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访谈

那首关于卖葫芦的老先生,你已经写了十九年了,会有完工的一天吗?

黄舒骏二合一

那首关于卖葫芦的老先生,你已经写了十九年了,会有完工的一天吗?

03/11/2016 1个评论
我认为所有的电影制作者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一只眼睛关注内心,一只眼睛注视着外界。会有那么一刻,这两种视角碰触在一起,好比两幅画面汇聚在一个焦点上,互相重叠。这种说话、表达的动机来自眼睛和大脑的协调,源于视角和本能的协调,还有视角和意识的协调。

安东尼奥尼自述之十三——六部电影的前言

我认为所有的电影制作者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一只眼睛关注内心,一只眼睛注视着外界。会有那么一刻,这两种视角碰触在一起,好比两幅画面汇聚在一个焦点上,互相重叠。这种说话、表达的动机来自眼睛和大脑的协调,源于视角和本能的协调,还有视角和意识的协调。

08/19/2015 1个评论
这是Steve Reich今年3月25日在哈佛设计研究生院(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Design)的讲座录音。

Steve Reich哈佛设计研究生院讲座录音

这是Steve Reich今年3月25日在哈佛设计研究生院(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Design)的讲座录音。

05/30/2015 1个评论
改革开放之后,流行歌曲港台化之前,屠巴海是一个改变大陆听众审美的名字。

屠巴海和1978-1986年的上海通俗音乐

改革开放之后,流行歌曲港台化之前,屠巴海是一个改变大陆听众审美的名字。

04/28/2015 1个评论
如果说合成器是中国美术片配乐的绝妙配角,那么,吴应炬就是中国美术片的王牌绿叶。

吴应炬,合成器,上海美影厂

如果说合成器是中国美术片配乐的绝妙配角,那么,吴应炬就是中国美术片的王牌绿叶。

04/10/2015 0个评论
本文译自维姆•文德斯与合作多年的好友奥地利德语作家彼得•汉德克3月4日晚在MoMA影院的访谈(An Evening with Wim Wenders and Peter Handke)录音(由译者录制)。 3月2日至17日,MoMA举办了文德斯回顾影展。

导演和作家面对访谈时的焦虑

本文译自维姆•文德斯与合作多年的好友奥地利德语作家彼得•汉德克3月4日晚在MoMA影院的访谈(An Evening with Wim Wenders and Peter Handke)录音(由译者录制)。 3月2日至17日,MoMA举办了文德斯回顾影展。

03/12/2015 2个评论
记忆最深的就是Glass在现场伴着Ginsberg吟诗录音演奏Wichita Vortex Sutra(是的,他们二人都拥有以此为名的作品,一首诗和一曲钢琴独奏)。

Creativity and Collaboration: An Evening with Philip Glass

记忆最深的就是Glass在现场伴着Ginsberg吟诗录音演奏Wichita Vortex Sutra(是的,他们二人都拥有以此为名的作品,一首诗和一曲钢琴独奏)。

08/19/2014 0个评论
一個粉絲的晉見。

關於《如父如子》的一些映後座談整理

一個粉絲的晉見。

05/02/2014 3个评论
时间的维度很重要。正因为有了直觉上时间的顺序,电影才需要新的特点,不再只是象征性的表达。我们周围的人、我们去过的地方、目睹过的事情——它们之间的空间和时间关系对我们是有意义的,空间和时间形成的张力也是有意义的。

安东尼奥尼自述之十一

时间的维度很重要。正因为有了直觉上时间的顺序,电影才需要新的特点,不再只是象征性的表达。我们周围的人、我们去过的地方、目睹过的事情——它们之间的空间和时间关系对我们是有意义的,空间和时间形成的张力也是有意义的。

01/24/2014 0个评论
演员和导演不大可能真正地合作。他们思考的层面完全不同。导演不能妥协,不能暴露自己的目的。

安东尼奥尼自述之十——我与演员

演员和导演不大可能真正地合作。他们思考的层面完全不同。导演不能妥协,不能暴露自己的目的。

09/04/2013 0个评论
卢卡来修(Lucretius),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曾说:“在一个任何事情都不确定的世界上,万事都无法呈现原本面貌。隐秘的暴力使一切都不确定,这是唯一确定的事情。”

1961年安东尼奥尼在罗马电影实验中心的讨论会

卢卡来修(Lucretius),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曾说:“在一个任何事情都不确定的世界上,万事都无法呈现原本面貌。隐秘的暴力使一切都不确定,这是唯一确定的事情。”

07/16/2013 0个评论
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极端不稳定的时代——政治不稳定,道德不稳定,社会不稳定,甚至物质也不稳定。

安导自述系列之八——演员与悖论

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极端不稳定的时代——政治不稳定,道德不稳定,社会不稳定,甚至物质也不稳定。

05/23/2013 1个评论

更多内容翻页

掘火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