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troll_troll 发表于01/02/2021, 归类于乐评, 电台.

标签

掘火电台095 From Nujabes To Sebajun

编译播音|Troll_Troll
音频制作|Bass Wong
封面设计|Petit

 

直接下载:右键点击此处

 

收听方式:

1. 使用上方网页播放器(兼容iOS,可将此页链接复制到手机播放。因为缓冲问题,收听过长节目时请避免使用)

2. 使用上方直接链接播放或下载到本地播放

3. 使用iTunes Podcast(电脑或移动设备,手机用户可在iTunes Store或Podcasts app中搜索“掘火电台”)订阅收听:点击此处

4. 到网易云音乐页面或app收听:点击此处

5. 到荔枝fm页面或app收听:点击此处

6. 到B站up主“掘火档案”音频/专栏部分收听

 

 

2010年的2月,著名Hip-Hop音乐制作人Nujabes由于事故去世,距离现在已经十年。十年前的掘火电台也有一期为Nujabes制作的节目,当时他刚去世不久,那期节目的主播悲伤溢出耳机,止也止不住,我作为听众跟着心碎。但是十年后我们重新慢慢回顾他的人生和创作,或许可以少一些情感多一些细节追寻。毕竟是要描述一个伟大音乐人的生平,稿子有点长。

编译自原稿: https://jeff.kim/seba-jun/

在Nujabes的职业生涯中,相比较音乐圈中的同辈,他非常注重隐私;因为他希望人们的注意力只集中在他的音乐上,所以他避免接受采访和宣传活动,也没有多少照片,甚至许多他的乐迷都不知道真实的他长什么样。

Seba “Nujabes” Jun是一位唱片店老板和制作人,虽然大多数人都知道他是后者。

然而,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一直在学习制作嘻哈音乐的人。

 

 

P1 Guinness Records and Sweet Sticky Thing

 

我们从东京东部,Nujabes长大的地方开始说起。话说他很小就开始在位于涉谷的Guinness Records(吉尼斯唱片店)打工。这家实体店直到他逝世后一年才关闭,但他楼下的电子网店Tribe依然经营着,销售他的Hydeout Productions厂牌出品的唱片。

Nujabes最亲近的朋友之一Pase Rock如此评价当时东京的唱片店:

“你也许知道,曾经东京的每一家唱片店都有自己的风格和喜好。他们大部分都不在了,但在过去那是每一家店的id卡,所以你会去每一家店看看他们都在卖什么。Jun的店就是一家地下Hip-Hop专卖,囊括了所有你可能需要sample的东西,soul,jazz等等。60% Hip-Hop,40%其他的。Jun不喜欢商业化的Hip-Hop,所以你在店里不会找到DJ Premier,Pete Rock或者Five Deeze这些。”

当还在这家唱片店打工的时候,某一天Nujabes终于忍不住创造了自己的节拍。从学习元素如何组合开始,他重新混了说唱歌手Nas的 “One Love”和”Illmatic”,在1998年的时候通过Top Graphicers公司压制成了黑胶唱片,然后和当时流行的录音片段混合,产出了当时被称为“Dimention [sic] Ball”的碟,也由于他使用这种先驱技术被Pase Rock起了个叫 “Crazy Hustle”的绰号:

“Crazy Hustle(拼命三郎), 我这样叫他。东京有几千万人,所以店里来往的客人很多,他做得非常好。我从他身上学到了Hustle(拼搏)的精神。”

同年,Nujabes通过Hyde Out Recordings(现在的姐妹公司Hydeout Productions)发行了一盒包含36首曲目的mixtape–——A面18首,B面18首,名为“Sweet Sticky Thing~Reload All Good Music From Old To The New~”。乐迷讨论中常被简称为“Sweet Sticky Thing”(甜甜黏黏的东西)。这个名字是向Ohio Players经典专辑“Honey”中的同名歌曲致敬。

因为“Sweet Sticky Thing”极其有限地只在当地发行磁带,它被认为是地下嘻哈磁带收藏者的圣杯。它是Seba Jun第一次用“Nujabes”这个名字发布的的长篇作品。

Nujabes也在此时开始与L-Universe合作,也就是现在的Verbal(Hip-Hop界著名情侣Verbal and Yoon. 隶属于他的妻子Yoon,他们的AMBUSH系列)。Marcus D对此有话要说:

“L-Universe是Verbal。Verbal其实是亚洲人气爆棚的流行歌手。但那时美国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也不知道,直到我飞回西雅图,和我的朋友见面,给他看了一张照片,说’我有一张和L-Universe的照片,他和Jun合作了’,我的朋友就说‘hey,那是Verbal呀!’”

