律。在Speed的背后,ANA的电吉它手Hilmar Jensson、电贝司手Skúli Sverrisson和鼓手兼笔记本儿手Jim Black使出浑身解数,繁复的节奏与相互撞击的强大音效衬托Speed浑厚的Tenor萨克斯制造上下翻腾的声场,高潮处,先锋萨克斯嚎叫从电吉它失真的金属式强力扫弦中奔腾而出—这是赤裸裸的情感宣泄; 而在Blake身后,与Black一样传统爵士乐中节奏组出身的贝斯手Scherr并没有伙同鼓手Michael Sarin和两位吉他手织起音效巨网,而是以自己稳重冷静的低音贝斯把持着整张专辑音乐的魂、Sarin的鼓沉稳但不失味道、两支吉它起承转合细腻微妙, Michael Blake的萨克斯即兴以“理性”取胜,但最令人称道的是充斥整张专辑的细节之美。

炎炎夏日需要这样的细枝末节。

[audio:http://www.digforfire.net/music/sonofaugust/01Tongue_MV1.mp3|titles=Tougue|artists=Peter Scherr]

Tougue 萨克斯与贝司共奏巧妙设计的简短groove,开宗明义。吉他手Brad Shepik与Tony Scherr(Peter的兄弟)在右、左声道各自solo,前者有棱有角、后者味道悠远。乐曲过半,萨克斯与贝司的groove由辅转正,循环往复之下,听者仿佛陷入恍惚的边缘,直到5:55处Blake的Tenor以低沉的呜咽与之前的groove脱离开来,几声嘶哑的低鸣之后,在6:12突然以清冽的音色蹿跃至高音, 迸射出一段激情四射的萨克斯独奏,之后在降落的过程中不断探索音色之变幻,终于又回归groove,但与之前相比平添沙哑之声。整首曲子优美地降落、降落…降落在右声道静谧的和弦回响之中。

August 双吉它过载开场,左辅右主,Sarin 1、2、3、4…1、2、3、4…的摇滚鼓点不只是稳健,那第三拍次次打到我的心坎里。萨克斯摇曳开始了新篇章,双吉它伴奏。 Blake不慌不忙地构筑自己的solo,以节奏、旋律、音色积攒起的动量,在短暂地回顾主题后在3:40 绵延流出。 Tony的哇音电吉它solo上书 “摇滚”二字,其兄也在此处加强了贝司手劲,以沉稳的“咚咚”牢牢拽住自己兄弟的“哇哇”。

August 2 Peter的贝司牢不可破,原木与钢弦之声在两把电吉它声响的包围中仍清晰可辨。Blake在这里演奏的应该是高音萨克斯。Tony一直在clean地扫着弦,而Shepik与Blake的unison若即若离,其由伴奏转入solo的方式妙不可言,一段暗含blues意味的即兴后,以与接入solo相同的手法将位置禅让给Blake。Blake随手抓过Shepik即兴的尾巴,重复之后,以高音萨克斯独特的音色吹起节奏感极强的一段solo,不久即回归旋律。Peter的贝司仍旧暗流涌动。

Willing 悠扬/温暖/夏日/漫长的海上旅行/躺在甲板上望着地平线上夕阳的余晖/洒落进平静的大海/金色的碎片 (不是诗…咱从来不写诗!)。Peter在乐曲临近末尾之时短短地solo了几下,算是目前最明目张胆的一次亮相。结尾并没有出现开头的旋律,而是轻轻地消失在地平线的边缘。

Son of August 点题曲亦是欢快曲。Blake在Tony 清新的扫弦之上无忧无虑地跃来跃去,他也从不吝啬自己萨克斯的丰富音色。畅快!

