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spooky 发表于03/12/2012, 归类于乐评.

标签

, ,

蓝绿交融

文/Steve Lake

译/Spooky

(译者前言:爵士乐厂牌ECM于2010年再版发行了Arild Andersen在该厂牌初期发表的三张重要专辑CD合集Green In Blue: Early Quartets,本文为该合集的内页说明文字,文字涉及当时音乐家的创作背景与资料,错误在所难免,希望各位指正。)

这套合集回顾了Arild Andersen四重奏1970年代的代表作品,也代表着ECM作品中长年绝版的三年专辑又得以重见天日。这三张1975-78年的作品,最初发行时专辑的名称分别为Clouds In My HeadShimriGreen Shading Into Blue,我们从中可以发现Andersen早期的充沛才华,专辑中充满了优秀、有力的歌曲。同时,这也证明了他组建并领导合奏乐团的能力:尽管乐团成员中期出现过变更,这支四重奏的音乐从始至终听来都具有统一性。这种结果来自于这位伟大的挪威贝斯手和他年轻的鼓手Pål Thowsen之间频繁而又充满活力的合作,这一位从开始便发掘而出的天才,参与了这三张唱片的录音。Andersen与鼓和鼓击之间的关系本身也许便会成为一篇论文的主题,这让他极富洞见地采用了多位年轻的音乐家,并为他们音乐的事业开辟了渠道。

Andersen组建起这支乐队时只有29岁,当时已经便是一位拥有丰富经验的音乐家。他不仅是当时挪威乐坛的“四大代表”(‘Big Four’)之一,与Jan Garbarek、Terje Rypdal和Jon Christensen一起,凭借具有重大意义的专辑Afric Pepperbird(译注:ECM1007,Jan Garbarek四重奏于1970年发行)推动确立了新的方向,同时在他个人的自由贝斯手职业生涯当中,也曾与Don Cherry到Stan Getz等人一起登台表演。Arild认为,知识与热情应该与人分享,而非敝帚自珍,因此他与乐队的其他年轻乐手持续不断地坚持演奏。在专辑Clouds In My Head之中,其中的音乐家包括了两名当时年仅19岁的乐手:鼓手Thowsen和钢琴手Jon Balke。这支四重奏的第一批成员还包括萨克斯管乐手Knut Riisnaes,自Arild青少年时期两人便已经熟识:他们在1964年首次共同表演,此前Riisnaes自己还曾开拓了奥斯陆的bebop音乐场景,后来Arild将其拓展到了更为广阔的大道。

ECM1059
Arild Andersen
Clouds In My Head
Arild Andersen: 贝斯
Jon Balke: 钢琴
Knut Riisnaes: 次中音、高音萨克斯,长笛
Pål Thowsen: 鼓手
1975年发行

 

然而,为了理解Clouds专辑创作形成的背景,我们必须穿过大西洋简要介绍一下那里的情况。在1972至1974年间,Arild曾经辗转于挪威和美国两地,深深沉浸于美国这个爵士乐发源地的浓厚音乐氛围之中,实现了他长久以来的一个心愿。女歌手Sheila Jordan位于纽约西区的公寓变成了他的创作基地。就是在这里,Arild停留的三个月期间,创作出了Clouds In my Head中的作品,当时他还没有组成乐队来演奏这些作品。这个时期还是他的音乐元素和私人关系处于变动不定的时候,一缕思乡之情明显地表现在这些作品之中,如同作曲家在自己发问一样:我到底是想留在这儿(指美国纽约),还是那儿(指挪威奥斯陆)?专辑标题中的“云朵”实际上指的是踌躇不定的黯淡疑云。有些曲目的标题和这些作品流露的情绪——“Song For A Sad Day”、“Last Song”——都在暗示一段亲密关系的结束。

早在几个月之前,他与一些重要乐手间的合作也已经中止。他与Jan Garbarek和Edward Vesala的三重奏完成了狂放不羁的作品Triptykon(ECM 1029,Jan Garbarek三重奏于1973发行)后,已经走到尽头。Garbarek突然解散了乐队,与Bobo Stenson合作,将一支钢琴三重奏变成了一支很受欢迎的四重奏组合,之后发表了专辑Witchi-Tai-ToDansera。Anderson做了Garbarek的6年常规贝司手之后,现在决定自己该做点东西了——如果他能知道这作品可能会是什么样子的话。“在创作Clouds In my Head的那几年,我曾经演奏过大量的自由爵士作品。现在我有种感觉,该在我的音乐里尝试创作一些更具结构性的作品——这也包括我的生活!——我要重新开始。”

