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Literature and Beyond

作者: anita

自述:

在进行人像拍摄时,如果你难以找到一个自然的或基于直觉的表情,或者是难以认同你的拍摄对象,请仔细观察他们的眼睛,看能否在那里找到自己的倒影。

不只是摄影

在进行人像拍摄时,如果你难以找到一个自然的或基于直觉的表情,或者是难以认同你的拍摄对象,请仔细观察他们的眼睛,看能否在那里找到自己的倒影。

03/26/2022 0个评论
所有人都知道,抬一个死人比抬活人要困难得多,但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这种困难不仅在体力上,也是心理或情感上的。

《塞维丽娜》(十二)

所有人都知道,抬一个死人比抬活人要困难得多,但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这种困难不仅在体力上,也是心理或情感上的。

03/25/2022 0个评论
玩家书店生意红火。但单单这样以书换钱,开始让我觉得有失风雅。

《塞维丽娜》(十一)

玩家书店生意红火。但单单这样以书换钱,开始让我觉得有失风雅。

03/17/2022 0个评论
一辆救护车安安静静地把我们从医院带到了公寓楼下。

《塞维丽娜》(十)

一辆救护车安安静静地把我们从医院带到了公寓楼下。

03/12/2022 0个评论
“你相信吗?”一天晚上,安娜·塞维丽娜跟我说。她看起来恢复了快乐。“我去过博尔赫斯的图书馆,1999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塞维丽娜》(九)

“你相信吗?”一天晚上,安娜·塞维丽娜跟我说。她看起来恢复了快乐。“我去过博尔赫斯的图书馆,1999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03/03/2022 0个评论
被一股没来由的乐观力量驱使,我走得很快,边走边问自己,迄今已经有多少次怀揣着对她的思念走在这条街上,又多少次命令过自己:“够了,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塞维丽娜》(八)

被一股没来由的乐观力量驱使,我走得很快,边走边问自己,迄今已经有多少次怀揣着对她的思念走在这条街上,又多少次命令过自己:“够了,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02/24/2022 0个评论
我认识了新的女人。去了新的地方旅行。读了很多书,买了、也卖了很多书。

《塞维丽娜》(七)

我认识了新的女人。去了新的地方旅行。读了很多书,买了、也卖了很多书。

02/17/2022 0个评论
“每一个人的头上,都有一顶精美无比的帽子。”

一个讲给您女儿和儿子们听的故事

“每一个人的头上,都有一顶精美无比的帽子。”

02/11/2022 0个评论
"没钱阻止非洲的饥荒,却有钱把卫星送上太空。"艾哈迈德正在打电话,没看到我进来。他这间书店位于旧危地马拉城苏西亚街(Calle Sucia)的尽头。

《塞维丽娜》(六)

“没钱阻止非洲的饥荒,却有钱把卫星送上太空。”艾哈迈德正在打电话,没看到我进来。他这间书店位于旧危地马拉城苏西亚街(Calle Sucia)的尽头。

02/10/2022 0个评论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读到这个故事,但我可以告诉你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正一个人在树林里散步,就在那一刻,那个东西来到了我的面前。

碎片人生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读到这个故事,但我可以告诉你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正一个人在树林里散步,就在那一刻,那个东西来到了我的面前。

02/05/2022 0个评论
“爱情和睿智是不可兼得的。”有人曾这样说。说得很对。

《塞维丽娜》(五)

“爱情和睿智是不可兼得的。”有人曾这样说。说得很对。

02/03/2022 0个评论
对,不幸地,我认为我们依然是拉丁美洲人。

皮格利亚对话波拉尼奥(2001)

对,不幸地,我认为我们依然是拉丁美洲人。

01/28/2022 0个评论

更多内容翻页

掘火档案