 

 

P2 Creating ‘To This Union A Sun Was Born’ with Substantial

 

Stanley “Substantial” Robinson是一位音乐人、热心的活动家、社区组织者,也是Bop Alloy的半边天。他在采访中说,这一切都始于一通电话:

“我是通过大学里的一个朋友认识Jun的。那个朋友后来成为了一个说唱歌手,也就是后来人们熟知的“Sphere Of Influence”。当我的朋友回国后,他在Jun的唱片店得到了一个演出机会。那时还没有人知道 “Nujabes “是谁。 Jun搭讪我的朋友,问他当时纽约有没有值得一听的说唱歌手,于是这位老乡就让Jun听我的说唱。 我朋友接着放了学校里做的一个mixtape,叫Disc 1,里面正好有我。接下来,Jun就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我以为是个恶作剧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口音很重,而我有一帮朋友都很喜欢恶作剧,所以我就以为是我的一个朋友。 幸好我没有挂断,我也没把他当回事。他要求我多发点东西给他,我就多发了一点我的材料给他。他听了之后,就给我回了一些节奏。这是99年的事。最后,不久我就和他签了合同,00年我飞到日本去了一个月。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本人。那时候我们就开始创作“To This Union a Sun Was Born”。”

这将成为他们紧密合作关系的第一个台阶,接着他们在之后的几年里一直一起做音乐。Substantial(下面称为Sub)最终回到东京录制了“Metaphorical Music”的开场曲“Blessing It”。他说:

“那次录制是后来才有的。我的首张专辑最初的东西是在2000年1月录制的吧?然后,当我回到那里(东京)录制“Blessing It”时,我还录制了一些其他未发布的曲目,以及“Eclipse”。”

当被问及他和Jun之间的音乐创作量时,Sub认为这个数字在30到40首之间,其中有一半的音乐一直未发布。尽管在录音室里时不时就会有一些反反复复的时刻,但到了最后,两人总能回过神来,并确保彼此之间的交流是顺畅的。一段完整而真诚的关系。

“基本上足够做一张专辑和一张EP了。我想可以说我们做了30到40首歌……我们很容易记住那些积极的,或者说轻松的时光;微笑和欢笑。我在那个男人[Jun]面前流过泪。我们有过争吵,真正的争吵,互相提高嗓门,但我们一定要在争吵之后再回来掰扯。 我觉得这才是一段完整的关系,好的坏的都有。他是我最爱的人,和我最亲近的人,和我一起经历过最巅峰状态的人;这感觉不只是单方面的,或者一直是单向的。这一切跨越了一段情感的完整谱系,我很庆幸和他在一起的所有经历。从美好的,到不美好的。”

他说比起他们所做的任何音乐,更重要的是两人共同的关系。他们因多年的合作成为了亲密的朋友,Jun向Sub介绍了日本的文化,以及在日本长期居住所带来的其他一切。由于自身谦虚恭敬的性格,Sub对这些日本文化的特质产生兴趣,并看到它普遍反映在了日本的社会中。我读到这里的时候很感动,因为不是每对合作伙伴都可以这样开诚布公地说起对方和自己的私人感情。他们的关系是“full spectrum”的,但是经历过争吵流泪再到接受,才能完整地交出自己和接纳对方的全部样子。

“我喜欢人们对自己能做好的事情持有谦虚的态度,但没有太多的吹嘘。如果有人说他们能做某件事,那就意味着他们能做得很好……这是我的一个重要收获:你可以既伟大又谦虚。”

Sub接着分享了他和Jun以前在日本的时候,日复一日地去同一家咖喱店的故事。证明Jun是个大吃货,是个美食大观园的园长,他也喜欢和好友分享,让他们也能享受到美食。

“Jun是个超级美食家;只要他找到一个好地方吃饭–他喜欢吃咖喱–有一个餐厅我们总是去,它叫Bowery Kitchen。我们很喜欢那个地方;我想我们每周都会去两次。”

也许这就是“Ristorante / good music cuisine: makin’good beats like cookin’good foods”这个名字背后的原因,这是一张2002年发行的mixtape,以烹饪艺术为美学主题,融合了流畅轻松的乐器。

“对Jun来说,分享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音乐方面,通过声音传达信息,把自己的一部分放在音乐中,唤起听众的情感。

当你听到他的音乐时,你会听到他自己的一部分,在所有不同的地方。在某些节拍中,你可以听到快乐,悲伤,其他只是一些放松,一些混乱。”

任何与Jun密切合作的人都会告诉你,他永远是嘻哈音乐的学生,广泛地从他音乐圈子里的人那里接受影响,以制作和完善自己的音乐。这些密切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塑造出了能让听众享受至今的音乐。Sub在总结时表示,Jun的去世对他来说是多么的切身的痛苦,而且由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现在仍然感到非常的痛苦,更加真实的痛苦;Jun是一个亲密的朋友,而不仅仅是通过YouTube发现的音乐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比音乐更深,也更接近家庭。

 

 

P3 Tracking down Funky DL

 

