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访谈

“我多愁善感到令人厌烦。”因此,不同于外界的想象,图书馆及其象征的理性,只是博尔赫斯自我认同的一部分;他同样在意经验与感受,对勃发于身体层面的野蛮冲动心存向往。

掘火中译:《深度》之博尔赫斯

“我多愁善感到令人厌烦。”因此,不同于外界的想象,图书馆及其象征的理性,只是博尔赫斯自我认同的一部分;他同样在意经验与感受,对勃发于身体层面的野蛮冲动心存向往。

06/03/2022 0个评论
对,不幸地,我认为我们依然是拉丁美洲人。

皮格利亚对话波拉尼奥(2001)

对,不幸地,我认为我们依然是拉丁美洲人。

01/28/2022 0个评论
这是罗贝托·波拉尼奥(Roberto Bolaño, 1953-2003)于1999年在智利圣地亚哥国际书展上接受的一次访谈。

掘火中译:波拉尼奥在智利圣地亚哥国际书展

这是罗贝托·波拉尼奥(Roberto Bolaño, 1953-2003)于1999年在智利圣地亚哥国际书展上接受的一次访谈。

12/31/2021 0个评论
此前没有一个诗人像他那样探入爱欲与文明的最深处。

掘火中译:停止所有时钟:焦虑时代中的W.H.奥登

此前没有一个诗人像他那样探入爱欲与文明的最深处。

04/02/2021 0个评论
音乐家伯恩斯坦于1973年也主讲了诺顿讲座,主题为“未作回答的问题”。按照惯例,讲座分为六期进行,通过语言和音乐的类比,来探讨西方调性音乐在二十世纪的发展出路。

伯恩斯坦哈佛诺顿讲座——“未作回答的问题”

音乐家伯恩斯坦于1973年也主讲了诺顿讲座,主题为“未作回答的问题”。按照惯例,讲座分为六期进行,通过语言和音乐的类比,来探讨西方调性音乐在二十世纪的发展出路。

11/30/2018 2个评论
这里是北京还是香港?刚刚踏进智才集团(CIM)那间巨大的中央办公室,我一时觉得有点儿恍惚。一九九七——中国将在这一年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迫在眉睫之际,这里究竟是谁在接管谁?

岛民

这里是北京还是香港?刚刚踏进智才集团(CIM)那间巨大的中央办公室,我一时觉得有点儿恍惚。一九九七——中国将在这一年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迫在眉睫之际,这里究竟是谁在接管谁?

12/27/2017 0个评论
乾脆把《在巴洛克與禪之間尋找電影的空缺》中收錄的這篇《電影手冊》對歐弗斯的專訪發出來,當作過節禮物,也當作趕在收尾時對大師的紀念。

在一個審美耐心盡喪的年代——《電影手冊》訪問歐弗斯

乾脆把《在巴洛克與禪之間尋找電影的空缺》中收錄的這篇《電影手冊》對歐弗斯的專訪發出來,當作過節禮物,也當作趕在收尾時對大師的紀念。

12/24/2017 0个评论
永远都不会过于强调的是音色的差别。

关于当代钢琴家的一些牢骚

永远都不会过于强调的是音色的差别。

02/23/2017 0个评论
说到底,未来也好,某些更高、更远的东西(甚至包括道德和趣味)也好,对一个愚钝的人来说,可能是拯救,可以鞭策他努力超越自己,也可能是束缚,会把他套在不上不下的境地。

只想好好学习,不想天天向上

说到底,未来也好,某些更高、更远的东西(甚至包括道德和趣味)也好,对一个愚钝的人来说,可能是拯救,可以鞭策他努力超越自己,也可能是束缚,会把他套在不上不下的境地。

02/22/2017 0个评论
“我喜欢的音乐是我所不能理解的音乐。”

Philip Glass伯克利音乐学院讲座录音,2015年4月1日

“我喜欢的音乐是我所不能理解的音乐。”

01/30/2017 0个评论
想法和视角的变化会让我对某些音乐的意义有新的判断,继而有新的欣赏方式,因此整个音乐口味正在变得更包容。

反正你球药丸,暂且安睡一晚 —— 杨宁问答

想法和视角的变化会让我对某些音乐的意义有新的判断,继而有新的欣赏方式,因此整个音乐口味正在变得更包容。

01/26/2017 0个评论
但改編莎士比亞,你萬不能建立一個紀念館,你必須在你透過研究所學到的依據中去發現一個新的時代,發明你自己的英格蘭、你自己的紀元。

威爾斯與法斯塔夫

但改編莎士比亞,你萬不能建立一個紀念館,你必須在你透過研究所學到的依據中去發現一個新的時代,發明你自己的英格蘭、你自己的紀元。

09/20/2016 0个评论

更多内容翻页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