[audio:http://www.digforfire.net/music/sonofaugust/06Assonance_MV1.mp3|titles=Assonance|artists=Peter Scherr]

Assonance 古琴?Charlie Haden?不对,这是Peter的贝司! Assonance在Peter与兄弟Tony的贝司对话中拉开。Peter醇厚的音色充满了木头的质感。这是整张专辑中最爵士的一首,鼓手Sarin移师于各镲片之上,施展开“Paul Motian”绝技,以空灵渲染着色彩。 Tony在右声道低调的bass guitar独奏后,Blake由Tenor换挡至Alto或Soprano,在松弛、模糊的节奏上“紧张” 地solo。 Peter短暂的弓子solo惹人遐想,巴赫在3:58一晃而过。

Lucky 两下drum roll后,Sarin保持着纯正的“爵士”范儿,与Peter和吉它互动频繁。这是真正的爵士节奏组。 Blake再次与Shepik勾搭上,俩人的unison旋律若即若离。高音萨克斯最适合凹凸的旋律即兴。 Shepik深谙Thelonious Monk和Herbie Nichols的“弹奏旋律!” (play the melody)之道,solo条理分明,易听易懂。Peter也再次展示了如何以短小solo引无限遐想。

OK Chorale 突然庄严肃穆起来,Peter的贝司也少有的奏起了均匀的节拍。一瞅曲名,原来是首Chorale,难怪难怪…不知巴赫爷爷听了会作何感想?萨克斯缠绕在贝司周围给吉它做起了伴奏,让人拍案叫绝。Sarin的两把鼓刷子也不是盖的。

[audio:http://www.digforfire.net/music/sonofaugust/09Strangers_MV1.mp3|titles=Assonance|artists=Peter Scherr]

Strangers 两把吉它,左边是民谣范儿的扫弦,右边是无忧无虑的清新旋律。萨克斯加入,Blake、Shepik二人组又玩起了unison。混乱始于2:52,鼓手发飙、一通狂敲,Shepik也适时地制造着失真的声场。在这炙热的声网之上,Blake的萨克斯几次嘶鸣但浅尝即止,但终于还是爆发。赞各位乐手在这混乱中之中仍然能够做到层次分明。层次说得不仅是乐器间的关系,更是横向时间轴上细腻的强静对比。5:45,萨克斯一埋头,以低音融入大声场,而一不留神,右声道出现了工业噪音。6:30,早已在此混乱声场中我行我素地拨楞着乡谣套路的Tony终于冒了出来。精妙的荒诞感。
Button 短小的尾声。萨克斯缺席。主角是Peter、Tony和Sarin的三重奏。氛围缓慢移动着。1:36 Tony甘洌的扫弦。1:43 Peter和Tony两兄弟的心有灵犀(或是高明编曲?)昭然若揭,令人回味。专辑在两兄弟的回响声中怅然而终。

这绝不是爵士、绝不是摇滚、也绝不是爵士摇滚、更绝不是摇滚爵士。

用Peter Scherr自己的话说,这叫“创意音乐”。

以一段摘抄结束此文:

“我常将手头的音乐项目称为创意音乐,这种说法简单明了,内涵丰富。创作一般涵盖多种音乐风格,突出创意及艺术创作的理念。在风格多样的音乐门类中,我有自己特别的兴趣所在,常在音乐作品中予以表现。

我尽量避免用“摇滚”、“爵士”或“民谣”等较为直接的字眼说明风格,原因在于,首先,这些字眼不能准确说明我目前的创作,其次,这些字眼会局限观众的预期。我的音乐包含各种音乐风格的元素,但其中也包括对我较为陌生的音乐风格的探索。这是我进行音乐创作的原因。我希望了解更多能令我倍感兴奋且兴趣十足的音乐-可能是我根本无法理解,或无法完全理解的音乐。”
–Peter Scherr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7 Comments

  1. Ocean
    06/27/2011

    写的好像liner notes,还是本来就是?

  2. 瑜珈熊
    06/28/2011

    没有没有。

    就是觉得人家一曲一曲创作的,不太好意思不一曲一曲的评论。

  3. Ocean
    06/29/2011

    哈,我看你写的相当靠谱啊~~创意音乐在中国他们没有向你邀文什么的吗~~要是有你写的内页说明的话,我一定买来听,咔咔

  4. 爱私奔
    06/30/2011

    这张太是我的菜了!

  5. […] 瑜珈熊 Peter Scherr《Son of August》专辑乐评 载于 掘火网刊 […]

  6. 瑜珈熊
    07/01/2011

    “创意音乐在中国他们没有向你邀文什么的吗~” — 嘿嘿,这篇就算是他们邀的。

    “这张太是我的菜了!” —莫有想到呦!

  7. yincan
    07/17/2011

    音乐很精彩,在七月流火的早晨,听起来很带劲。评论也很棒啊,多谢。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