在1970年录制专辑Afric Pepperbird时,他在“The Blow-Away Zone”这首作品便已经具有了自己清晰的特色。两年前年轻的Arild在柏林爵士音乐节中曾与Don Cherry的Eternal Rhythm Band共同表演,他当时的乐队成员包括极为优秀的Sonny Sharrock,还有Bernt Rosengren和Albert Mangelsdorff的支持。在密集的乐队演奏之中,Cherry已经发现Andersen的一些特别之处。“他的声音如此之美。你会一直不停地听他演奏下去。”

爵士乐的自由精神和观念艺术家(conceptualists)继续在召唤这位贝司手,以帮助他们探索更加多元化的音乐领域。例如,他与George Russell的合作,便是Andersen 1960年代末期的一段重要经历。他与当时挪威的爵士乐大师,以及Marion Brown、Archie Shepp、Hampton Hawes、Robin Kenyatta以及更多的乐手都曾经相识。在纽约,Andersen曾是Sam Rivers和Barry Altschul在Studio Rivbea的固定合作乐手,也曾与Paul Bley一起即兴演出,还与Roswell Rudd和Sheila Jordan一起录音。与Stan Getz在纽约举行的音乐会让他参加了加拿大的巡演。总体而言,Andersen具有双重能力,一方面可以出色地领导乐队,另外他作为一位高度创造力的贝司乐手也获得了广泛的赞赏。回到家乡,Andersen成为了自己乐队的领队,他发现自己回到了“全新的起点”:“把乐手们召集在一块儿,组织排练,四处打电话,联系一些演出。”这帮助他与年轻的鼓手之间建立了一种稳固的关系。

Arild随后由于善于发掘杰出的音乐天才而享有盛誉。通过Andersen的乐队而为人所识的音乐家中,包括了Bill Frisell、Nils Petter Molvær、Tore Brunborg和Vassilis Tsabropoulos。鼓手Pål Thowsen就是他早期发掘的成果之一:“他就是住在我家(利勒斯特罗姆)附近的邻居,所以我很容易就发现了他的才能!当我第一次听到他演奏时,他当时只有14岁,已经显得非常出色了。”Thowsen是一个早熟的天才,从6岁开始打鼓,有着丰富的演奏经验,缺少的只是有人能够注意到他。

“我借给他一笔钱,买了一套Gretsch爵士鼓,将其放置到我的隔音室内,然后我们开始一起排练——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坚持了两年时间,只有贝司和鼓。”Andersen为这位年轻的鼓手播放了Tony Williams和Elvin Jones的唱片,让他能够赶上当时的爵士乐发展形势。

“之后我又开始寻觅新的钢琴手,Jon Balke有一天来到了我家……又是一位非常杰出的乐手。他的活力与Pål结合在一起激动人心。我非常喜欢这些加入进来的年轻人。”

这支四重奏开始于1974年4月开始演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他们在奥斯陆的俱乐部进行了表演。6月和7月他们在康斯博格和莫尔德音乐节上表演。秋天,他们在覆盖所有挪威地区的两场巡演中参加了三十多场演出,并且在华沙的爵士狂欢节上首次在世界范围内公开露面——他们迅速在音乐节上大获成功。“绝对出乎意料!”在1974年12月号的波兰爵士杂志上宣称:“Andersen四重奏的音乐清晰、晓畅并且具有革新性,重点并不在于作曲的技巧,而是在于演奏的方式:流动而又果断……与他的鼓手合作,Andersen创造了一种绝对精准的节奏伴奏。贝司与鼓实现了完美的节奏、音律和水晶般清澈的衔接,具有完美出色的互动!”

在华沙的部分演出录音发表在波兰发行的LP唱片Jazz Jamboree Vol.1之中。但这支乐队的第一张“正式”唱片是在下一年春天在Arne Bendiksen Studio录制的(Arild之前曾在这里与Garbarek录制了PepperbirdSartTriptykon(译注:以上均是Jan Garbarek在ECM厂牌发行的重要专辑)等专辑,和Stenson和Christensen录制了Underwear),在制作人Manfred Eicher和工程师Jan Erik Kongshaug的帮助下,作品强调了极地地区显著的透彻与明晰感。

