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余扯淡 发表于07/28/2019, 归类于乐评.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译制 | 余扯淡
校对 | ricepudding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译者前言】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在掘火字幕组开始的近期project《年轻人的音乐会》当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有别于哈佛讲义中出现的伯恩斯坦。在这里鲜有晦涩的乐理知识和拗口的名词,伯恩斯坦面对的是一群年轻的听众,或换言之,古典乐的入门听众们。而这样相对轻松的氛围和讲授方式并非意味着我们将不会面临挑战,聆听马勒便是其中之一。马勒不同于写出那些人们能随口哼唱的旋律的浪漫主义作曲家,对于非古典乐迷来说,他始终是一个辨识度相对较低的存在。而了解一个陌生人的成本往往高于了解一个熟知的人,更何况马勒是集几对矛盾于一身的一名作曲者。首先,马勒在是一名作曲家的同时还是一名指挥家。我们似乎找不出多少兼具这两个身份于一身的存在,即使是对于像富特文格勒这样坚称自己是一名作曲家的人来说,我们也不以这个身份来铭记他。而马勒的确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在指挥上卓有成就的同时,又写出了不少颇有影响的曲目。

马勒着着实实算得上是一个边缘者,称之为边缘不仅在于他立足于两个世纪之交。马勒的确立足于不同的“边缘”,而折线边缘交叉折返又在中簇成了一个圆点,我们看到的马勒不偏不倚正踩在这黑线密布的圆点上。而马勒是迟疑和困惑的:另一方面,在大地之歌中,我们又能听到鸟鸣花香,南山绿枝之景,万物复苏之像。一方面我们能在马勒第九中聆听到极度的苦痛与挣扎,或借用友人的一句比喻,一种即使是LSD也无法带给人类的感官上的刺激,如恶业果报,为深红国王不逮。若是带着这种心态再看马勒,我们便不难发现他是一个矛盾集合体,一方面竖跃浪漫主义的纵队,位列诸位名家之后;另一方面又如同预告的枪声,站在了肖斯塔科维奇,勋伯格等一系列现代派之前。但马勒绝非颠覆者,亦或是革命者,他是犹豫的,同时又是不舍的。在他的作品中,既有肖氏的声响,也有浪漫主义以降的氛围。这种半虚半实,有如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对于童年回忆中那半梦半醒的笔触。

马勒的第三种矛盾是在于他对自己的认知的,一方面我们能在他的交响曲中找到不少童稚歌谣,乡间民歌;但同时马勒第九又恐怕是我们所能听到的最痛苦的声响,那是来自一名垂危之人失意的苦衷。如伯恩斯坦所说,这样的几组矛盾,勾织出了马勒这名在我们看来或许是最复杂的作曲家。而至于这些矛盾之间的平衡与取舍,就请交给各位观众自行判断吧。(余扯淡)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1078257/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