Funky DL,一个现代爵士乐的传播者和收藏博物馆。他已经发行唱片超过20年。在英国,DL以他的jazz-hop混音和作品而备受推崇,后来他利用英国的出口商将黑胶唱片运往全球发行。Guiness Records是它在日本国内的一个大型进口商。它的老板Seba Jun尤其是DL黑胶唱片的忠实客户。

DL说:

“ 大约一年半的时间他的店会经常购入我的音乐。 我非常偶然地决定把我的手机号码写在其中的一张发行版本中。 那是在99年,他打电话给我,解释了他是谁,他的想法是什么,以及他是如何开始制作并非常喜欢我的风格。他说,其实在那之前,他就一直想联系我了。 我当时在和Utmost Records合作发行唱片,每次他都会联系到某个人,虽然他们都说会把信息转发给我,细节什么的,但他们一直没有这么做,所以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把我们俩联系起来。自从99年的时候他给我打过电话,我们就这样用我的手机开始了互相联系。”

Jun就是用这种直接的手法接触到海外的艺术家,让声音更加多元化,合作范围更加广泛。DL和Jun共制作了10首作品,其中5首是在DL第一次去东京的时候制作的,5首是在第二年的00年制作的。“Tuesday Evening”(周二夜晚)是Jun和当时还不为人知的日本MC Verbal合作的作品,是那几次合作中的几首作品之一,现在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但还没有发行。

“我上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是Verbal在某家俱乐部的Nujabes悼念演出上。Nujabes他对发行专辑的内容非常有选择性,即使他为这专辑录制了很多音乐。他关注自己当时对录音的感觉,那是决定录音被发行还是被搁置的唯一原因。”

DL说,一路走来,从Jun身上学到的最有用的东西是他对日本音乐产业商业方面的态度。作为一家黑胶唱片店的老板,Jun非常懂得如何调动音乐,他每天都紧跟潮流,研究什么是热门,什么是不热门,以保持领先于竞争对手。在Jun的公式化做法中,商业和音乐的审美都占了很大的比重。

“他教会了我更多的表现手法,以及对专辑美学的思考。……例如,我们做了一张名为“Latin Love Story”(拉丁爱情故事)的专辑。……所以,我做了那张专辑,然后又做了“Latin Love Story Vol II” Jun对我说:”DL,按顺序命名专辑并不是最好的主意, 比如Vol 1,Vol2,或Remix。这些都是你已经录制过的作品,所以要给它换个名字。与其叫它“Latin Love Story Vol II”,为什么不叫 “Naphta的音乐”? Naphta是我本名。他提到这样做会让日本市场感到好奇,因为他们会不知道 “Naphta “是什么。一个地方,一个人,一件事?这将激发人们的兴趣。这些都是他会给我建议和见解的东西。”

他们想出了更多聪明的主意,关于怎么去理解词语的字面意思,并探索了一个问题:某些嘻哈专辑在亚洲音乐圈究竟是如何被视为更传奇或更受尊敬的?DL拿关于Slick Rick的讨论举例:

“跟Jun和他的经纪人Takumi(Jun当时的巡演经理和Hydeout的厂牌经理)说起,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聊到Slick Rick的专辑“Children Story”。他,DL,日本的观众可能不知道你在押什么韵,但他们可能会喜欢这个声音。 … 即使是在日本,一个不懂英语的人,大概也会知道 “儿童 “或 “孩子 “这个词,知道 “故事 “这个词,对专辑的内容或谈论的内容也会有一定的了解。”

10年Jun过世后,DL提到2012年推出的纪念Jun的遗作“Spiritual State”的声音搭配是多么困难。虽然项目本身听上去还不错,但包括Takumi在内的很多人都在不厌其烦地尝试着将音频素材排列起来,正确推断出的顺序。

“真的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搞清楚一切。哪怕是你听到的钢琴声这么简单的东西,也得配上。现在的音乐软件你可以打开一个窗口,有50种钢琴声,那是哪一种呢?一个硬的声音?一个软的声音?一个比较持续的或者细微的声音? 这是我觉得他最后一个项目很有意思的地方。 ”

至于Funky DL自己,他在继续做jazz-hop的同时,也带着Jun的知识宝藏继续在音乐行业中披荆斩棘。

 

 

P4 Shing02 and the Luv(Sic) Hexalogy

 

Shingo “Shing02” Annen(安念真吾)多年来一直是Nujabes许多作品的MC。“Luv(Sic) Hexalogy”不仅在日本嘻哈界,并在全世界嘻哈界都是一部罕见的杰作。六部曲跨越了近15年的时间,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成为了音乐界内为人津津乐道的合作之一。

Pase曾提到,“Luv(Sic)实是Jun先写给他的,但他感觉和节拍不是很合得来,就交给了Shingo:

“大家因为‘Luv(sic)’的说唱而认识了Shing02。这曲子本来是写给我的,我开始想为它录一首歌,但我实在不喜欢,所以拒绝了,他就把它转给了Shingo。”

在被问到他是否现在回头看仍然对着曲子的节拍有同样的感觉时,他说:

“是的,在大多数情况下。不过现在有不同的欣赏方式。我理解Shing02为什么做‘Luv(sic)’,也理解Jun想达到什么效果。听了那首歌完成品之后,我觉得这曲子的节奏更有意义了。我觉得Shingo完满了它。我做不到像他那样把这首歌变得很有生命力。我对Jun最大的不满是他的鼓声,那时候的鼓声太干脆了。我不喜欢他当时的鼓声。还有,他做的节拍非常准时。 他们非常完美;但他的脚踏钹一点也不摇摆。而对于Fat Jon和我来说,我们对节拍的 “规矩 “是非常严格的。僵硬的脚踏钹,没有swing,对我们来说就像犯了大罪。但我当时年轻,天真,思想也不是很开放。Jun帮我摆脱了这种状态。他让我的视野扩大了很多,至少可以说是这样。”

随着“Luv(sic)”六部曲的黑胶碟发行,Shingo也在随着发行CD附赠的小手册中讲述了有关于他们是怎么开始合作,又是怎么进行合作的完整的故事:

“我们都知道爱情可以让人生病。真爱会颠覆你的世界,能让你改变你本身的构成,让你感觉很无助。

爱情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它近乎疯狂和理智的界限,无论机会有多渺茫,一旦你遇到了你一生的挚爱,你可能就会创造出一些可能比你一生更长久的东西……”

他接着把音乐像拼图一样逐步拆解开来并分析了每块拼图。他提到了在整个过程中听到的沉重而密集的搓碟(由包括SPIN MASTER A-1等在内的不同DJ朋友所做),任何听众都会认识到这是漂浮在每个节拍之上的独特声音。

“DJ的搓碟 (Scratch) 对整个‘Luv(Sic)’系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很早就根深蒂固地认为,为一首说唱歌曲配上好的搓碟是关键,所以我花时间从各种渠道采样。当然,我们无一例外地只用黑胶唱片,这增强了Nujabes所坚持的拟真美学(analog aesthetic)。”

shingo说他和Jun所有想表达的都写在了歌词中。

 

 

P5 Exploring Music and Self with Nao Tokui

 

将近二十年前的2001年,Nao在日本的数字信号处理研讨会上认识了Jun,那是一个为期5天的临时暑期研讨会,内容是使用可视化音乐编程语言Max/MSP进行信号与声音处理的算法和技术。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是研讨会第一天上午的最后一个讲座环节。当时我认识的人很少,所以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 就在我旁边,有一个安静自持的家伙,看起来比我大几岁。讲座结束后,我们就开始莫名其妙的聊天,互相介绍。 他说:‘我是做嘻哈音乐的。’”

这成为了他们友谊的起源。几次聚会后,Nao邀请Jun一起讨论音乐;在听到Nao即将发行的专辑“Mind The Gap”的片段后,Jun对进一步合作很感兴趣。这让他们一起创作了“Rotary Park”,可以说是Jun的作品目录中最具实验性的曲目之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研讨会结束后,他们一起回到了东京,继续创造理论和探索他们共同的强项——对音乐深沉的热情。Nao如此评价他们的会面:

“在我们的对话中,我们讨论了许多关于采样,音序处理,和比如颗粒合成 (granular synthesis)这种复合声效……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探索新的想法,却没有把时间真正花在作曲上,我对此深感遗憾……”

Jun渴求着扭曲和弯曲声音,直至它们的极限,就好像能从一个看似神奇的黑胶音乐宝箱中,创造出自己版本的情绪化产出。这个宝箱中是他广泛地从全世界挖了很久的魔法宝石。

Nao和Jun的友谊仍然是一个有趣的对照。一个是计算机科学的大师,一个是唱片店的老板。两人都一头扎进声音的领域进行进一步的探索,互相挑战创作的极限,产生了怪诞而又克制的作品。对某些人来说这是一个神赐。

 

 

P6 The Methodology Behind Metaphorical Music

 

Nujabes最受欢迎和最知名的专辑,也许就是2003年年底发行的“Metaphorical Music”。在“Hydeout Productions FIRST COLLECTION”之后的几个月,正值嘻哈音乐的巨大转变——似乎是黑帮说唱(gangster rap)的终结,也是侃爷(Kanye)统治的开始。继他的首张专辑 “College Dropout”仅仅几个月之后——“Metaphorical Music”在没有被很多人知道的情况下发行了,也没有得到国际上的认可。

这个62分钟的项目主要是在Park Avenue Studio录制和混音的,其中包含了Jun最标志性的音乐。这些音乐在动画片《混沌武士》(Samurai Champloo)播出后,有了一群信仰坚定的崇拜和追随者,开始在国际上传播。Marcus在聊到这张专辑时说起了听众经常会犯的一个错误:

