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作者

蓝眼睛的诗人们到了——七个年轻人,三个男性三个女性,一个双性。他们朗读了各自的诗。

《塞维丽娜》(三)

蓝眼睛的诗人们到了——七个年轻人,三个男性三个女性,一个双性。他们朗读了各自的诗。

01/20/2022 0个评论
书店是思想滋生的场所,书籍则像是一群群四处蠕动、嗡嗡作响的蚊虫。

《塞维丽娜》(二)

书店是思想滋生的场所,书籍则像是一群群四处蠕动、嗡嗡作响的蚊虫。

01/13/2022 0个评论
她第一次进来我就注意到了。从那一刻起,我就怀疑她是个小偷,虽然那一天她什么也没偷。

《塞维丽娜》(一)

她第一次进来我就注意到了。从那一刻起,我就怀疑她是个小偷,虽然那一天她什么也没偷。

01/08/2022 0个评论
我认为自己是服务业,为需要音乐的人服务。

林强

我认为自己是服务业,为需要音乐的人服务。

02/20/2016 0个评论
两岁的时候,你的父亲离开了这个家。你在贫民区长大,和妈妈姐姐住在一个十平方的房子,那层楼住了80多户居民,共用一个浴室和洗手间。你说过:“很小就强烈地感觉到妈妈对我的期望,要出人头地。”但是,你的小学时代有很多的时间是在电影院度过的,你的妈妈甚至每天去学校,把看电影所需要的钱交给你。

周耀辉

两岁的时候,你的父亲离开了这个家。你在贫民区长大,和妈妈姐姐住在一个十平方的房子,那层楼住了80多户居民,共用一个浴室和洗手间。你说过:“很小就强烈地感觉到妈妈对我的期望,要出人头地。”但是,你的小学时代有很多的时间是在电影院度过的,你的妈妈甚至每天去学校,把看电影所需要的钱交给你。

01/30/2015 2个评论

更多内容翻页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