Arild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到他在作品“305WI8St”中稍纵即逝(加录[overdubbed])的独奏之上,让低音提琴(double-bass)立刻变成了最为出彩的节奏段落。这其中抓住的轻盈触感,只是Andersen在Clouds这张专辑在乐器上展现出的众多技巧之一。例如在“Song For A Sad Day”中开始的贝司独奏,听来既纤细易碎,而又显得力度十足——展现了一种惊人的结合。

根据如今ECM听者的经典观点来看,Jon Balke对Clouds这张专辑具有预示性的作用。在突然之间,Balke在“Outhouse”或“305W I8 St”这些作品中迅速的融入,你可能会听到这位音乐家在《Book of Velocities》专辑时期之后的特点。尽管据有人说,在Clouds这张专辑中Balke已经拥有自己的声音特质,并且他出色的独奏具有一种罕见的、可以脱离学院风格之外的果断:特别要聆听一下“The Sword under his Wings”(顺便一提,这个标题来自于当时极为普及的“灵修”作品纪伯伦的《先知》)。

Clouds这张专辑是次中音萨克斯手Knut Riisnaes在ECM所录的两张专辑之一。(另外一张专辑是Edward Vesala的Satu专辑)。他曾经与Mal Waldron、Red Mitchell和Kenny Drew以及挪威所有现代音乐人合作演出,在1970年初期也在寻求bop风格之外的突破。他抓住机会加入了Andersen的乐队。Arild曾经表示:“在1960年代的奥斯陆,所有音乐人都认为Jan Garbarek和Knut Riisnae是当时当地最为杰出的两位萨克斯乐手。但命中注定的是,有些音乐人会成为领导者,而其他人则是伟大的伴奏者。Knut并不具备让你的音乐贯穿尾随的特质,但他的确是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众多乐队首选的萨克斯手。但是他的旋律感和节奏感依然非常出色。”然而,在六个月录制完Clouds专辑之后,Riisnaes却离开了乐队,返回奥斯陆学院(Oslo Academy)完成他的音乐学业,他主修的是长笛专业。

他的空缺由极富想象力的荷兰萨克斯乐手Juhani Aaltonen代替,Arild于1969年在赫尔辛基与他结识。“我们那时组成了一支自由松散的爵士乐队,与Heikki Sarmanto和Edward Vesala一起疯狂地表演。”1970年,Arild与Vesala和Aaltonen录制一张三重奏专辑Nana,音乐氛围直接预示了其后经典专辑的Triptykon

与其说Aaltonen在节奏上比Riisnae更加自由,“不如说作为乐手他更加外向”,Arild如此说道。Aaltonen为这支乐队所注入的内容影响了Andersen的作曲。如果说专辑Clouds In My Head的音乐具有一种新爵士摇滚的紧迫感(尽管已经转化为一种全部原声器乐的感觉),则专辑Shimri(1976年)的节奏则更加富有弹性。

ECM 1082
Arild Andersen
Shimri
Arild Andersen: 贝斯
Juhani Aaltonen: 次中音和高音萨克斯、长笛、打击乐
Lars Jansson: 钢琴
Pål Thowsen: 鼓手/打击乐
1977年发行

 

与Riisnae一样,Aaltonen同样擅长演奏长笛。古典长笛一直是Juhani在西贝柳斯学院(Sibelius Academy)的专业课程,并且他还将中音长笛和木笛引入了这支四重奏之中。他在一些作品的自由/调性部分扩大了这件乐器的表现潜力(如“Wood Song”,一首集体的即兴作品)。在次中音萨克斯方面,Aaltonen一直是精力充沛、富有表达力的乐手,他在“Dedication”中的独奏便说明了这一点:“Dedication”非常偶然地与The Liberation Music Orchestra中Carla Bley和Charlie Haden的作品有着一缕联系。“我受到了他们的音乐和立场的启发鼓舞。”

按照英语发音读Shimri这个专辑标题的话,似乎只能读作“shimmery”(闪烁、发光的意义),这也突显了唱片闪光的录音品质,并且让人与原版唱片封面上秋日白桦树上反射的阳光联系起来。但是Arild解释说,“shimri”是保加利亚语“亲爱”的意思,这是他从当时的女友、独一无二的挪威/保加利亚歌手Radka Toneff听到的词语。(关于这一点,Arild乐队的成员当时也与Radka的乐手录音和表演。“我的四重奏和Radka的五重奏存在相互合作的关系。这可能也引起了人们的一些困惑,有人认为我们是同一支乐队,尽管我们努力使两个乐队的音乐听上去有所区别。”)