“‘Beat Laments the World’总是被误认为是《混沌武士》的结尾音乐。它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但节拍是为动画而改编/插播的。原作中的钢琴曲是由Uyama演奏的。 如果你听‘Beat Laments the World’,听起来和原版唱片的声音很相似,也有一部分Pase在‘Blessin’ It’中的无伴奏合唱。另一方面,‘Shiki no Uta’则比较平稳。比如,鼓声被调低了,滤波/合成器贝斯 (Filtered/Synth bass) 也被清理和改变了,整体上就是更能容纳一个歌手了。不那么生硬。”

在与Fat Jon合作《混沌武士》原声带后,听众从Nujabes使用声音的熟练程度到用声音表达强烈的情绪的能力,都可以观察到他的明显转变。正如Pase所提到的,无论是在隐喻层面上,还是在技术层面上,都是一种转变。

“我想要特别提到四个人:Nao Tokui,Uyama Hiroto,Fat Jon和Monorisick,他们四个对Nujabes的音乐的成型有着很大的贡献。”

“Metaphorical Music”的制作被很多嘻哈音乐评论家引用为现代低保真音乐(lo-fi)和jazz-hop的几个巅峰之一,远离任何形式的陈词滥调,音乐集中在一个非常具体的氛围中。Marcus对于它是如何最终完成的有更多信息要透露:

“据我所知,他使用的是MPC2000XL(AKAI公司制造的集vinyl采样排序于一体的综合音频工作站),以及其他硬件。他还使用了Pro Tools……据我所知,他严格地从黑胶唱片中取样,从过去到现在仍然有大量的收藏。我很幸运地从Guiness Records继承了他的一台唱机。这是一台老式的Technic SL-1200MK3,虽然已经快到使用寿命的极限,但我每天做音乐时还是会用它。”

三页来自日本03-04年的Hip-Hop和音频工程杂志,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到这张专辑的原始设备组合,以及《混沌武士》OST的部分内容,如下图所示。

你可能会注意到在第二页,有两台SL-1200MK3,Marcus采访中的那台就是其中之一。它是Jun传给他的。

“Hydeout Production First Collection”,也就是与Monorisick(DJ Deckstream)和L-Universe合作的包含14首音乐的混音合集与“Metaphorical Music”一并可以说是使Jun在国际上获得认可的开始,从此他的音乐有了一批信仰邪教般忠诚的追随者。

 

 

P7 Samurai Champloo: Mixing Ancient Japanese Traditions with Hip-Hop

 

《混沌武士》讲述了三个旅行者为了寻找被认为是葵花武士的人而展开的旅程。

《混沌武士》对日本江户/德川时代(1603年至1868年)的大胆和不合时宜的做法,吸引了大量对动漫情有独钟的Hip-Hop粉丝们。虽然不是第一次尝试这样的作品,但它是一个说明如何用精准的执行力树立新行业标准的例子。导演本人的采访说:

“该剧以江户时代为背景,约为内战混乱解除后60年的时候,但架空历史细节。基本上可以认为是战争结束后60年的某个时间段。”

虽然渡边信一郎闻名于完美地把各种类型的元素编织进一部动画片中,但对于京都出生的这位传奇动画导演来说,嘻哈是第一次。诚然,他并不是一个很喜欢嘻哈的人,但他却坚定不移地决定要完成这种不同寻常的混搭。在担任《星际牛仔》副导演约7年后,《混沌武士》发布了。

谁也不知道,它在其领域内会成为永恒的经典,并成为鲜为人知的现代嘻哈 “lo-fi “运动的推动力。动画取材于20世纪80或90年代的日本动漫,样本或伴奏视觉效果以日本美学为准,以低拍子、器乐节拍等夸张地复兴了传统的”lo-fi”音乐概念。

Marcus如此评价这波lo-fi运动:

“好吧,先有lo-fi(低保真音乐),然后有 “lo-fi”[笑]。 说Nujabes影响了当今的lo-fi浪潮的人绝对没有错,但我觉得有些误解。 我显然不能为他说话,但我认为Nujabes如果还活着的话,应该会做出完全不同的东西。他的大多数好友都说他正在向house音乐转型,你可以在“Modal Soul”的 “World’s End Rhapsody”(世界末日狂想曲)和其他一些实验性曲目中听到……所以我真的看不出他的音乐和手指打鼓在YouTube上翻唱老爵士音乐之间的联系。我并不是说所有lo-fi都是这样…但大部分也确实是。 另一方面,音乐是自我表达,我知道事实上这是他所坚持的东西。就我的观察来说,表现力和创造力是lo-fi场景积极培养和助长的东西。它允许人们打破传统嘻哈节拍的框框,无视很多纯粹嘻哈精英们给他们套上的规则。当我崭露头角的时候,总有一些老古板告诉我我做得不对,因为有一套不成文的规则必须遵守。我在lo-fi上没有看到任何这种情况,这是一件好事。我喜欢它不墨守成规的这一面。”

