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肥内 发表于12/26/2012, 归类于乐评, 书评, 影评.

2012肥内大事记


其实到现在还是很忙,写这回顾或许可以说是在「逃避正事」吧?总之作为一个现职编辑的我来说,今年仍有非常多或好或坏的事情。但因为生活太多簸簸坎坎,也就搞不清楚到底有什么困顿还是喜悦了。
那么也就随意记一些突然跃上脑里的事情。不知道能凑出几件。
01.年关将近,突然接到两个写专栏的邀请。也算是修得正果?但这才发现写专栏虽保证了写稿的机会,却增加了压力;再说,原来有了专栏也不代表就不会被退稿。悲催。
02.年初时为了想卖掉一些CD,这才拿出一些过去买了但没怎么听的CD来重温。想说卖掉之前听一下吧,如果还可以,至少拷贝起来;如果不怎么样,那也可以转wma档之类的……毕竟我有收集癖。结果发现Prefab Sprout的专辑还不错听;尽管我还是不怎么喜欢这种80年代的new wave声音。另一方面,Interpol的《Turn on the Bright Light》却意外成为今年最常听的一张专辑,事实上,里头有几首歌还一直在我的mp3随身听里头。
03.倒是2012年发行的音乐,现在还有印象的……想不起来任何一张。可是本来想跟着电影一起总回顾的,於是拿出其中一些过往很爱的专辑。无奈发现原来音乐真的不能重复听太多。但一边听着Pixies,想起在表哥家听音乐的那个下午,是Pink Floyd的〈Us and Them〉、Radiehead的〈creep〉以及Pixies的〈where is my mind〉改变了我的音乐世界。虽然在那之前还是听过一些不那么完全大众音乐的音乐,可是我真正听坏掉的录音带除了U2的《Achtung baby》之外,还有Michael Jackson的《Dangerous》、Janet Jackson的《Janet》、Madonna的《Erotic》以及Jeremy Jordan的《Try My Love》……
04.今年出品的影片其实看到好的并不多。华语片因为工作关系,所以反而看得多些。只是那些所谓「令人耳目一新」的影片多没什么真的撼动人心的,所以後来索性也不太想多看了,我说的是像《Holy Motors》之类的影片。可是当我看了多少还是抱有期待的《您啥也还没看到》(Vous n’avez encore rien vu),真的很惊讶,虽然那天精神不好,有几处一边看有点走神,且影片密度之大,让我有点吃力,可是雷奈这回真的让我大开眼界。说这部片仅次於他早期那三部经典,一点都不为过。反观像今年跨足影视的是枝,《回我家》这套剧在看了第二集之後,就让我失去兴趣了,尽管我後来还看的第三集,但心想,乾脆等全部出完後,一月下旬把稿债都还完後,找一个周末一次性看完算了。至於其他与观影有关的话题,还是等到《12X12》的连载到的时候再聊吧。
05.今年总算把《摹仿论》读完了,可以非常大声地说,我把这本惊世杰作读完一遍啦!於是可以重头开始读了……另一个收获是逼自己将李欧塔的书慢慢啃蚀掉。但光是那几本小册子都让我消化不良,其实有点害怕开始《话语/辞格》,但总是要碰到的。手上的《非人》剩下几篇,看完後就不能有藉口啦!再者,因为恩师的一句话,把安汉的书拿出来准备好了……之前先读完的《艺术心理学新论》真是很棒,我开始能理解恩师为何说安汉也是影响他写作的人之一。不过他那本《电影做为艺术》我还是没那么爱,前些日子重新拿出来读了一下,在进行了几十页後,决定还是回头读李欧塔吧。话说年初读的巴赞《让•雷诺阿》真的很令人感动,当时本就想写篇书评,无奈刚好工作上比较忙碌,就错过了。这本书跟阿多诺那本《贝多芬》给我很多启示,更多是这样的启示:「一个值得当作终生志业的研究对象」,就像我跟张老师说过的,那是小津和欧弗斯。巴赞和阿多诺让我更有力量这么去笃定这件事。於是乎,参加泼先生没得奖,但他们邀我出版小津这本论文,我还是有点犹豫,就是因为我觉得时机还不成熟。尽管我跟在法国也打算研究小津的师兄说的那样,自从1980年代Bordwell之後,法国除了有Isaghpour写了本很薄的小津专书外,大概最重要的小津论述,就是我这篇论文吧……但它还是没有出版的价值。
06.书缓慢读中,但遇到要写书评的书,就变成很迫切的事情。今年写文没几篇可以留作纪念的,除了帮人写的《广岛之恋》论文,其实我自己都有点懒得重新读这篇文章……倒是年中写了篇关於牟亨(Egdar Morin)的《大明星》书评让自己有点欣慰,因为这本书的编辑跟我说,她邀过很多老师写书评、书介乃至於跟一些老师讨论,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像我那篇书评一样,一针见血地点出牟亨这书的核心论点;可惜这篇书评到现在都还没被刊登出来……不过《国家图书馆新书快讯》的编辑承诺月底前会刊登。总之,有一点疑惑就是,台湾翻译的《大明星》以及大陆翻的《电影,或想像的人》乃至大陆版的《时代精神》读起来,似乎牟亨的文笔很平淡啊!经过询问恩师,恩师倒有点惊讶,他说牟亨文笔超好,就跟福柯一样。可以见得是这些译者并没有办法在中文上回应牟亨的文字吧!就像,几本巴赞译本,仍是崔老师的最迷人。话说,不倦的崔老师今年交出了重量级的《电影美学与心理学》,这本书随意翻一页都对我很有启发性;目前也在缓慢阅读中……
07.明年有什么展望呢?我也不知道,要解决的问题有三:两个专栏以及可能於2月开始每周要去讲电影课,之类的。然後写剧本、拍个短片(已经有个计画在准备了)……我能转型为电影创作者吗?且让大家跟我拭目以待啦!(2012.12.26)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3 Comments

  1. 小白吐
    12/27/2012

    肥内老师你还有豆瓣吗

  2. 肥肥
    12/27/2012

    有。

  3. 雷谛
    01/04/2013

    新世界

留言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