专辑Shimri中的乐手还包括了四重奏的最新成员,瑞典钢琴手Lars Jansson。“Vaggvisa För Hanna”是一首钢琴和长笛的二重奏。Andersen说:“在任何一种组合情况下,我永远希望展示出我们最优秀的一面,我很高兴Lars Jansson带来的音乐和技巧。他的演奏方式与Jon Balke极为不同,作为一名年轻音乐人,他的实力在于快速的演奏,富有节奏感的演奏,演奏乐句……”

“Lars拥有更加成熟的和谐感,他的和声和声调——以及他的作曲——都以一种令我感到非常有趣的方式拓宽了乐队的视野。”Arild第一次遇到他时,Jansson是一名从哥德堡音乐学院(Göteborg College of Music)刚刚毕业的学生,他已经与EGBA组合一起演奏爵士摇滚,与一支Mount Everest的乐队演奏自由爵士乐,并且与Björn Alke和Albert Heath一起演奏bebop爵士乐。

ECM 1127
Arild Andersen Quartet
Green Shading Into Blue
Arild Andersen: 贝斯
Juhani Aaltonen: 次中音和高音萨克斯、长笛
Lars Jansson: 钢琴、Moog合成器、String Ensemble电子琴
Pål Thowsen: 鼓手、打击乐
1978年发行

 

Arild为Lars Jansson展示了他从纽约返回奥斯陆带回的Solina String Ensemble电子琴和Mini-Moog合成器,并且要求他将这些乐器融入到为第三张专辑Green Shading Into Blue(1978年)准备的新作品中时,这位思想开放、激情充沛的乐队成员并没有退缩。

Arild回忆道:“我对String Ensemble的迷恋开始于我听到Herbie Hancock乐队发行专辑Head Hunters时期。从今天的角度来看,String Ensemble的声音也许不是最美的声音(笑声),但我当时有个想法,认为将它运用到原声器乐中可能会很有趣。关于Moog合成器,我第一次听到它的声音是在Elton John专辑的Paul Buckmaster乐曲编配当中,它在里面的声音听上去就像用弓拉一把锯一样,一种很高的嗡嗡噪声……”

“那些同时采用原声乐器和电声乐器的乐队,最后的结果都是电声乐器获得了主导地位,这样可以让音乐的活力更加具有气势,我绝对不想这样。我希望音乐的动力源自原声四重奏,以此作为乐队的核心,只利用合成器作为润色修饰,这就如同调味料的作用一样。我不想要听到合成器的独奏。”

例如在名为“The Guitarist”的作品中,这是一首向Jon Eberson(常规合作乐手,当时与Radka Toneff合作)致敬的乐曲,Arild用他的低音提琴演奏旋律,同时Jansson利用Moog演奏低音和声(bass line)。合成器在“Sole”这首作品中也起到了贝斯的作用(bass function),同样是Jansson与Andersen两人的完美合作。当然,Toneff在专辑中仍然占有重要的地位,“Radka’s Samba”便是献给这位女歌手的愉悦之作;“Jana”也同样是一首欢快的乐曲,这是献给Radka妹妹的作品。

从Jansson的“Terhi”与专辑标题曲连接的曲目顺序来自,这似乎进一步延续深化了上一张专辑Shimri的情绪。在“Terhi”中,Juhani冥思般的Coltrane式次中音萨克斯之声盖过了钢琴声,作品构建的情绪恰好在接下来的乐曲“Green Shading Into Blue”的开始部分由Arild优美的独奏与键盘长音加以衔接。这首作品的灵感来源于挪威寒冬的结束期。这个时候,雪地最终消融,“整个世界变成泛光的绿色。我抬头向上望去,天空显出一片凝重的蓝色,似乎与大地连成了一体,一直通向了天堂。那真是令人难以忘怀的一刻。”

这首作品的结构交织着其他布鲁斯节奏和自由流动的即兴重复段,在狂想式的钢琴演奏与飞扬的萨克斯之声中,在向Miles (Davis)致敬。音乐的色彩不断变化——绿中泛蓝,蓝中带绿,呈现出一片绿意盎然的意象。

这支乐队在斯德哥尔摩的Fasching Club举行了告别演出之后,于1979年解散。Arild已经想不起来乐队解散的原因。也许,这是自然而然的淡出。“我们在一起以四重奏和Radka表演的时间太长。我想该到改变的时候了。”