Pase如此评价lo-fi运动:

“一台SP-1200,MPC,它们每台机器都有特定的声音。结合从黑胶唱片的取样和没有适当混音的歌曲——你就会得到 “lo-fi”。唱片噼里啪啦什么的。所以,它不一定是艺术家试图使他们的东西听起来脏,阴暗,低频。在当时,你只有这些,学习如何混合你可能不得不去上学。这是你能完全做自己的时代。如果你没有一个合适的工程师来混合你的音乐,那么它的声音就是“低保真”,或者说,他们现在所谓的“低保真”。 … 但在嘻哈的意义上,我想你必须看看Anticon运动和一大堆西海岸的嘻哈运动和乐器嘻哈(Instrumental Hip-Hop),现在可能会被认为是 “lo-fi”…… 早期的Diplo,Jel,Odd Nosdam和RJD2,还有DJ Shadow的专辑都很不错,可能是 “Nujabes风格音乐”(没有更好的说法)的一个混合得很好的例子。Ninja Tune和Mo Wax的唱片等等。DJ Krush是这种音乐风格的王者,尤其是从日本的角度来看。我举这么多例子是想说,除了Nujabes或Dilla之外,还有很多符合”lo-fi “定义的好例子…… 就像在照片上加了一个Instagram的滤镜什么的,但只是用音频。我想如果你不是活在1994年或1997年的话,可能会觉得这很浪漫,对过去时光的怀念。我意识到这就是人生:一切都是周期性的。但现在已经不是1997年了,我也不太喜欢怀旧。我经历过它,但我不想回到过去,可以这么说(在音乐上)。 这对我和我的生活没有任何好处。所以 “低保真 “可能不适合我。话说回来,我根本没有听过,所以也许我只是无知,错过了!我也不知道。”

在SoundCloud说唱站稳脚跟前几年,现代lo-fi运动在嘻哈领域崛起,接着诞生了一大批新的卧室制作人(在卧室里制作音乐,即音乐宅),他们抓住了这种美学。他们往往将兴趣归结于混沌武士的配乐,以及对日本文化的热情。其中最大的播主在YouTube上有数百万的粉丝,导致这类音乐出现了一大波始终在线的流媒体,并衍生出了更多的标签,如chill-hop、chillwave、study beats等。

我记得,前段时间疫情猛烈,大家都被lockdown在家里的时候,专门播放lofi音乐的账号ChilledCow成了Youtube上播放量最高的音乐直播间之一。这个频道24小时不间断播放的就是上面所说的卧室制作人或别的自制厂牌出品的lo-fi混音音乐。

《混沌武士》的配乐是观众与这部动画联系在一起的主要原因,也让这部剧有了当时其他剧没有的独特氛围。但其实在主题背景乐之间听到的音乐和填充音乐大部分是由津田真司(Tsutchie)制作的,而很多人误以为Nujabes制作了大部分。此外,可能是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实际上有5张专辑(3张专辑,和2个播放列表)为完整的配乐,而不是只有两个是Nujabes和Fat Jon之间的合作。

有更多动画片中未被启用的音轨在这里可以找到:http://www.spookhouse.net/angelynx/comics/champloo-music.html

Tsutchie说起了他是怎么一开始和这部动画片勾搭上的,他说最后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Takumi Koizumi主动联系Nujabes,然后Nujabes与Fat Jon对话,一起合作:

“有一天,我意外地接到了动漫导演渡边信一郎的电话。他告诉我,他正在制作一部以江户时代为背景,结合武士和Hip-Hop的跨界历史动画系列。然后他又说:‘我需要有人来负责配乐。’”

这部动画是一部能用来说明大师级导演如何将谱图对立的两端融合在一起的最佳典范。它有着其他的动画缺乏的特点,允许观众从不同的层面看到个人经历的相似之处,比如接受不同的种族和通过共同利益定下一起前进的决心等主题。Mladen在“The Find Mag”上写了一篇特别的文章,详细介绍了这一点,他说:

“这四位大多不为人知的艺术家对新一批年轻的beat-makers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许多人都会承认《混沌武士》是他们与嘻哈的第一次难忘的互动。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在圈子里看着外面的人一下子涌入到嘻哈音乐圈的人都会觉得,这四位艺术家的重要性被过度放大了。这就导致对音乐本身的评判或许不再是根据其本身的优点,而是通过一种信仰和怀旧的视角。 他们是否是 “真正的 “嘻哈迷是一个很可笑的争论点,因为我们都有过对这种音乐的不同切入点,但一个个热情洋溢的国际青年涌入这个圈子,对嘻哈整体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

