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anita 发表于04/07/2022, 归类于作者.

《塞维丽娜》(十四)

塞维丽娜

 

十四

 

著 |罗德里格·雷耶·罗萨(危地马拉)

译 |anita

 

艾哈迈德笑嘻嘻地来了。

“地方不错。”他说,一双眼睛环视着客厅、餐厅、窗外的楼房和群山。“真棒。那个小泼妇呢?”

“喝茶吗?薄荷茶,还是红茶?”

“薄荷的。那个老家伙呢?”

“我正想跟你说这个。”

“他在这里吗?”

我摇摇头。

“他在哪?”

“你为什么跟我说他们两个结婚了?”

艾哈迈德笑了。

“开个玩笑嘛,哥们。”

塞维丽娜从房间出来,穿过客厅,走到艾哈迈德跟前,用法国人的方式亲了亲他的两侧脸颊,以示问候。

“你比以前更漂亮了。”艾哈迈德对她说。

“你也是啊。”她上下打量着他。

我们冲好茶,一起在客厅矮桌旁坐下。

“我们准备出去旅行一趟。你说你给他们申请了限行令。”

“我也没办法。我得让他们把欠我的钱还了,这是天经地义。”

“你说得没错。我想我们可以还,用实物偿还。”

艾哈迈德抬起了眉毛。一阵尴尬的沉默。

“用书还。”我抬起手,指了指客厅的四面墙壁,每一面都堆满了书。

“未尝不可。”艾哈迈德答道。

“你同意取消禁令吗?”

“只要把帐算清,我很乐意。可是,他人在哪?”

塞维丽娜不想撒谎,把事实告诉了他。

我们做了一系列计算,然后我请艾哈迈德浏览我的藏书,让他喜欢哪些就拿哪些,直至抵消欠款。

没过几分钟,他就选好了上百本书。他停顿了一下。

“这些还是不足以还清。”他说。

塞维丽娜看了我一眼;她很生气。

“怎么可能?”她问。

艾哈迈德继续挑选,一本接一本地摞在桌子上。

“再来点茶吧?”我提议,随即走进厨房。塞维丽娜尾随过来。

“他已经拿了差不多两百本了,”她低声说,“难道你要全部给他吗?”

“他要多少,我就给他多少,只要他不再来骚扰我们。”

真想了他!” 她的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但语气强烈到吓了我一跳。她随后离开了厨房,径直走回卧室,重重关上门。

客厅里,艾哈迈德已经堆起高低不等的八摞书。

“这些够了。”他说。

我给他倒了第二杯茶,我们再次面对面坐下。艾哈迈德背对着卧室门。

“安娜怎么了?”他问。

“我想她是忍受不了被这样洗劫。”

艾哈迈德笑了,扭头朝背后看了一眼。

“这类人很有意思,”过了一会,他低声说,“但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算盘。我是不会信任他们的。虽然你运气还不错,至少看起来如此。”

塞维丽娜出现在艾哈迈德身后,手里拿着一本书,普通厚度,八开本,精装。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几摞书。

“艾哈迈德,”她说,把艾哈迈德吓了一跳,“你可真贪心。”

“贪心?”他转过身看着她。

“我从你书店拿的书,连这些的一半都不到,而且也不是每一本都好。”

艾哈迈德盯着她手里的东西。

“那是什么?”

“这一本,”塞维丽娜对他说,“我建议你收下,然后所有这些都别要。”她指了指桌子上的书。

艾哈迈德望着她,看了看那几摞书,又重新望向她。

“我能看看吗?”

塞维丽娜递给他。

“这个…… 我想知道,这是什么书?”

艾哈迈德翻阅着,嘴巴微微张开。我从他肩后望过去,迫切地在那本书上左看右看。在一些页面的边白,有手写的笔记。它是所有书籍之母,神圣的《古兰经》。

我看了一眼塞维丽娜,她回给我一个难以察觉的微笑。

“我对你撒谎了,”她低声说,但没有太低,好让艾哈迈德也听得见。“这本书是我从博尔赫斯的图书馆里拿出来的——只拿了这一本,真的。上面是他的笔迹。这里,从这几页的空白处,他开始写他的一则短篇小说。”

“《墨中……》,这是真的吗?”艾哈迈德问,眼睛却没从书上移开。“你没骗我?”

塞维丽娜平静地说:

“信不信由你。”

 

***

 

最终,艾哈迈德收下了那本古兰经,把我的书还给了我。经过几轮与合伙人的友好商谈,我卖出了在玩家书店的份额,并从中获得了利润。借着一些我未能完全理解的理由,塞维丽娜说服我弄一本假护照的诸多好处。她用近乎专业的伪造技能亲自为我做了一本。于是,我的姓变成了布兰科;我和塞维丽娜成为了家人。(隶属于一个为书而活、靠书而活的族群,这个想法让我兴奋且骄傲。)不久之后,我们乘坐飞机前往墨西哥城。起飞之后,远处的圣女谷(Valle de la Virgen)和火山群渐渐消失在六月斑驳的云层中。直到这一刻,她才说:

“看,一切都不一样了吧。”她在我耳朵上吻了一下,我打了个寒战。“你知道吗?那些笔迹是假的,虽然几乎跟真迹一模一样。”

艾哈迈德自认为是鉴定博尔赫斯笔迹的行家,吹嘘自己极为了解他的书法。他收下那本书,坚信早晚能为它找到买家——一个傻瓜文人,一个不择手段之徒,或是一个媚俗的势利小人。或许他真能卖个好价钱。也有可能不会。

还有可能,未来某一天,塞维丽娜也会拽下自己一小撮头发,把它们慢慢撒落在我的身上。

 

(完)




One Comment

  1. kickflick
    04/24/2022

    很喜欢这篇小说,感谢您的翻译!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