四重奏的所有成员仍然在乐坛非常活跃,并且互相之间以及和更为广泛的ECM厂牌音乐人经常合作。例如,1980年代初,在Andersen的新组合Masqualero中,Arild与Jon Balke再次合作。Balke在这支乐队中录制了前两张专辑——第一张专辑Masqualero(Odin Records发行)和之后的Bande À Part(译注:ECM发行)。此前,Jon Balke曾在Magnetic North Orchestra、Batagraf和Siwan这些组合之中作为音乐人和作曲家,继续探索自己的的声音疆界。

Pål Thowsen在结束了与Arild的合作之后,十分渴望玩儿摇滚,而且实现了这一愿望,但他也继续与不同的即兴音乐人保持了合作。在Ketil Bjørnstad这位钢琴手进入ECM之前,Pål Thowsen曾经与他合作录制了十张专辑。他还与Grappa厂牌下的民谣歌手Sinikka Langeland一起录音,当时的乐队阵容还包括Arve Henriksen和Bjørn Kjellemyr。而Knut Riisnaes则命中注定永远成为了一为音乐人中的音乐人,他曾在1990年代与Jon Christensen共同组织了一个计划,他们与John Scofield和Palle Danielsson的表演记录发行于Odin录制的CD唱片之中。Lars Jansson在1987年成为了Jan Garbarek Group中的一名成员。他在1980年代初组建自己的三重奏中包括年轻的贝司手Anders Jormin。Juhani Aaltonen在1960年代到1980年代频繁与Edward Vesala合作。在他将大部分精力贡献给宗教音乐之后,他于2001年返回到自由即兴音乐,组建的新三重奏包括Vesala的前贝司手Uffe Krokfors(在ECM厂牌随后的Iro Haarla专辑中会听到他的录音)。

Arild Andersen与Garbarek Quartet在ECM发表处女作距今已有40年,自从他带领自己的乐队开始创作音乐也已经有35年。他在ECM发表的唱片中,其中与Kirsten Bråten Berg(人声)(专辑Sagn)共同探索了挪威民间音乐的领域,将他对弦乐四重奏的兴趣融入了乐队之中(专辑Hyperborea),他与Bill Frisell、Alphonse Mouzon和John Taylor即兴演奏(专辑Molde Concert),曾与Paul Motian、Kenny Wheeler和Steve Dobogosz组成四重奏发表了专辑Lifelines,带领Masqualero五重奏和四重奏乐队(发表专辑Bande À Part、Aero、Re-Enter),将鼓机引入了索福克勒斯的悲剧之中(专辑Electra),与Vassilis Tsabropulos和John Marshaa重新探索了钢琴三重奏的领域(专辑Achirana、The Triangle),并与Tommy Smith和Paolo Vinaccia在21世纪合作的现场表演引起了极大轰动(专辑Live At Belleville)。在某种意义上,为Belleville组建的乐队让Arild Andersen的人生实现了一个完整的循环,他曾经与Garbarek和Vesala共同经历了Triptykon三重奏,并参与过Sam River三重奏的表演,这让他在莫尔德爵士音乐节(Molde Festival)上激情澎湃。重新审视这些自由表达的音乐领域,他一路获得的知识如今都得到了强化巩固。

眼前这三张Andersen曾经“绝版的三部曲”——经过修复、重新面世、重新灌录——在这位音乐家仍在继续向前迈进的音乐生涯中,作为一个重要的篇章,在历史中占有不可忽视的重要地位。

 




2 Comments

  1. spooky
    03/13/2012

    沙发加资源:

    http://t.cn/zOI2amr
    [ECM.1059].Arild.Andersen.-.Clouds.In.My.Head.1975

    http://t.cn/zOILfUO
    [ECM.1082].Arild.Andersen.-.Shimri.1977

    http://t.cn/zOIL3fS
    [ECM.1127].Arild.Andersen.Quartet.-.Green.Shading.Into.Blue.1978.zip

  2. 胡凌云
    03/13/2012

    译者提供的专辑和bonus下载:

    http://t.cn/zOI2amr
    [ECM.1059].Arild.Andersen.-.Clouds.In.My.Head.1975

    http://t.cn/zOILfUO
    [ECM.1082].Arild.Andersen.-.Shimri.1977

    http://t.cn/zOIL3fS
    [ECM.1127].Arild.Andersen.Quartet.-.Green.Shading.Into.Blue.1978.zip

    bonus:

    http://t.cn/zOIq9Fl
    Dino.Saluzzi.-.Cite.De.La.Musique.1997

    http://t.cn/zOIq9Fj
    [ECM.1908].Arild.Andersen.Group.-.Electra.2005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