的确如此,因为很多与上述现代lo-fi运动相关的新生代人都把他们的嘻哈启蒙,归功于这部动漫,特别是两首主打的配乐(“Departure”和“Impression”)。很多嘻哈爱好者可能都知道,在整部动画中的冷峻美学(chilled aesthetic)与主流嘻哈相去甚远。但它通过一种更容易消化的、通常没有歌词的音乐,吸引到更多人。

无论是通过声音、审美,还是两者兼而有之,《混沌武士》都给人们带来了不同于其他动漫的启发和联系。在最初发布15年后,它依然如此。

 

 

P8 The Era of Modal Soul

 

在“Metaphorical Music”发行两年后,《混沌武士》开始播出一年后,Jun推出了他的第二张全长专辑“Modal Soul”。这张专辑有更缓拍的爵士嘻哈风格,并有熟悉的合作者加盟,它展示了一种在声音品质和方向两方面的转变。

在与Fat Jon的广泛合作之后,Jun的作品中可以找到更干净的混音和更平稳的流动。多位与Jun紧密合作的人提到,无论在美学上还是技术上,这张专辑都是他对音乐态度的一次范式转变。Pase对此有更多的看法:

“《混沌武士》项目是在同一时间进行的;我不是100%确定有关细节,我得和Fat Jon确认一下,但我认为在旅行和录音室这两个地方的工作中,这个项目完成了。他们一起做那个项目,所以他们一起在录音室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我看来,那段时期过后是一个不同的Nujabes…… 对我来说,这就像白天和黑夜一样清楚;那之后他的音乐变得更好了…… 他的音乐变得更有音乐感,尤其是他开始与Uyama Hiroto合作之后。Hiroto和Jun合作了很多年,非常紧密。“Modal Soul”很多都是Nujabes和Hiroto的合作作品。如果你注意的话,其实后来的很多作品也是。我喜欢那个时代的他的音乐,他开始把Hiroto的演奏融入到他的曲目中。我是Uyama Hiroto的忠实粉丝。后来我和Jun旅行,他开始玩更多的乐器,小号和长笛,很多长笛。我想又是受Fat Jon的影响吧。”

就像Marcus、Pase和Substantial在采访中提到的那样,Hip-Hop圈内部的影响是非常双向的,总是取之有道,予之有道,是一个永远可以从中汲取灵感的循环,用来制作成自己的声音。Sub提到: Jun一直在寻找新的音乐,他是Dilla的忠实粉丝。他也是Fat Jon的忠实粉丝。他开始吹长笛,是因为他发现Fat Jon会吹。 就是这种友好的竞争。我想说的是,最伟大的艺术家通常都有很好的伙伴,而且几乎总是受到那些与他们密切合作的人的影响。…… 双向的影响。 你可以听出Jun的音乐在与我合作前和合作后的不同。当他和Funky DL合作时也一样。特别是他和Fat Jon合作之后——你可以在他的作品中听出很多舞曲的感觉,那是在Nujabes技术上还没有做出作品之前,Fat Jon已经在做的东西。 即使我们不是在谈论Nujabes交换也总是存在。

听一段“Modal Soul”采样库的节选就能知道,Jun采用的样本中有些是多么的稀少和不为人知(或者说,在人们听到他的音乐后去找到原曲之前,是多么的稀少和不为人知),足以证明Jun在唱片箱子里挖得有多深。

Reddit上还有一个著名的帖子,挖掘了“Aruarian Dance”的原曲以及发展史:https://www.reddit.com/r/Nujabes/comments/3fagps/the_story_of_aruarian_dance/

也许在Jun的所有唱片中,最出名的采样是Reflection Eternal中Noriko Kose的“I Miss You”。另一个被全世界的嘻哈迷们花了很多年时间去挖掘的样本是Nana Caymmi的“Tens(Calmaria)”。

这张专辑本身就是歌迷们的最爱,虽然表面上的声音可能和“Metaphorical Music”很相似,但如果你在欣赏的同时很仔细听一下,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P9 Jun’s Last Album: Hydeout Productions 2nd Collections

 

2007年11月,Jun的最后一张专辑向全世界发行。这张专辑共有14首作品,除了Uyama Hiroto的独奏曲“Windspeaks”和Emancipator的“With Rainy Eyes”之外,其余的12首都由Jun制作和混音。

多年来,专辑里第6首作品“Counting Stars”(数星星)是YouTube上观看次数最多的Nujabes的作品。在混沌武士的粉丝浪潮中,这是Nujabes在西方国家最早上传的音乐作品之一,它像胶水一样粘住了世界各地的粉丝,让他们沉浸在音乐中。

与其他作品相比,这首作品的声音更加宁静、闪闪发光。显然Jun再次将自己的声音转变为另一种模样。“Hydeout Productions 2nd Collections”可以说是他唱片生涯到目前为止氛围最佳的作品,但也是最常令听众们困惑的。作为一个整体,它是唤起悲伤和内疚,还是幸福和自信?

