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redhousepainter 发表于03/16/2007, 归类于乐评.

标签

,

闲谈Carl Craig

文/redhousepainter
风格,于艺人之外是招牌,于艺人之内是限制。有人把它当作壳,有人把它当作负重下沉的铁块,每次看到Carl craig那黑瘦的精干样,总想笑呵呵的拍一下他的肩膀:这个没有风格的男人。

融合?Crossover?我想能干出这种事的都不是天才,而是怪物。单就最常见的“东西融合”这四个字便有三个疑问:什么是东方元素?什么是西方元素?融合到何种程度才谈得上“融合”?反正我是回答不出。新品种,新花样,是诚心的创作还是等待着被消费。想清楚之后,大概猴急者也不多了。

Techno?Jazz?Techno+Jazz? Carl craig脑中不会有种种概念。童子功,爸妈给的,上天赐的,我想儿时的Carl craig已把Kraftwerk和老迈听得烂熟,这是通过静脉传输的氧分,而不是需要吞咽的块状营养品。我听很多打着“Fusion”名号的作品,老在想:“这位音乐人大概十八岁前听电子,十八岁后听爵士。这位音乐人大概十八岁前听摇滚,十八岁后听电子……” 有时候我会骂自己,听就听呗,尽想这些毫无关系的怪问题。
有机会的话,我会去盯着Carl craig的双手,我不在乎左手与右手能叠加出多少形状,倒是很看重左手牵右手,右手摸左手。这一牵,这一摸,看似平平白白没感觉,却是再扎实不过的亲昵。当然,这是我认为的最重要的素质,别人未必看重。

Carl craig也算是我的老友,和Plastikman一样,我可以揣张板凳,坐下来,倒杯热水,平视着他,和他聊家常。那一年年关于他的传闻,如今已演变成Legend。八零年代末还是菜鸟的他已是Derrick may的助手,两人协力制作出“Strings of life”,虽然后来提及这支Techno圣歌常常把Carl craig的名字隐去不现,要知道可有他一半的功劳。九七年的《More songs about food and revolutionary art》留下一座高峰,你尽可以去超越它,可别想侧身绕过。Techno总有一番险境,电子EQ的处理,对音色的雕琢,对节奏的雕琢,空手入白刃,一旦失手,等着一块块大小相等的钢板把头皮砸闷。这两年不听舞曲,自己倒有了一个不算心得的心得:House,Hip hop,Drum’n’Bass,所谓的“Trip hop”,即使制作再滥,也不会很难听(当然,难听的还是一大把)。因为采样素材来自Funk,Soul,Jazz经典,那节奏,那合声皆历经千锤百炼,除非你做出老母鸡汤煮番茄的傻事。曾经读到一篇4 Hero的评论,文中提起4 Hero,Fabio每年都会远赴巴西参加狂欢节,在这期间搜刮Bossa nova,Latin老唱片,老黑胶。我恍然悟到4 Hero的音色为何如此之美.

几年前,Carl craig拒绝参加底特律Techno音乐节,遭到同行的异议。如果以为Carl craig有一股傲气那就错了(他实在有傲气的本钱),不被定义,不被约束,是他的本色所在。Techno玩得精纯,Jazz是儿时便饭,Carl craig就像桃花岛深穴处的周伯通,左右互博,一人嬉戏,你叹这是绝世武功,是天赋禀异也罢,Carl craig只淡淡说一句:这是我的双手。

去听Innerzone orchestra九六年的作品“Bug in the Bassbin”,在排山倒海的电子Sequence之上,无缘由的亮出一架Electric piano放肆的Solo,直震得人头皮发麻,浑不觉就想起Headhunters的金曲“Chameleon”,同样的Electric piano个人秀,同样的火辣,同样无缘由的高潮。是的,尽可以用电子爵士等流派去比量Carl craig,尽可以用Carl craig去串联Herbie Hancock,Sun ra,Miles davis。大师与自有素质的后辈之间,只有尊敬,高潮的对面还是高潮。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经常看见一些高度只及大师脚裸,膝盖的小子硬上巨人的肩膀,楞是再也飘不上去,最起码你也该到大师的胸部,再想想形而上的问题吧。

早年看文章里提到Giles peterson对Innerzone orchestra赞许有加,我那时小,根本不知道Giles peterson是有着何等道行的人,只晓得他是Acid house的先行者(呵呵,Acid house,又一个蹩脚的名词),是Talkin loud的大老板,老板吹嘘自家的产品再正常不过。这些年才慢慢了解到Giles peterson乃BBC音乐主持人里的翘楚,欧美收集Rare groove的著名人物,他不会打碟,不会接歌,他的DJ show,曲目精道到粒立珠玉,根本不用接。不相信?好的作品确实不需要Mixer,不要对BPM,去把Spacetime continuum的 “Ping pong”和Fsol的“Cascade”连起来听,竟然破镜重圆,连缝隙都消失了,自有一番天意。国外乐迷说:听Giles peterson的DJING,不为别的,就去听他放什么曲子,听他好好的Taste。我想起自己曾把Giles peterson的话当作广告用语,就老笑自己是个没文化的瘪三。

Carl craig在《Programmed》的唱片内页中写道:

I’M not about re-structuring the past, I want to make music that is a blue print to the new century.

I’M influenced by modern sci-fi movies like”bladerunner”and “2001”.

TV changes channels over and over,we are all stuck in time loops.

We are all stuck in time loops,时光又横飞七八年。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