整个项目中比较奇特的是它的封面设计。

它不是由合作艺术家,甚至不是由本地艺术家完成的。封面非常抽象,不太符合以往封面所呈现的规律。温暖而郁郁葱葱的色调来来去去。来自Cheryl McClure,一位德州的默默无闻的艺术家,他唯一做过的封面设计作品就是这个。至于他是怎么发现这幅作品的,至今未知。

尽管好评如潮,而且每张新专辑的技术水平都在直线上升,但是很可惜,这将是我们在世界上听到Jun的最后一张专辑。在2007年发行“Hydeout Productions 2nd Collections”合集后,Jun暂别了音乐。

 

 

P10 Ending Jun’s Lasting Legacy

 

没有一个和Jun亲近的人知道,Jun自己创造的Hydeout Productions的标志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人,一朵花,还是别的什么?

在涉谷的一家医院抢救失败后20天,这位被全球观众熟知并喜爱的日本东京的音乐人Nujabes被证实了去世。

这对嘻哈界来说是一场地震。就在4年前,James “J Dilla “Yancey去世了,现在竟然是Jun。Jun最亲密的朋友之一Shingo,写下了如下声明:

日本Hip-Hop顶级制作人瀬葉淳(又名Nujabes)已于2月底宣布去世。 我们对失去这位独特的天才和亲密的朋友深表遗憾…… 就连上周,我路过他家,给他打电话,都以为他还在家…… 瀬葉淳将被他的家人、朋友、同事和全世界的歌迷深深地怀念。

虽然瀬葉淳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但他的音乐却继续掀起波澜。在某些方面,比以往任何时候的波澜都要大,因为他去世的消息传遍了全球。

在他去世后,他的朋友们齐心协力,承诺要将Jun的音乐传承下去,并以最好的方式保存下来。Shingo前往录音室,与其他好友合作,确保Jun正在制作的半成品项目能够看到最终发行的曙光。Funky DL对这一过程有很深的见解,作为一名高水平的专业制作人,他经常从头开始不采样就制作自己的节奏:

关于遗作“Spiritual State”,你能想象作为一个制作人,很难推断或假设另一个音乐人打算用音乐做的事情。那张专辑的声音和乐器搭配是非常困难的。Takumi告诉我很快就会发行,我也很喜欢,只是声音的搭配听上去很难让人觉得正确。 你可能有不同版本的同一段音乐。也许你用了这个或那个MIDI的声音;或者当音乐加载起来的时候,你想要一个不同的版本;或者你可能知道要录什么声音,而别人都不知道。

那张专辑是在2011年12月发行的。作为遗作,这应该是Jun的第三张专辑。尽管没有之前的作品那么精致,但它同样承载了很多的情感和情绪。

在被问到认为Jun今天会对他说什么时,德井直生说得最好 :

“直生,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测试新的想法上,去做音乐吧!”

正是这种坚定不移的心态,让Jun迅速进步,并以音乐制作人的身份不断提升自我。起步时,尽管自信非凡但成绩备受质疑,却从不被批评吓倒;总是乐于接受圈内人或其他方面的影响。

如今,作为一个经常被放在榜首附近的嘻哈音乐制作人,Jun继续在全球范围内拥有数百万的粉丝。虽然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Jun对音乐的最终目标是什么,但可以说,名气和标签一定不是他最欣赏的。

这是一次自我探索的旅程,同时也唤起了听众的情感。接受身边人的影响,接受知识的熏陶。通过他的音乐分享故事,并与那些能感同身受的人交流。

Enjoying Life. 享受生活。

这可能就是瀬葉淳不朽的遗产。

从左至右:Fat Jon, Pase Rock, Marcus D, Cise Starr, Funky DL, Substantial

从左至右:Fat Jon, Pase Rock, Marcus D, Cise Starr, Funky DL, Substantial

 

最后我想借用一段“Luv(sic)”的歌词表达我对Nujabes的音乐遗产的理解和对他曾创造过这么多美好音乐的感谢。

The rhymes will heal cause I believe in music

In times of need I won’t be leaving you sick

The beat plus the melody’s the recipe

Your vibe surely brings out the best in me

The rhymes will heal cause I believe in music

In times of need I won’t be leaving you sick

The beat plus the melody’s the recipe

Hip-Hop world wide we got to live in peace, like that

 




5 Comments

  1. putanputan
    01/05/2021

    梦回十年前的那期电台,

    眨眼间已经十年了

  2. orino
    02/06/2021

    这一期电台的音频是不是和94期的重合了吖?

  3. 管理员
    02/15/2021

    @orino 已修正,谢谢指出

  4. 02/26/2021

    太念词了听不下去

  5. @管理员
    03/07/2021

    感谢你们每一期的作品。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